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74

王菀之專訪〔74〕


2015年7月2日 經濟日報

林二汶 王菀之專訪 發掘聲音的可能性

迪士尼.彼思新作《玩轉腦朋友》(Inside Out)以人類五感做主角,包括喜愁憎惡躁。港版配音頗有噱頭,兩位唱作歌手林二汶和王菀之分飾戲份最重的阿樂和阿愁,性格外表竟如度身訂造。訪問拍照時,她們角色上身,一個極hyper,一個扁晒嘴,相當可愛。

林:林二汶  王:王菀之

林二汶跟王菀之同樣要「靠把聲搵食」,唱歌以外,常有舞台劇、棟篤唱、廣告旁白等工作,聲音,絕對是不能缺的工具。為動畫配音,她們也有經驗,分別曾聲演《熱鬥小馬》、《我和尋回犬的10個約定》。配音於她倆來說,是找尋自己聲音的過程。

林:我對配音工作不陌生,然而廣告往往需要我為內容創造適合的聲音;電影卻已有了角色設定,要我去配合,而配英語動畫較難,因角色的語氣口形不同中文,故好的繙譯很重要。

王:配音跟演戲,基本上是兩種技巧。我覺得前者更難,因演員可以有劇本、燈光、對手、場景等去配合;配音卻僅得自己,要靠幻想力,想像角色面對的東西,所以配音叻一定做到好演員,惟好演員卻不一定配音叻。相對來說,唱歌就是發掘聲音的可能性,不同歌可有不同風格,最後在唱歌上發掘的聲音可運用在配音,同時配音時又可塑造到其他聲音,日後有助演戲。

好好管理情緒

《玩轉腦朋友》中,二汶與王菀之分別聲演的阿樂(Joy)、阿愁(Sadness),皆是重點角色。兩者本屬腦部中樞的5種情緒主導之一,因一次意外而迷失大腦,遊走不同意識領域。人如其名,阿樂開心積極,阿愁則憂鬱飄忽,跟她們的性格原來很匹配。

林:今次發現自己跟阿樂竟然似得咁離譜!基本上不用去設計聲音,用回平時講話聲調已可。當我知道Ivana配阿愁時,可以即刻聯想二人樣子,所以選角真的很好。

王:我是有齊阿愁的特質,雖然我的人生主導是開心,可是亦經常處於不開心的狀態,終日徘徊在此兩種情緒之間,主要看有否吃飯和是否眼瞓,如果血糖低,就更不開心。阿愁好可憐,她碰到的東西全變了憂鬱,就算想開心,還是笑不出,其實她心地很善良。此戲有個很好的主題,就是講人的情緒要平衡,人不能只為了展現開朗,就把其他感受強行遏抑,否則情緒負擔更大、更不健康。

林:我由細到大都屬理性型,小時候被母親罵完,見到她比我更不開心,於是對情緒這回事產生好奇,還看了好些關於情緒管理的書。之後明白情緒其實是工具,幫助人處理日常生活,卻非生命的全部。因此在成長過程中,逐漸變得很理性,亦開始不理解別人為何不能好好管理情緒。有時就像阿樂,覺得人是不需要憂傷,這卻衍生另一問題,就是當看到別人情緒波動時,內心便覺得討厭,於是就有了「憎」的出現,要到長大後,方對情感有更多了解,這戲確給我很多反思。

情感是主導也是技巧

表演工作者,尤其是唱作人,往往就是透過作品流露情感,成為跟觀眾溝通的橋樑。二汶和Ivana很清楚情感的重要性,要學習如何掌握它們,並適當運用在創作上。

王:做藝人,要情感主導,卻不能情緒主導。情緒只是本能、條件反射,公眾人物不能控制情緒,就容易做錯事或說錯話。然而情感卻很重要,在表演時,就要把不同情感爆發出來。在台上的我,開心情緒較多;做創作時,卻不一定要憂鬱,反而寫歌要在平靜狀態去做,因創作是art,也是maths,音律轉化旋律有其法則,保持冷靜才能做到。

林:藝人是情感先行,然後要有理性詮釋。田蕊妮講過,做喊戲並非臉容扭曲、七情上面就叫好,喊得來還要表現角色情感,最後仍需要技巧。我覺得這話很合用,如何表達情感,正是藝人的工作,配音就需要很理性。藝人經常要遊走於感情和理智之間,所以份外成熟,故別人總說娛樂圈令人易老。

王:人要如實面對自己情感,傷心就哭,開心便笑,總之不要過分沉迷某一種情感,凡事切忌太極端,要平衡才能圓滿。

《玩轉腦朋友》Q & A

問:最喜歡戲中哪幕?

