interview68

王菀之專訪〔68〕


2014年8月 號外 455期

女人 WOMEN OF INSPIRATION

Text by 張鐵志

三十八年來,《號外》一直在癲覆與創造香港女子的形象:既不斷打破傳統與刻板的性別印象,也刻劃那些勇於跨越邊界的新香港女人的面貌。

在這一期,我們為讀者呈現這個時代的WOMEN OF INSPIRTION。她們是音樂人、廚師、設計師、攝影師、作家、企業家、藝術工作者、學者、導演、ACTIVISTS。在這個性別平權仍然殘缺的社會,在這個自由與平等尚未深植的我城,她們用不同的姿態展現自信與魅力,用她們的創意、才華、勇氣、正義感,讓這個陳腐的世界得以有更美麗的可能性。

王菀之

唱作人,05年出道,曾奪多項女歌手及創作歌手獎。近年參與舞台劇、電視劇《老表,你好嘢!》及電影《金雞SSS》等作多方面嘗試,屢獲好評。

SINGER-SONGWRITER

王菀之

SHE WAS NEVER THE GIRL NEXT DOOR

雜誌難做,總有人話:「你咁俾心機,人哋一定FEEL到。」我當局者迷,老當安慰。到今年看王菀之演唱會,比上次被譽「ART SHOW」的個唱有過之而無不及,還苦練歌舞,頓覺此話當真——她那份心力,直達我紅館山頂位。今期寫WOMEN OF INSPIRATION,我又想到王菀之。

藝術性個唱,除了她,沒多少本地歌手能駕馭,可惜只此一場。「坦白說,是怕賣不了票。與其辦兩場擔心售票,不如做一場爆的,把它做好,這是大家的選擇。」大家,指她和公司。

這年頭實體東西難捱,雜誌如是唱片如是,老闆看生意,你要搞創作,永恆拉鋸。明年她入行十年了:「我由始至終都一樣,盡量喜歡的才去做。」難嗎?最新動作是拍無綫劇《老表,你好HEA!》和宣傳電影《分手100次》。「不難呀,因為我喜歡的東西很多,於是愈做愈多……」說話十年不變卡通聲,聽來輕描淡寫,實情是,她努力克服很多演戲恐懼:「我仍在發掘自己。」

兩次哭崩

王菀之兩次紅館演唱會,2011年《水.百合》和今年《菀之論》,我都真金白銀支持。她眼碌碌話:「好多謝你,買票看很難得的。」其實超值。《水.百合》找來42人大樂隊伴奏,沒煙花沒特技沒握手位,投資重點在MUSICIAN、SOUND ENGINEER,聲音至上。視覺上她件件衫像ART PIECE,還贈你踢躂舞。《菀之論》不贅(出DVD不妨買隻),是昇華版,鋼管舞看得出幾經苦練,由聲樂團伴唱重新編曲的《天堂有路》,也震撼。最後唱《好時辰》完場,她哭了。歌手在紅館泛點感動淚,平常;但我說,你當時唱得好傷心。

「即將出DVD,所以早前剛進STUDIO聽回演唱會錄音,變成第三者般聽這歌,才覺真的很傷心,彷彿背著很多包袱,結果我再哭了。」事隔數月,她回想仍激動。「上次個唱建立口碑後,我已開始想,如何超越呢?所以花了兩年去計劃這個演唱會,跳了多種舞蹈,希望做到ARTISTIC的提升。台上的哭很複雜,那刻感覺做完了,做到了,卻有點不捨,不知會否有下次。」

05年出道,一直打正唱作人旗號,賣靚聲,開騷大可不必那麼勞累:「我知道的,FANS對我說,就算我只是一個人一支咪上台唱,他們都會來。但做好音樂的同時,我最希望突破自己,發掘自己的可能性。」她不是勁歌熱舞的鄭秀文容祖兒,但苦練過踢躂舞,才知自己也愛跳。「特別這些年做過舞台劇,拍了電視劇、電影,慢慢累積,令我這十年間的夢想,從希望當很稱職的唱作人,變成希望成為ALL-ROUND的STAGE PERFORMER。」

壞時代也是好時代

有些事,的確先苦後甜,試過先開竅。「我有一個很深刻的經歷。」她說起四年前首次做音樂劇《柯廸夫》,沒演戲概念,只是一個推門行出台的動作,重複做了半小時,導演不收貨,卻沒說錯在哪。「我開始好驚。全部演員在等,幾十對眼望著我。」導演接著叫她想想角色的動機,終於成功出台。下一個動作,要吸一口氣,那口氣,再NG糾纏個半鐘。

「後來導演解釋了一大輪,我開始開了眼界。那種恐懼我至今還記得,也自此令我對演戲加深了求知慾。」恐懼二,比較搞笑,她怕鏡頭,上《勁歌金曲》會求CAM MAN別衝向她拍大頭。王祖藍說服她拍《老表,你好嘢!》,費了四個月唇舌。「音樂世界其實與觀眾比較DISTANT的,但電視鏡頭,我想像到有人在家煮飯時看著我的大頭,距離拉到最近,好怪!」最終都克服了,尾隨是吳君如找她拍《金雞SSS》做「雞」(要演有棚大板牙的妓女,跟盧海鵬跳鄭多燕,真不易豁出去),復出執導的鄭丹瑞找她演《分手100次》。