林:有一場戲講阿樂跟腦海幻想出來的朋友乒乓,把一個個記憶球丟掉,看得特別感動。

王:我覺得每場戲都很有意思,同時富教育意義,小朋友和成人去看,相信各有得着。

問:配音有何難忘事?

林:今次很順利,配音導演本身好玩得,經常在開工前帶很多食物入錄音室,似家庭聚會。

王:我要幫阿愁配一把很低沉的聲音,首天開工很順利,第二天做了其他訪問工作後,卻忘了怎樣再配那把聲,要花一番工夫才找到。

問:對戲中哪個大腦區域最感興趣?

林:一定是「發夢製作公司」,設定很有趣,裏面的角色又過癮。

王:我好喜歡「抽象思考區」,因場景很特別,可以隨時變成平面、立體形狀,小朋友見到可能會驚,但創意是無限。

問:如可以自由選擇,最想開發大腦哪些功能?

林:如有前世記憶區,很想知之前的我是甚麼人。另外,想開發數學細胞的區域,我好希望下世能做一個長得好看、數學天份好,又簡單直接的男人。

王:我想開發潛意識,對創作可能有幫助;但長期記憶區就不要碰,因應該要遺忘的記憶,就別再翻出來。

問:最喜歡哪齣彼思作品?

林:個人最喜歡《沖天救兵》,開幕那場戲,以及老人家在飛天屋中發脾氣,丟傢俬出去,都很感動。

王:我最鍾意《怪獸》系列,因角色好可愛,我想做阿Boo,人如多些歡笑聲,能量就大些,主題很好。

問:請為自己的角色找一首個人作品當主題曲。

林:阿樂應該是《危險動作》,因她戲中經歷的,正是這歌的冒險歷程。

王:阿愁是《小心易碎》,第一段歌詞「我已喊到很累/不出聲不動甚麼都不對/呼吸都有罪」就是其寫照。

撰文:區家歷

攝影:陳智良、陳偉能

編輯:鄺素媚、黃詠欣

美術:陳麗娟

化粧:Khaki(林二汶)、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王菀之)

髮型:Derrick @ QUEEN’S PRIVATE i SALON(林二汶)、Kate Shek @ Hair Culture(王菀之)

飾物:Tina’s Choice(林二汶)

圖:二汶說:「原來我本身就是阿樂,不用特別去設計聲音,用平時的聲調就可以。」

圖:Ivana為阿愁配上一把很沉的聲綫,自言如找到失散多年的自己。「我做事有時都好慢,唔想郁,身邊人都話我似阿愁。」

圖:《玩轉腦朋友》充滿教育意義。

圖:戲中,阿樂一度嫌棄阿愁,最終明白各種情緒皆要並存。


2015年7月3日 on.cc

王菀之隨時閃婚

【on.cc東網專訊】王菀之(Ivana)自認多愁善感,難怪最近她獲邀為新片《玩轉腦朋友》配音,當聞得故事主人翁腦內存着多種情緒感覺,自己被安排演繹「愁」,即感到相當適合,她更笑說:「呢個角色配合我嘅性格,一樣容易情緒低落。有時我仲會扭同事同經理人計,話做到咁攰可唔可以放吓假?」

自爆不時會向男友扭計的Ivana,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:「記得有次因為互相替對方着想,忽然發生意見衝突,我諗唔到解決方法,直情瞓咗喺地下兩粒鐘唔郁,直至佢半扶半抱起我,我即刻成個冧番嘞。」

千挑萬選才覓得另一半,Ivana提起對方不禁散發幸福的味道,毫不掩飾對男友的一切大表欣賞:「佢有大師風格,唔係好出聲但腦內好豐富,大家默契十足。(婚期呢?)成日都有諗吓,諗諗吓第二時咪有機會變真囉,但未有決定。我哋兩個想法好似,話唔定突然間覺得有需要就去結,唔知呀。」

圖:王菀之自爆不時會向男友撤嬌扭計。

圖:王菀之一提起男友,臉上便會泛出幸福的氣息。

圖:王菀之又未示二人有機會隨時閃婚。


2015年7月3日 星島日報

王菀之自認情緒大起大落

(星島日報報道)經常面帶笑容的王菀之(Ivana),在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卻聲演「阿愁」一角,原來Ivana現實中也是多愁善感一面,更自爆會向男友Eric So扭計撒嬌。