當香港久旱女演員,找她的不叫葉念琛,老行尊開始發現王菀之有潛質。「因為拍戲,現在我會看一些教ACTING的書。」像周星馳叫你看史坦尼斯拉夫斯基,真有用?她倒老實:「始終不是戲劇學校出身,讀一本MASTER CLASS的書,只明1%,但已很有用,當然我還有99%要進步。」

她說今年歌影視豐收,接著,想放大假。多年前訪問張敬軒,已聽他說「王菀之好勁」,總排除萬難向公司請假,旅行一回,就能創作大堆好歌。當年《ON WINGS OF TIME》大碟靈感,全來自暢遊英國。「這幾年太忙,對上已是兩年前,去了高原地帶稻城亞丁,從香格里拉起步。」在會患高山症嘔白泡的地方,她與一位攝師朋友同行。「但他有他拍,我有我寫東西。一個人不悶的,會看到很多。」回來又寫了《天堂有路》等歌。下回籌備寫一張國語大碟,不考慮市場口味。「現在已沒人買碟了,反而可以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最壞時代也是最好時代。

後記

關於標題,是想到王菀之在演唱會,投映了海報女郎BETTIE PAGE名句「I WAS NEVER THE GIRL NEXT DOOR」。來自小康之家王菀之六歲考八級鋼琴,有會計師父親和護士長母親,還要是業餘聲樂家……鄰家的確沒多少這樣的女孩。也因為這背景,初入行時,大家總把她看成不通世情的溫室小花。十年了,我想說,王菀之其實很TOUGH。

為拍出強人神髓,攝影師說:「不如幻想吓你好嬲?」

她說:「呀……俾人搶咗我啲嘢食!好嬲呀!」然後扁嘴。影樓哄堂爆笑。

這也是她可愛之處。「工作上的辛苦,始終要自己解決的。其實我很易滿足,累到想哭時,你帶我去CANTEEN吃點東西,我又沒事了,很簡單。」

Text by 梓

Transcription by 迦南

Photo by Satgle Ko

Hair by Zing Wong @ Hair Culture

Make up by 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 up school


2014年8月8日 中國報

王菀之:我天生是一個笑話

覃小萍越洋電訪

(吉隆坡訊)唱而優則演的王菀之(Ivana),近年在戲劇方面有脫線演出,讓她不禁自嘲“我天生是一個笑話”!

王菀之接拍鄭丹瑞(阿旦)導演的愛情小品《分手100次》,卻因她“唱歌很文藝,表演神經質”,而被阿旦戲稱“她做人有一點問題”。

對此,阿旦解說:“就是因為她這樣的特質,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,我也很開心能跟她合作。”

王菀之聽後開心笑說:“總括而言,旦哥很滿意我的表現。”阿旦對王菀之的駕馭能力讚不絕口,直言她在片中不只有喜劇,也有很深的感情戲。

至於日後會否繼續朝喜劇發展,王菀之說:“我天生就是一個笑話……哈哈!其實我並沒有定位要走喜劇路線,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大家就覺得我就是走這路線的。”

她在片中飾演錢嘉樂和湯盈盈的“小三”,現實中有正印男友Eric So(蘇卓航),她笑道:“無論是做人做事或者拍拖,我都不講輸贏,我算是蠻能遷就人的。”

相對,在片中飾演“小嵐”的周秀娜直認,她在感情上是比較強勢的女生,但控制欲卻不強,“我相信是因為喜歡對方才會想要管他、替他計劃未來,不過看過這部作品之後,我覺得妥協也不代表是認輸。”

開拍續集

阿旦相隔20年再執導電影《分手100次》,更自爆電影將開定續集,敲定鄭伊健和周秀娜再夥伴合作!

阿旦笑稱他當自己是新導演,重新出發的拍攝過程很開心又享受,“我希望大家都會喜歡這部電影,然後電影就可以拍續集了!”

由於電影在中港台均有不俗票房,他透露其實已如火如荼籌備續集,“男女主角在電影結尾是牽著手嘛,所以我會讓續集繼續延伸下去。”


2014年10月20日 TVB周刊 904期

老表,你好hea! 郭晉安 張繼聰 萬綺雯 王菀之 王祖藍 以笑聲爆發正能量

去年播出的《老表,你好嘢!》起用嶄新演員配搭,以嬉笑怒罵方式探討中港矛盾,觀眾大為受落,令到劇集叫好叫座。這次《老表》班底再度登場,炮製本年度爆笑台慶劇《老表,你好hea!》,以社會民生熱話作為故事背景,輕鬆幽默手法展示香港人善良堅韌本質,團結有愛的精神。

有份參演《老表,你好hea!》的演員郭晉安、萬綺雯、王祖藍、王菀之、張繼聰將會飾演全新角色,祖藍亦繼續參與劇本創作工作,與觀眾論盡社會人生百態,繼續以笑聲,為香港人加油,暫忘生活種種煩惱及怨氣,注入正能量,爆笑度過一小時!

郭晉安 不平則鳴

別以為劇名為《老表,你好hea!》,一班演員便會hea做,單是看安仔郭晉安這個不修邊幅的造型,就知道劇中演員為了引觀眾發笑,花了頗多工夫!安仔新劇造型突出,不過因為角色的「長毛」造型,初初令他感到不便。「初初不習慣,遮住塊面,很不方便,後來也習慣這種不修邊幅。」

除了嘗試一個從未試過的造型,安仔飾演的環保狂熱分子林在野,也是安仔從影以來,從未遇過的特別角色。「平時他毫不顯眼,遇到不公義的事,他就會企出來抗爭,為人發聲,少少事也會令他很激動,所以我覺得他似一個計時炸彈,不知幾時會爆炸。設計角色上,我也希望引起觀眾共鳴,因為現實生活遇上不平事,相信大家也希望可以有林在野這類型人幫助自己。這個角色有少少以我本身性格作為藍本,因為上次與祖藍合作拍《老表》,他看到我工作時,有時要求高,也會有激動情況,他亦很有信心我可以做好這個火爆的角色。」

為抗命爆seed

林在野的性格比安仔本身性格瘋狂百倍,令安仔演繹角色時,遇上不少困難。「記得有場戲,講我去維園出席論壇節目,見到朱咪咪飾演的區議員做了多不公義的事,於是我狂叫指控她,拍完這場戲,聲音也沙啞,體力付出很大。幸好製作團隊配合得好,知道我要拍這類抗爭戲,他們不會安排我接拍廠景,盡量讓我可以養聲,拍抗爭戲時,便可以放盡去嗌。我拍這套戲拍得很開心,無論舊拍檔,還是新加盟的演員也會各司其職,大放笑彈,是這幾年來,很難得擦出強勁火花的組合。」

安仔今年憑《忠奸人》中的輪椅大狀高哲行,奸到成為本年度視帝熱門,今次再有台慶劇播放,令到安仔奪獎的聲勢更為一時無兩。「一向都是做好自己本分,不是抱着太大期望,而且現在談這個問題太早,公司有很多藝員也付出很多努力,每個人也值得表揚。」

圖:林在野由狂熱環保分子,變成為街坊抗命的工會代表,最後更成為為民請命的議員,為劇中舉足輕重的草根階層代表人物。

萬綺雯 瘋狂眼鏡妹

《老表,你好嘢!》為蚊蚊萬綺雯加盟TVB後,首次拍攝的作品,由當初的不習慣到現在認識了一班好朋友,蚊蚊這次更能樂在其中,欣賞其他拍檔如何施展搞笑技倆。「個個都話阿聰震波、Bob(林盛斌)同細細粒(陳嘉佳)的激情戲好搞笑,我不是同場,也要入廠欣賞,所以我每日拍劇也好開心,日日笑個不停。」

蚊蚊這次飾演受母親齊秋水(朱咪咪飾)擺布的齊靜雯,平日內向不出聲的她,戴上眼鏡之後,便會變『鬧人唔使本』的極端個性,有別平時蚊蚊斯斯文文的形象。「她小時候被人蝦,媽媽教她戴眼鏡就會充滿力量,甚麼也不用怕,長大後,她成為當區議員的媽媽的助理,媽媽利用她極端個性,很惡地對抗其他人。每當拍這些場口,我便進入瘋狂忘我的狀態,急口令式鬧人,又試過一巴巴打人同拖住人在地下行,而且導演要求我一次比一次激動,認為更有戲劇效果。幸好這是做戲,大家都知我同老公拍了七日拖便結婚,如果當中有日給他看到我好像劇中那麼野蠻,我應該嫁不出,哈哈!」

受保護人物

演繹內向與狂躁兩種極端性格,蚊蚊慶幸劇中有段與安仔的談情戲中和一下,這次再與安仔合作,蚊蚊與他會有幾場激烈的談情戲。「我們有激情床戲、錫戲,我們拍之前也會討論一下,錫戲或者其他親密鏡頭也夾得很自然,可能我們之前合作過,所以與安仔拍談情戲拍得好舒服。」

蚊蚊經常拍激動鬧人場口,體力不夠,拍得辛苦,需要安仔這位拍檔多加照顧。「拍了幾次鬧交戲,知道一定要一take過,因為拍第二take,能量已經跌watt。我試過中幾次暑,安仔也驚我隨時出事,見到我有點不妥不出聲,便會問我有冇事,叫我想暈便出聲,驚我死撐。有場戲NG了幾次,我真的鬧到差點暈,好彩安仔眼明手快,扶一扶我,坐下休息。可能這套劇在夏天拍,所以很多crew也中暑,男仔都出事,我安慰自己都不是那麼『渣』,不過也要多謝安仔或者其他工作人員,知道我論盡,經常照顧我。」

圖:蚊蚊經常性地大懵,弄得新拍檔之一路芙幫她改花名「論盡蚊」,蚊蚊笑言安仔及身邊工作人員也知她的個性,經常十級戒備,怕她會出事。

王祖藍 由愛出發

祖藍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首度參與編劇工作,劇集受到觀眾歡迎,祖藍坦言多了一份壓力,本不想寫續集。「公司盛意拳拳,加上上輯演員想合作多次,我看到他們那股團結的火,也放下所有壓力,創作更好的劇本。上次中港矛盾已經講得好多,所以今次講香港內部矛盾,好似安仔同蚊蚊就好似現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,究竟兩個政見不同的人可不可以變成一對,用這一對來比喻香港人心態。另外,我做的富二代尤田與安仔做的工會代表林在野,兩者則代表貧富懸殊的矛盾。」