即將上映的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,故事講述女孩韋莉,由5位「腦朋友」負責她的腦袋運作,分別是「阿樂」、「阿驚」、「阿燥」、「阿憎」及「阿愁」。Ivana指「阿愁」很消極,會突然情緒低落,即使光明也看得黑暗沒希望。

很多朋友都奇怪,為何Ivana不是聲演「阿樂」這開心角色?她自爆當工作及在經理人面前,確是100%的愁爆,會問同事:「可否食完才開工?」或要求「可否不工作12小時?」等問題,認真多愁善感,又會無緣無故地情緒低落,直認其腦袋是由「阿樂」和「阿愁」主導,但就甚少有發脾氣的「阿燥」出現。

至於在男友Eric So面前,Ivana都是「阿愁」,會扭計撒嬌,例如見到男友胸肌,隨即讚他胸襟一樣廣闊,男友亦接受她所有的「愁樂」性格。

說到對男友最野蠻任性一次,都是出於關心為對方好,「嗰次我瞓喺地唔郁,但男友無讓步,仲將我抬起身,最終雙方都妥協,解決咗問題。」談到Eric的性格,Ivana笑說:「佢係大師性格,唔出聲,但腦筋好豐富,唔難觸摸,好欣賞佢,因大家都喜歡創作,好有默契。」

哪Ivana何時結婚?她笑稱間中都有想吓,想想吓就會成真,但未有計畫,有可能突然作決定,也有可能很久也結不成!那豈非「5位腦朋友」以外的「阿癲」嗎?

圖:Ivana坦認在Eric So面前,會扭計撒嬌。


2015年7月3日 明報

王菀之自認野蠻女友

【明報專訊】王菀之(Ivana)在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聲演「阿愁」角色,林二汶則聲演「阿樂」。Ivana謂阿愁的性格比較消極,但心地善良。她指自己跟阿愁有點相似的地方是在經理人面前,她是百分百阿愁,會好似阿愁般扭計,問可不可以不工作12小時?可不可以放假?好眼瞓等。

瞓地兩粒鐘 男友抬起冧番

那面對男友是否經常發脾氣?她笑說:「又不會,我是阿愁和阿樂的混合體,會扭計又會撒嬌。」她大讚男友有胸襟,容忍她這個野蠻女友。最野蠻一次是怎樣?Ivana笑笑口說:「不講是什麼事,是出於彼此關心對方,他不想我勞心勞力,我一時起來,睡在屋企地上兩小時,男友見我無意起來,硬將我抬起,當無事發生過,我個心即時融化,這次是我最任性的一次,最終我們都取得協調。」Ivana很欣賞男友,指對方是大師性格,思想豐富,大家均喜歡創作,很有默契。問到何時結婚?她指經常有想這個問題,不過未計劃,笑言可能閃婚,又可能不結婚。

記者:柯美

圖:王菀之在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中聲演「阿愁」,性格較消極,但心地善良。(攝影/記者:柯美)


2015年7月3日 東方日報

王菀之耍花槍瞓地下

王菀之(Ivana)為新片《玩轉腦朋友》配音,故事圍繞主人翁腦內存着多種情緒感覺,她今次負責演繹「愁」,Ivana笑指:「角色幾配合我本身的角色,容易情緒低落同多愁善感,有時更會扭同事同經理人計,話做到咁攰可唔可以放吓假?」她又自爆會向男友扭計:「記得有次因為互相替對方着想,有唔同意見,我諗唔到解決方法,直情瞓喺地下兩粒鐘唔郁,直至佢半扶半抱起我。」談到男友即露出幸福表情,她直言自己欣賞對方,有大師風格,二人想法相似,默契十足,更笑言隨時覺得有需要就會去結婚。

圖:王菀之最近為新片配音,直言自己亦是多愁善感的女生。


2015年7月3日 太陽報

王菀之扭「大師」男友抱抱

自認多愁善感的王菀之(Ivana)最近獲邀為新片《玩轉腦朋友》配音。電影講述主人翁腦內存在多種情緒,負責演繹「愁」的Ivana笑說:「幾配合我本身性格,好容易情緒低落。有時我仲會扭同事同經理人計,話做到咁攰可唔可以放吓假?」Ivana又自爆間中會向男友扭計:「有次我諗唔到解決方法,瞓咗喺地下兩粒鐘唔郁,直至佢半扶半抱起我,我即刻成個冧番晒。」談到千挑萬選才揀啱的另一半,Ivana眉宇間散發幸福:「佢有大師風格,唔係好出聲但腦內好豐富,大家默契十足。(婚期?)成日都有諗吓,諗諗吓第二時咪有機會變真囉!但未有決定。」