《老表,你好嘢!》播放時,正好碰着社會上中港矛盾熾熱之時,這次以香港內部矛盾作為新劇題材,香港亦正值處於這個社會民生話題當中,祖藍也明白新劇或多或少帶來不少迴響。「這次我放笑料的比重多過社會議題,社會議題只是劇集的背景及包裝,最終目的也是希望香港人睇得開開心心,無論來自不同階層及政見的觀眾也好,也能從劇集中看到香港是開心、充滿愛的地方。」

度身訂造角色

劇本如何為演員度身訂造一個角色?祖藍的方法是讓演員參與整個角色的創作過程。「上次不是每個演員也相熟,現在大家熟絡了,更加知道每個人的長處性格,設計的角色更精準。我是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的慶功宴上,開始集體度劇本,方法是我設計角色或對白後,都會和那位演員溝通,隔幾個月便跟他們傾一次。直到開拍前,對白也是任他們想改便改,所以這次才真的叫做度身訂造。整衫過程(角色設定)都是讓他們去試,根據他們的意願去造一套他們最滿意的衣服。原班人馬的笑料是上次的十倍,我想做一套三十集的《家有囍事》,每個人物性格鮮明可愛,由他們撞出來的火花,再撞出更多創作。」此外,祖藍為新劇加插更多音樂元素,邀請蔣志光、韋綺珊、黑妹等唱家班加盟,他更透露King Sir鍾景輝也會大開金口。「希望觀眾睇得興奮,如果觀眾反應理想,我們應該會出soundtrack。」

喜愛幕後創作工的祖藍希望繼續創作劇本,為更多演員度身訂造劇本。「如果公司再畀機會,我想再寫劇本,不是《老表》第三輯,因為我心中有很多出色的演員想合作,我也希望寫更多劇本,度身訂造一些未穿過的『衫』給他們。」

圖:祖藍飾演的富二代尤田,集所有奸商缺點於一身,他笑言揀演這個角色,一來是想演奸角,二來是為自己寫一個不用出那麼多外景的貴氣角色,拍得嘆一點。

王菀之 野蠻債仔

王菀之(Ivana)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發揮搞笑潛能,令Ivana成為喜劇界新星,Ivana除了感激當初祖藍邀請她成為《老表》一分子,更希望與同一個班底再合作,為香港人帶來更多歡樂。「上次拍得太開心,所以今次也應承參演。《老表》成員的精神就是想帶給觀眾歡樂,令大家忘記生活上的煩憂及紛爭,我們演員很團結,希望將這套好有愛的劇集,把人性最美好單純一面表達,作為送給香港人的禮物。」

有了上次的經驗,Ivana放膽與混熟的拍檔夾出更多笑料,惟這次與Ivana最多對手戲的竟是三位新拍檔李家鼎、陳永業及蔣志光。「初初有點不知所措,尤其是頂爺,他的氣場好勁,誰知劇中我經常欺負他,欠他二千萬,反而喝他為我做事,由最初的債主變成我的唱片公司老闆兼經理人。陳永業做頂爺左右手,追債卻好斯文,他同其他演員搞笑timing不同,亦是他最好笑的地方。蔣志光做我的音樂老師,他們都是前輩,拍搞笑戲好有經驗,我也想不到這麼快,便與新加入演員夾出默契。」

音樂夢旅程

Ivana曾為《老表,你好嘢!》創作插曲〈哥歌〉,更以劇中角色吳芝晴之名推出專輯《晴歌集》,這次Ivana飾演的林雪同樣是追尋歌星夢的女孩,將有大晒歌藝的機會。「我覺得今次更應該出soundtrack,祖藍很有心,在劇中加入很多音樂元素,在這個接觸不同層面觀眾的平台上宣揚音樂。劇中我不是最多歌的一位,最多是阿蔣及珊姐(韋綺珊),這對經典組合才是最值得期待。」

Ivana拍《老表》初期,需要為演唱會排練而瘦身,結果發生搞笑蝦碌事。「雖然今次角色走在時裝尖端,戲服好靚同colourful,但我怕記不到哪個分場換哪套衫,所以與上次一樣,保持為史上換衫最少的女演員,只得幾件褸換來換去。其中一套衫是一條開了很多窿的legging,初期要為演唱會排練好瘦,後來不用keep fit,又經常吃消夜,條legging愈撐愈大,線與線之間更谷了一嚿肉。我也怕連不到戲,惟有不斷問助手,盡量保持一致。這也證明今次拍劇沒上次般辛苦,上次是愈拍愈瘦。」

圖:《老表》其中一個吸引Ivana參與的原因是這套劇可以讓演員任玩任發揮,她強調玩還玩,劇情上需要表達訊息時,也需要實在,太過胡鬧的話,導演也不收貨。

張繼聰 爆肌男辛酸

張繼聰在《食為奴》及《忠奸人》中的形象亦忠亦奸,突出演技令到觀眾留下深刻印象。見慣cool到爆的阿聰,又會否記得他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扮演潮潮宋為潮,令大家笑到碌地?新劇中,阿聰將會回歸喜劇,扮演為食軟飯操大隻的健身教練馬利亞。「他出身於低下階層,好想搵大錢同成名。他不是不勤力,只是他的勤力在於行歪路,練大隻,報名讀軟飯王課程,都是為了食軟飯,最後他認識到Mary姐韓馬利所做的闊太,晉身娛樂圈。我與Mary姐同Ivana有段三角戀,我與Mary姐的戲分意識上好激,笑料百出。」

為了配合軟飯王的角色,阿聰在拍攝期間,也進行密集式操練,在熒幕上展示爆肌男身形。「我肯定是八時半檔期,最多露兩點的男演員,因為我在劇中經常赤身露體。這次比演潮潮辛苦,為了保持體形是good fit狀態,外形上要花很多時間去操練。食飯要戒油戒糖戒鹽,拍劇時間多長也好,每日也要花時間來健身。體力上負荷好重,拍到後期頂不順,試過拍到嘔。」

香港人精神

阿聰是歌星出身,上次未有機會在劇中唱歌,這次終於有機會在新劇一顯歌藝。「劇中有三十首歌曲,我亦有份錄音,我沒有為新劇創作新歌,但有唱自己的歌或翻唱別人的歌。當中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歌曲出現,配合在劇情裏,成件事fit晒。」

除了歌曲與劇情配合,阿聰認為這套以社會民生為主題的劇集,亦與現時社會氣氛熱話不謀而合。「馬利亞好能代表香港人,平時搵錢至上,但劇情到最後,面對大是大非時,也會知道錢不是最緊要。敢站出來,成為熱血青年,一個人美好本質就是這個時候發揮出來,這亦是香港人可愛的地方。在這個時候播放此劇更適合,我們成個團隊做這套劇是以愛出發,除了搞笑外,拍到最後,劇情會很感動,體會到香港人團結,以和平方法解決任何問題及困難。」

圖:阿聰在劇中經常赤膊上陣,大晒爆肌身形,他更搞笑地說幫自己左右邊的胸肌改了名,名為John同Pauline,「他們」老是常出現,同觀眾say hello。

撰文:黃小英 攝影:何滌燦、張福宏 美術:黃慧敏


2014年11月7日 晴報

王菀之 被愛包圍的寵兒

身邊很多人喜歡王菀之,究其原因,無非兩點:唱歌好聽、充滿正能量。也難怪,香港樂壇有才華又幾乎無是非的歌手,除了陳慧琳,應該就剩她了。「完全不敢跟我的女神齊名,我是一個很知足、很感恩的人,這種性格會儲到很多正能量,而這些能量又會通過我的演出或言行舉止散發出來。」說得不卑不亢。

俗話說:三歲定八十。王菀之(Ivana)應該不是今天才忽然樂天。「哈哈哈,我不太記得自己三歲是怎樣的,所以不知道是否三歲定八十。不過,我小時候很喜歡笑,總是很開心,爸爸媽媽說,我小時候是不哭的,從來不會哭,就算很想要一個東西,沒有就沒有,一定不會哭鬧,很乖,可能我天性比較樂觀。」

成長滿笑聲

性格有優勢,成長環境同樣對她影響深遠。生於小康之家,父母是專業人士兼業餘歌唱家,還有一個大她四年的哥哥,Ivana是在愛的包圍下長大的。「印象中,我的成長過程是充滿笑聲的,無論是一家人打麻將,還是玩其他遊戲,很多一起笑的畫面,這對小朋友很重要。如果父母經常吵架,小朋友必定會記得很多不開心的事,不開心儲得愈多,長大後就愈要找地方發洩;相反,你給小朋友很多歡樂的回憶,他(她)長大後一定會是個比較容易開心的人。」

開心固然好,只是,作為演員,經歷與演技往往關係密切,太幸運分分鐘導致她只適合拍喜劇。「我不認同。」說得斬釘截鐵。「我覺得演戲是需要抽離的,你就是應該演到別人不記得原來那個你。難道要演一個天災中的倖存者時,你就特地去一個有天災的地方感受一下,死不了再來演?能不能演好一個角色,不是單靠你經歷有多豐富,也要看你是否有足夠感性、細膩去吸收不同的感受,所以做功課很重要,每次演一個角色,我都會做很多資料搜查。」

也是普通人

更何況,Ivana也是普通人,和很多人一樣,她也遇過挫折,也要克服很多困難才能做到想做的事。「開心只是大家看到的,我也有很多不開心的時候,只是,我習慣散發正面的能量。一個人不開心,不代表他一整天都沒遇到一件開心的事,而是他習慣散發負面的能量。」

Ivana有很多習慣,出道近十年,每一步她都走得中規中矩,是家教及宗教信仰讓她有太多框框?「是,但我習慣了,也因為太習慣,我都不知道被框住了,就像射波必定是朝球門內射,不會朝外面射。」所以,有些事,她一定不會做,譬如像新劇《老表,你好hea!》中角色林雪一樣對男友死纏爛打。「現實生活,我是講骨氣的,你不喜歡我,我就不喜歡你。」王菀之,你好嘢!