圖:Ivana自覺似足《玩》片中的角色「愁」。


2015年7月3日 蘋果日報

王菀之𦧲地激男友

王菀之(Ivana)日前在銅鑼灣為配音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宣傳,Ivana聲演「阿愁」角色,她坦言對住男友都會扭計和撒嬌,其後冧爆說:「佢好有自己胸襟去接受我,所以我成日笑佢胸肌好闊,係笑佢有大嘅胸襟。」Ivana稱對男友最野蠻任性一次,是大家意見不合,她想不到解決方法,就瞓在地下兩個鐘,問她男友有否讓步?她說:「冇呀,佢當睇唔到,直接就咁搬我企番好,當冇事,因為我隻腳唔肯用力,不過我個心即刻溶晒。」

Ivana直言欣賞男友大師性格,至於何時結婚?她說:「成日都會諗,女仔要間中諗吓,唔諗就冇機會嘛,不過我哋冇計劃,可能好耐唔結又或者突然結,真係唔知。」

採訪、攝影:溫敏芝

圖:Ivana冧爆讚男友胸襟廣闊。


2015年7月3日 晴報

王菀之 快樂與哀愁

從一曲《我真的受傷了》開始,王菀之(Ivana)不經不覺入行已十年,唱歌、拍戲甚至演舞台劇,機會總是多於別人。最近她為迪士尼最新動畫《玩轉腦朋友》配音,動畫以每個人內心情感做主角,王菀之看似代表「快樂」,但骨子裏卻擁有「哀愁」,她坦言:「在經理人和同事心目中,其實我係阿愁。」

鏡頭前的王菀之,像個快樂代言人。過去一年在影壇大放異彩,憑《金雞sss》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連奪「最佳女配角」及「最佳新演員」兩獎,風頭一時無兩。「對於只認識《我真的受傷了》的王菀之,他們睇《金雞sss》、《12金鴨》可能會好驚訝,但一直認識王菀之的人,會讚賞我做到了,反應未必太大。」熟悉她脾性的人,知道她愛接受挑戰,沒有不可能,但得獎明明是開心事,難道就是那個「阿愁」在暗中作祟?

鋼管舞跳出成功感

請她說出演藝事業上最快樂的一件事,Ivana自言是去年在紅館開演唱會,成功挑戰鋼管舞。「真係唔好講笑,練鋼管舞很辛苦,演一個角色可以去揣摩,但體能永遠是最大挑戰,鋼管舞其實是體操,沒想過穿得這麼少,又要有靚靚舞姿,我由完全冇可能的一嚿豬肉,變成在紅館舞台上,令人感動的舞蹈表演。」

在練習期間沒有放棄,全靠老師及身邊人支持,Ivana直言是過去十年最大的成功感。「去做任何一個角色、一件事情,要花時間準備,不懂就去學,但每次接受挑戰之前又總會有恐懼,擔心這些,擔心那些。有時過度憂慮只會阻礙自己進步,因為肯去學習,才會發掘出自己的才能。」

身為迪士尼粉絲,Ivana一口答應為《玩轉腦朋友》配音,故事環繞腦海總部控制中心的五種情緒「腦朋友」,而她聲演的不是「阿樂」,而是非常搶戲的「阿愁」。「好開心美國那邊(電影公司)都同意由我聲演『阿愁』,配音給我很大滿足感,雖然困難,但很好玩,因為一個好的動畫角色,可以陪伴小朋友成長,好溫馨。」

戴上圓框眼鏡的藍色「阿愁」,一副慘慘豬模樣,絕招竟是攤在地上喪喊。「攤在地上喊是很攰的,她又沒有害人,只是自己在喊,好陰功。」笑問Ivana有否試過攤在地上喊?她即自爆一段與Eric So拍拖時的小趣味。「梗係有試過,事緣我為男朋友的健康着想,大家都是出於好意,卻未能達到共識,於是我𦧲地喊足兩小時,他最後竟然可以把我由平瞓扶起到垂直,好搞笑,於是就不再喊了。」