難忘哥哥跳水相救

要Ivana分享印象深刻的兒時趣事,她說可能因做過幾次全身麻醉手術,記憶力大不如前。「以前記得兩歲多的事,現在只記得某些畫面,有個畫面我記得很清楚,就是小時候溺水,哥哥跳入泳池救我,醒了後,我已趴在爸爸肩膊上。」

協力:梁芷珊、鄧藹欣

撰文:黃艷

攝影:Lego

編輯:黃寶恩

化粧:Student of Janice Tao(ZING the makeup school)

圖: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中演單純、可愛的學生妹芝晴(右),到續集《老表,你好hea!》,變成整日發明星夢的林雪,更是賭徒。

圖:去年勇闖影壇,在賀歲片《金雞SSS》中演妓女吳璐,戴假牙,扮醜女,演出備受讚賞。

圖:和父母關係親密,去年父親節,將父母合照上傳至Instagram,多謝他們的疼愛。


2014年11月7日 頭條日報

自稱「胸肌評估員」 王菀之狂(目及)張繼聰Body

王菀之(Ivana)在《老表,你好hea!》飾演發歌星夢的「林雪」,她坦言今次角色更瘋狂更好玩,而再跟張繼聰合作,她笑言已變成對方「胸肌評估員」,每日開工會(目及)實對方Body作匯報。至於早前跟男友Eric So(蘇卓航)到日本休息一個月的她,雖過得開心,但未有意跟男友結婚,甜笑回應因男友尚未求婚。

王菀之在《老表,你好嘢!》飾演的「晴晴」已夠爆笑,今次再演「林雪」,Ivana坦言因環境和對手都熟識,自然更放,「我之前聽(王)祖藍話個角色好似行古惑咁,覺得應該有啲霸氣,所以專登行到八字腳,連着高跟鞋都係咁行,導演忍唔住問我林雪係咁行㗎?我答係呀!」

等男友求婚

今次在王祖藍刻意安排下,Ivana跟上次飾演「潮潮」的張繼聰再續前緣,但她似乎不大受落,「對於人生波折,我係接受嘅。」她笑言今次專職(目及)張繼聰身材,「我係佢胸肌評估員,開工時若果發覺佢胸肌左右邊唔對稱或者有異樣,會主動同佢匯報,咁佢就會即時操練,其實佢都好辛苦,要成日除衫,又唔食得嘢。」

外界一直很關心35歲的Ivana感情事,她跟著名Figure設計師Eric拍拖後,表現相當甜蜜,早前兩人更到了日本度假一個月。問到Ivana假期如何,她甜笑說:「開心!(係咪有計劃會閃婚?)啲記者誤會咗,我係話閃婚要等10年後呀!況且結婚呢啲嘢唔應該係女仔講。」問到是否等緊男友求婚?她則甜笑不答。

撰文:杜淑霞 攝影:李權威 化妝:Student of Janice Tao(Zing the makeup school)

圖:Ivana覺得今次「林雪」一角,更癲更好玩。

圖:上輯「晴晴」和「潮潮」夠搞笑,今次「林雪」和「馬利亞」一樣搶。

圖:Ivana在劇中拜蔣志光飾演的殯儀館樂師「高音」為師。

圖:今輯Ivana跟祖藍的戲份不多,不過碰埋依然有化學作用。

圖:Ivana自跟Eric公開戀情後,愛得甜蜜。

圖:Ivana談到男友Eric,即時低頭怕怕羞羞住條裙來玩。


2014年11月號 cook in 第7期

伊雲娜.王菀之 Ivana Wong

[創作女歌手 / 演員 / 《粉紅甜品》大使 ]

以前提起王菀之,大家只會聯想到音樂,在拍過電影後,讓人另眼相看之外,也令人看到她的另一面,同時亦改變了她作為藝人的路向。「從前覺得只需要做個稱職的唱作人就夠。在拍電影之後,發現自己原來可以走搞笑路線。現在的我,會以專業藝人為目標,不論是音樂或電影,從中學習,發掘出以前沒想過的潛能。」

Ivana在電影中的演出大獲好評,不過說到底,音樂仍是她的第一位。「音樂不是我的事業,而是我生活的一部份,做任何事也會以音樂行先,例如接其他工作前,會先想『會不會沒有時間作曲?會不會太累令自己聲沙?』,我與音樂是連體的,我會在音樂中呼吸,音樂又會喚醒我整個人,是平衡生活的最重要元素。」

平衡生活的另一元素就是飲食。最得Ivana歡心的是我們最常吃的廣東菜。「簡單的蒸水蛋、蒸魚是我的comfort food,尤其在外地工作,每次吃到家常小菜,感覺就像是回家吃飯一樣舒服自在。」而說到她喜歡吃的甜品,也與音樂有關。「我喜歡吃賣相精美的cupcake,而cupcake就像音樂創作一樣。新鮮上乘的材料就如一段動聽的旋律或歌詞,是基本的骨架。然後再要烘焙加裝飾去製成cupcake,即是歌曲要經過編曲去變成一首吸引人的歌一樣。

Ivana愛吃甜品,也愛焗甜品。「最初由簡單的brownie做起,之後試名廚食譜,學懂了做法再調整自己喜歡的味道,近期正研究lemon tart,想做維他檸檬茶的味道。」她最近與甜品多了一個關係,就是成為了「粉紅甜品大使」,為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宣揚預防癌症的訊息,「用『甜品』去宣傳,絕對可以令更多女生認識及早預防乳癌的重要性,同時也可令大家更重視健康生活及身體保養。」

作為藝人要保持身形,她認為健康生活是最佳的瘦身方法。「我不會節食,因為血糖低會令自己不開心,反而會提高運動量,並提早在下午6時前吃晚餐,自然瘦得快,又瘦得健康。」

字:CP

地:尖沙嘴


2014年11月14日 on.cc

王菀之搞笑背後 辛苦冇人知

【on.cc東網專訊】歌手王菀之再度拍攝無綫劇集,在新劇《老表,你好hea!》豁出去改演恨入娛圈恨到出面的港女,Ivana表示今集的對手戲,並不是王祖藍與張繼聰,反而是蔣志光與李家鼎!她說:「係套劇入面,蔣志光係我歌唱老師,同時佢又係殯儀館工作,最好笑嘅一幕係蔣志光為咗挑戰我嘅膽量,要我係殯儀館唱歌,結果班家屬用紙祭品招呼我!」

但其實搞笑背後亦有辛酸,坦言拍攝期間有兩星期撞正演唱會,令她身心疲累,幾乎支持不住!她說:「拍《老表》個時,有兩星期同演唱會撞咗期,個段時間真係好辛苦!最辛苦係綵排演唱會時好認真,心情比較沉重,但係返到劇組就要變成另外一個人,要好開心、好雀躍,但我發覺原來我係做唔到,我亦都唔可以將放喺演唱會嗰種認真、沉重帶返去劇組!」最後,劇組體諒Ivana的情況,讓她在排練演唱會期間不用拍劇。被問到有否因而減少了戲份?她說:「咁無可能可以淨係拍其他人戲份先,我諗點都會刪減少少,不過佢哋無同我講,佢哋唔想我唔開心!」

在劇中與張繼聰飾演情侶的她,爆料指阿聰是一廂情願騷肌!她說:「咁我就唔知監製有無要求佢除衫哂肌肉啦,劇組有叫我哋盡拍!(監製叫佢除衫?)咁我又唔知啦,叫我哋盡拍,但係盡成點就得佢自己知!」Ivana又笑指阿聰即使不需要拍攝時亦欣然除衫,笑對方根本就熱愛哂肌!至於二人在劇中有沒有親熱鏡頭?她直認二人有親吻,Ivana謂:「我肯係電視機前鍚鍚已經係好大勇氣架啦!點會激呀!」,又笑謂導演拍攝二人親吻戲時拍到不肯停機:「都唔知導演係咪同阿聰夾埋嘅!」

圖:王菀之坦言拍攝期間有兩星期撞正演唱會,令她身心疲累,幾乎支持不住。

圖:王菀之表示拍攝時與綵排是兩種心情,要不停轉換。


2014年11月14日 東方日報

王菀之人格分裂 聲戰蔣志光

王菀之(Ivana)拍無綫劇《老表,你好hea!》時一改純情形象,豁出去演牙擦港女,她說最難忘的,是劇中其歌唱老師蔣志光訓練她歌藝的戲,但搞笑背後亦有辛酸,Ivana坦言拍攝期間有兩星期撞正要綵排個唱,令她猶如「人格分裂」,幾乎支持不住!

王菀之外表斯文,連說話也陰聲細氣,但去年拍劇集《老表,你好嘢!》時來個突破演搞笑角色,結果大獲好評,早前Ivana參與續集《老表,你好hea!》繼續豁出去,演牙擦擦、似足江湖中人又恨入娛圈恨到出面的港女。

心情沉重變雀躍

Ivana指今次的主要對手,並不是王祖藍與張繼聰,反而是蔣志光與李家鼎,她說:「蔣志光演我嘅歌唱老師,佢又喺殯儀館工作,最好笑一幕係佢為咗挑戰我膽量,要我喺殯儀館唱歌,結果班家屬用紙祭品『招呼』我!」

不過,Ivana拍攝時有苦自己知:「拍攝期間,有兩星期同我綵排演唱會撞期,嗰段時間好辛苦,因為排演唱會好認真,心情比較沉重,返到劇組就要變得好開心同雀躍,但始終調節唔到。」最後劇組體諒Ivana,讓她在綵排個唱期間不用拍攝。

與張繼聰演情侶的Ivana,爆料指阿聰是一廂情願騷肌:「我唔知監製有冇要求佢除衫晒肌,劇組有叫我哋盡拍,但盡成點就得佢知。阿聰就算唔使拍攝都樂於除衫,佢根本熱愛晒肌!」

預告錫錫張繼聰

問兩人有否親熱鏡頭?Ivana直認二人有親吻:「我肯喺電視機前錫錫已經係好大勇氣,點會激?」她笑謂導演拍攝親吻戲時拍到不肯停機:「唔知導演係咪同阿聰夾埋!」

文:影視組

圖:王菀之拍攝《老表》時要兼顧籌備個唱,令她感到吃不消。

圖:蔣志光和王菀之在《老表》擦出不少火花。

圖:王菀之綵排個唱時的心情與拍劇截然不同。(資料圖片)

圖:外表斯文的王菀之原來有搞笑潛質。


2014年11月19日 經濟日報

王菀之專訪 笑吓啦,香港人!