限時出現的鵝公喉

Ivana以超低沉聲綫演繹「阿愁」,她說要趁晨早聲帶最放鬆的時候開工,把聲自然夠低沉。「現在做唔番了。」當完成一天訪問,限時出現的鵝公喉,此刻又變回雞仔聲了。「平時我很樂觀,就算要唱慘情歌,我都會叫『阿樂』出來,因為做演唱會、做每個角色,都要有很大的自信心,唱不到個(高)音,都要繼續唱上去。」其實,快樂與哀愁原是雙輔雙乘的,但求活出精采每一天。

我唔想睬佢

王菀之工作量排得密麻麻,最近忙於綵排舞台劇《小人國5》,十月將於文化中心與管弦樂團合辦音樂會,她說2016年的計劃亦已排滿了,想重新放多一點時間在音樂上。再次跟梁祖堯合演舞台劇,每逢綵排都有湯水滋潤。「佢(梁祖堯)最近鍾意煮法國菜,會劏兔仔,所以我唔想睬佢。」

撰文:禮祖

攝影:林良明

編輯:陳禮恒

設計:Alex

髮型:Kate Shek @ Hair Culture

化粧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
圖:機會要靠自己努力去爭取,一個夢想如果不去實踐,只會永遠是個夢,而實踐則需要持久力和勇氣。

圖:Ivana聲演「阿愁」,跟「阿樂」林二汶最多對手戲。

圖:經典場面可一不可再,她笑言現在再上鋼管,可能連人帶管一齊塌下來。

圖:曾奪兩項電影金像獎不止她一人,但未見過得獎者開心到用獎篤面珠。

圖:《小人國5》下周五起公演,梁祖堯暱稱她做「異灣娜」,閒時又會教她煮餸。


2015年7月14日 東Touch 1050期

腦外的聲音畫面(節錄)

經過主腦的解構,是否更想了解現在看到的聲音、畫面背後點滴?來自香港的「Home Town Hero」Patrick Lin將從電影學習的攝影技術放到動畫中,而大家熟悉的王菀之就用聲音帶領大家走進阿愁的世界。一聲一畫能參與在如此大製作當中,證明香港人都可以好威水!

王菀之:我就是阿愁!

一聽Ivana的聲音,就覺得她充滿歡樂與喜感,想必一定是聲演快樂的阿樂吧?怎料她原來是演阿愁,但她似乎對這個安排相當滿意。「Casting時我嘗試扮演不同角色,但到扮阿愁時,所有人都覺得我跟她的個性非常似!並非賣花讚花香,但阿愁確是我最愛的角色,她可愛之餘又喜歡幫人,只是常常幫不到,就變得收埋自己,跟我很似,所以對她多了一份憐愛。我的阿愁最常在工作出現,時不時都會有負面情緒,所以助手跟經理人就覺得我跟她很似。」

在剛過去的金像獎,Ivana得到是最佳新演員與女配角獎,演技備受肯定,但她卻說聲演原來比演戲更難得多!「聲演比做戲更難,因為做戲有肢體動作、服裝等等幫你,但聲演面對的只有一個咪,其餘所有都要靠幻想。大家已對我熟悉,要撇除王菀之的聲音很困難,所以我都要聽別人怎樣用聲,好好學習才敢飾演阿愁。幸好大家看過預告之後,都認不出我,就已經令我好開心。」雖然覺得自己似阿愁,但總括來說她都是個樂觀的人,只不過腦內的腦友時常不和,這個時候她就最眼瞓!「我有不少悲觀的時候,但樂觀很快就會蓋過。當阿驚常常告訴我做不到、我不行時,阿樂就會走出來蓋過他,所以我才會夠膽演與別不同的角色,或做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音樂,我都喜歡挑戰自己、克服自己的恐懼,不過當他們在我腦內打交時,我就會好眼瞓囉,哈哈。」

text~德欣 photo~Disney/Pixar、德欣(Pixar Studio)、Pang(Ivana) Hair~Kate Shek @ Hair Culture(Ivana) Makeup~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Ivana) art~s.low


2015年7月21日 TVB周刊 943期

王菀之 年月匆匆

2015年,是王菀之(Ivana)入行十周年。

「我是05年的樂壇新人。」她說這句時,有點像候選香港小姐於台上泳裝環節作自我介紹時的語氣。(不過她這天並不是穿上泳裝)

回憶十年前,Ivana說那一年,特別多唱作歌手一起加入樂壇,她是跟方大同、謝安琪、側田、衛蘭等同年入行,當年Ivana還是以張學友歌曲〈我真的受傷了〉的作曲人身分被介紹出來。