究竟今天社會普遍多不多歡笑?笑,是有的,因為反智的荒謬事情多到瀉,令人哭笑不得,可是此乃苦笑而非歡笑。今年在電影電視劇均表現突出的王菀之(Ivana),不介意飾演諧角,只希望大家放懷大笑,以笑為大家送愛與希望。笑吓啦,香港人!

王菀之在《老表,你好hea!》的拍檔蔣志光近日紅爆,她盛讚這位首次合作的前輩:「阿蔣很認真,所有嘢都準備好晒,埋嚟之前已知道成場戲係要咩嘢、角色之間嘅關係,佢嘅氣場係令你都唔敢怠慢。」

「地底泥」哲學

自言演電視劇屬新丁的Ivana,在劇中主要對手都是元老級藝人。「阿蔣與King Sir等資深演員,可以帶你入咗個角色而忘記自己係演緊戲。對手嘅發放係好影響拍檔,所以佢哋嘅演出幫咗我好多。而且我仲係新,有時見阿蔣、King Sir、郭晉安等前輩級某啲演法,當下係會懷疑,覺得咁怪嘅?啱咩?但隔咗個鏡頭睇返,又啱啱好!佢哋完全知道晒點做先啱效果。」

Ivana笑言面對前輩並不怯場,其解釋頗有趣。「唔驚,(演戲)我一定係地底泥,一個喺天一個喺地,完全唔使怕喎。」又笑着說:「唔想自己向下,就企最低,就唔會再向下囉,係賴皮啫。」雖然說得搞笑,實際即能放下自我中心、虛心學習,屬豁達的小智慧。

搞笑發放正能量

在劇中飾演的林雪非常任性,Ivana稱她也是如此:「經過《老表,你好嘢!》嘅合作,編劇更加了解大家,所以佢哋很懂針對演員本身的特點去寫。我有任性一面,但當然亦有理性,劇集就將任性dramatize,讓我發揮,呢個係上次《老表》合作嘅累積。」

拍TVB劇冇覺好瞓已是公開秘密,但《老表2》卻可打破常規,Ivana說:「開拍前,王祖藍應承大家有得瞓,而又真係做到,呢樣係靠編劇事前做咗嘢換來,佢哋一早準備完整劇本,唔會臨時先有。夠精神,就會enjoy個過程,我哋鏡頭前後都充滿energy,張繼聰成日講爛gag,食飯時要叫佢不如停下先。祖藍話我哋可以任玩,於是大家都發晒神經,演出就有火花。」

演喜劇令人笑,背後原來頗有使命感。「祖藍個心係好善良、好正面,有一個正向嘅心做創作很緊要,因為寫落去嘅價值觀,會在劇中表達出來。拍攝時,祖藍提得最多係話大家辛苦喇,我哋只希望帶歡樂與愛畀社會。有人可能質疑佢個劇嘅某些事,但佢每次面對呢啲評價都同我哋講唔緊要,我哋宗旨係帶正面能量畀市民,其他嘢係唔重要。我很感性,易有負面情緒,但好彩其他人都頗正能量,所以唔開心時眼淚係自己收埋,但《老表》團隊係連眼淚都冇,佢哋影響我,所以發放性緒係正或負係會影響到其他人。」

「好笑嘅笑話好單純,老少咸宜嘅創作係要有純正嘅心才做到,所以好笑嘅喜劇係要好善良。」近年常演喜劇的Ivana說:「香港現在氣氛混亂,我們只係想發放正能量,《老表》團隊只係想多啲人睇到個劇,冇諗收視或攞獎,純粹覺得有好笑嘢想同大家分享,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。」

愛上歌影視舞台

Ivana為搞笑可以去到好盡。年頭在電影《金雞sss》扮演吳璐,年尾有《老表,你好hea!》的林雪,Ivana都可以完全放下歌手形象,放到盡演諧角。她表示,未接觸電影、電視劇前,夢想全關於音樂,當接觸過後,發現自己的夢想不只是做歌手,而是遊走於歌影視舞台獻藝的performance artist。

「我不斷反省,現在做嘅係唔係鍾意?一年只得12個月,如果分咗時間做呢樣而少咗時間做另一樣是否好事?我決定又演戲又唱歌嘅最大confirmation是在今年年中的演唱會。感受很複雜,明年入行便10年,有很多為音樂奮鬥嘅片段,亦夾雜很多拍戲、演舞台劇嘅回憶,於是問個心,發現其實三樣都鍾意。所以現在夢想是當performance artist,不論放我在任何stage都能發光芒,希望自己能100%的付出及享受。」

撰文:鄧龍傑 攝影:陳偉能 編輯:鄺素媚 美術:陳麗娟 化妝:Student of Janice Tao (ZING the makeup school)

圖:今年推出的劇集《老表,你好hea!》及電影《Delete愛人》,王菀之都是與王祖藍合作。

圖:王菀之在劇中與蔣志光有很多對手戲,是他們首次合作,她說接到劇本時對此編排已充滿好奇,躍躍欲試。」

圖:王菀之飾演的林雪癡戀張繼聰扮演的大隻仔Mario:「大隻唔係我搵伴侶嘅條件之一,但大隻過我好啲,起碼抱得起我。」

圖:今年王菀之參演電影《金雞sss》與《分手100次》,票房均理想。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類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