轉眼十年,Ivana說有天她曾經問過自己,這十年是否過得很快。「除非突然間想起自己十年前的歲數,否則想起自己在這十年間做過甚麼,時間其實又不是過得很快,因為真的做了很多東西,so far都很充實,相反,如果發現自己這十年沒做過甚麼,那就從今天開始為下一個十年做更多。」

其實在過去十年,Ivana真的做了很多,當歌手時,她作曲、唱歌、舉行演唱會;當演員時,她拍電影、為TVB拍攝《老表,你好嘢!》及《老表,你好hea!》;當舞台劇演員時,她最近五年每年都有最少一次演出。

年月匆匆,最重要是過得有意義。
擁抱傷心開心

除了唱歌、演舞台劇、拍攝劇集和電影,Ivana還不時涉足電影配音的工作,這次她再度為動畫獻聲,於《玩轉腦朋友》中聲演整天想法負面,經常作出最壞打算的阿愁,記者看的雖然是英文配音版,但是不能不說,中文版找Ivana來配音,實在是不二之選,因為阿愁本身慢吞吞的說話速度已跟Ivana非常匹配,再加上經常杞人憂天、愁眉不展比較靜態的表情,也跟Ivana有點相似,Ivana也說,身邊的同事最能看到她的「阿愁」性格。「工作時,有時我不想做或是覺得自己做不來,甚至很累,總之是負面的時候,我便變成阿愁。大家日常見到我的時候,其實我已通過了『阿愁』的測驗,Ivana開心的一面已出來控制場面。不過我在配音的過程中發現,雖然角色叫阿愁,但她聲線中其實愁得來又帶有希望。」Ivana在電影聲演的阿愁,其實是腦內的其中一種情緒,其他的還包括開心的阿樂、憤怒的阿燥、討厭的阿憎及驚青的阿驚。Ivana說,工作上她較像阿愁,但現實中的她,卻由阿樂及阿愁各自主宰一半。「他們在我腦內交替得很快,一天可以換幾轉,當然其他也有,但比例會較少。」她深信每個人的腦海中都被不同情緒控制着,而情緒與情緒之間是有能力牽制對方。「可以tune到的,只差在你願意與否,憤怒的時間,其實可以call阿樂出來幫幫手,或者想一些開心的事,讓憤怒減低。」她說,每個人都有不開心的時間,背後的原因也不同。「這部電影的最大意思,就是教大家不一定要cmbrace(擁抱)所有開心moment,有時不開心時所感受到的,是開心時感受不同的,人是不能被單一情緒主導,因為這樣便看不同其他情緒跑出來時可以經歷的事,還有因為經歷不開心,人才會更加珍惜開心的一刻,不會take it for granted(理所當然)。」

投入幻想空間

這次是Ivana第二次為電影配音,她很喜歡這份工作,因為相對演戲,配音更有難度。「拍電影,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幫到手,除了有對手交流,自己還可以親身在場景當中感受那氛圍。但是配音只能坐於錄音室中對着四道牆和電視機,不能身處場景,所以要加入很多自己的幻想,然後賦予角色的生命,加上動畫很多都是超現實的東西,那個想像空間大很多!像做一些在現實生活中是沒可能發生的事,滿足感大很多!」作為一名唱作歌手,Ivana早已習慣用腦袋中的創意空間去思考、想像和創作,要利用自己的想像力為豐富角色,她絕對應付得來。「這是真的!因為我早習慣享受幻想空間,不論我站在音樂舞台、飾演一個角色還是聲演一些人物,幫助也很大。」記者同為創作人,不過是文字創作,不時會遇上沒靈感的腦閉塞情況,或者是本身的幻想空間沒Ivana的大,所以也想知道Ivana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?「其實靈感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會隨時出現,有時可能是跟朋友聊天、有時是接近deadline而被逼出來、有時是透過電影音樂得到,這就是創作最好玩的地方,因為你從來不知道靈感甚麼時候會突然出現,如果沒有即時記錄下來,轉頭便會忘記,遇上這情況,我便會好忟!」

虎度門的威力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如果隨身帶備所需工具,如紙筆或是錄音筆,甚至乎手機也有錄音功能,不是萬無一失嗎?此刻,她的阿愁性格又跑出來了!「唉!我已經在放棄狀態了!因為工作量太大,每個project都很intense,像最近為舞台劇演出,整個人的創作思維都去了舞台劇,我的創作只能集中於那裏。不過有時也只能怪自己太懶太累,懶得連紙筆都不想拿出來,很多經典歌曲可能就在這情況下沒了!我想每個創作人都有這些經歷。」想創作沒靈感,有靈感卻突然被打擾,哪樣比較燥?Ivana選了後者。「靈感是一閃即逝的事,當我在想創作靈感,嘗試把它放入長期記憶區時,如果突然有人來打擾我,我真的想跟對方絕交,雖然我知道對方很無辜,但對不起,我真的會很嬲!但同時我要抑制自己的嬲,因為要記下旋律,是很痛苦的事。因為我對聲音是非常敏感的,這情況下我真的會着火!」不過大家放心,因為Ivana暫時處於音樂創作放棄狀態,所以她會對這些打擾處之泰然。近日正專注於舞台劇演出,Ivana很慶幸自己一直有這些機會,因為舞台劇創作與音樂創作其實有助她雙向的思想空間。她於2010年開始真正接觸舞台劇演出,與她的舞台劇偶像梁祖堯、張敬軒合演《柯廸夫》,至今每年最少參與一次舞台劇演出。「我是梁祖堯的頭號fans,希望他的fans不要嬲我,從認識他到成為朋友,然後一起演出,很有dream come true的感覺,從此愛上舞台劇。舞台劇的威力真的很大,一旦投入其中,是真正可以忘我。」她的忘我可以去到哪個程度?就是《柯廸夫》演出前,她在家中弄斷了腳趾,是腳趾骨也移位那種,但她不知道,直至腳趾變黑、腫了三倍、很痛,但她沒理會,繼續為19場舞台劇表演,在台上繼續跳舞。「有次quick change,腳趾叉錯落鞋位,痛到爆炸,但我仍然衝出去跳,那虎度門的威力,真的很大!」

經歷改變個性

這十年間,記者跟Ivana做過兩次訪問,那時候很多人說很怕跟她對談,因為她極為慢熱,而且有時像浮游太空一樣,不知飄到哪裏去,不過記者兩次得到的經驗也不壞,最少她能給你一些可寫的內容。這次跟她再度對談,感覺上整個人成熟不少,而且很會自己打開話題,這十年的鍛鍊,明顯把她的個性調校到更佳的程度。「十年前的我,其實有另一種性格,就是darkness(黑暗)。我想我天生的性格真的很像幕後創作人,不喜歡見人,見到人會驚、不知所措,每次表演完都很累不開心,一直在抗拒很多東西。直至透過不同演出,我開始發掘出不同的自己,而且那些演出我都是享受的,我跟自己說,如果不好好學習從事幕前工作,又那來一個滿足感可以很大的紅館演唱會?這電影其實給我很大啟發,就是教曉我擁抱不同情緒,跟隨着這想法回想過去十年,我很珍惜不同moments。」其實不論成功、失敗、開心、不快,也是人生經驗,有助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十年磨一劍,2015年對Ivana來說,這一劍一定出鞘於演戲,自參演《老表,你好嘢!》大受好評後,Ivana得到不少電影的演出機會,於今年舉行的《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》上,更以破記錄姿態,同時憑三部電影獲得「最佳新演員」三個提名,以及一個「最佳女配角」提名,最後更一舉摘下兩個獎項,成績亮麗。這兩個獎,可算是她今年入行十年的最佳禮物。「絕對是重要的獎項及禮物,而這份禮物就是原來大家喜歡看我演戲,這是很大的滿足感。因為演出後,一日未得到認同,總有些不安全感,大家喜歡就是bonus。」

香港市民你們好呀~~~

因為這是一個電影宣傳,電影公司把訪問安排在電影人物展覽會場中進行。雖然時間尚早,但香港說到底仍是內地旅客的自由行熱門旅遊點,這個位於銅鑼灣的大型商場,早已有不少遊人來來往往。當Ivana踏進展覽場地拍照,原本散布四處的遊人,突然集中在展場的圍欄外,更紛紛拿起手機在拍。試想像,無故被數十個手機「圍攻」拍照,情況是何等尷尬,雖說Ivana已習慣活在攝影師的鏡頭下,但感覺肯定並不一樣。為了把尷尬化解成自在,她兩度揮手跟四周的市民說:「香港市民你們好呀!」(其實那裏沒太多香港市民)只是拍照始終需要時間,她雖然已高度發揮EQ,但還是忍不住說:「阿愁快要出來了!」最終,阿愁有否出來?只差在Ivana有否及時叫阿樂出來作平衡。

答案是:沒有!

謝謝這天Ivana的耐性與合作。

撰文:譚嘉怡 攝影:林嘉傑 美術:曾永逢

圖:聲演阿愁,配音時也是七情上面,好投入。

圖:於今年的《香港電影金像獎》中連中兩元,成為張栢芝後,第二位同時拿下「新演員」及「女配角」的人*(1)。

圖:《金雞sss》中的角色是吳君如為她度身訂造,Ivana也不負眾望,把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圖:《老表,你好嘢!》讓大家首次看到Ivana的演出能力。

圖:《柯廸夫》首嘗舞台劇滋味*(2),結果愈演愈有癮,現在一年演一齣。

*(1)網主註:王菀之是繼林嘉欣和舒淇之後,第三位同一屆拿下「新演員」及「女配角」的人。

*(2)網主註:舞台劇《柯廸夫》之前,王菀之曾參演森美小儀歌劇團的舞台劇。


2015年7月24日 忽然1周 1043期

與花想容 Ivana X GUERLAIN BLOOM OF ROSE COLLECTION

有些女生,看上去像花一樣——未必是因為輪廓深邃,也非因媚態風韻,而是由內而外散發的美麗氣質,像佇立的花兒任人欣賞不同角度的美態,王菀之(Ivana)就是其一。喜歡她的歌曲、她的劇目,藝術方面的才華不用再細數,猶如一朵粉色的玫瑰,可以是溫柔的、恬靜的、率性的,盛開的一剎卻是萬眾矚目,叫人無法移開目光。難怪當遇上以玫瑰為題的Guerlain BLOOM OF ROSE彩妝系列,Ivana即時雀躍起來,甚為欣賞系列所選用的色調,更輕輕掃上大方自然的淡紅胭脂與唇彩,意想不到的亮麗妝容即時呈現。

Ivana 花之對談…

Q:最近在忙些甚麼?

A:今年會是音樂、舞台劇、電影平衡發展,最近就忙於排練即將上演的《小人國5》舞台劇,好開心可以參與!

Q:今年似乎是你的豐收年,心態跟往年有沒有轉變?

A:不論工作上、生活上,整個人都成長不少,收獲不僅僅是獎項、賣座與否,而是覺得把時間用得豐富、好充實,像上了很多堂課,學到很多東西,讓人覺得滿足。不同的演出經驗發掘了更多面的自己,可以不同的舞台抒發自己的情感、想法,甚至找到最原本的自己,當中參與舞台劇真的好重要,讓我學習做一個演員,嘗試演員的團隊生活,認識演戲和自己的肢體語言。

Q:本身喜歡花嗎?會怎樣形容玫瑰?

A:花很美麗,具有很多不同形態、顏色,像玫瑰就有很多種色彩,好delicate,是上帝創造的藝術品之一,同時又有一種祝福的意思,亦可傳達情感,跟做藝術很相似。

Q:有沒有一些關於玫瑰的聯想?

A:我喜歡法國玫瑰,花瓣像芭蕾舞裙,不太工整,卻有著與眾不同的藝術感,尤其充滿懷舊感的粉紅色,會讓人想起momory、treasure這些字眼。玫瑰花靜靜地生長,好有生命力,不會主動突出自己,但綻放一刻很自然就成了焦點——當有一個舞台讓我發揮自己,都會希望如玫瑰花一樣,有著盛放的光芒。

Q:試用過Guerlain BLOOM OF ROSE系列,感覺如何?

A:顏色好靚呀!唇膏、胭脂是很淡的粉紅色,粉紅當中又帶點橙,正正是最喜歡的玫瑰顏色,好適合亞洲女生使用,而且不重閃爍效果,好自然、容易用,就算不是化妝高手都可以應付自如,特別是最新的KissKiss Roselip潤唇膏系列內,其中一款無色潤唇膏,不但滋潤雙唇,更會變奏出自然的淡粉紅色澤,令雙唇仿如粉紅玫瑰花瓣般水潤。

Q:對於日常妝容,有特別要求嗎?

A:日常我只會化很淡的妝,要求是精神、健康,最自然的妝容就似是自己性格、真性情多點。最注重的除了不能懶的底妝,就是化妝品的顯色度,不論唇膏、胭脂或眼影,都不可以有太大色差,所以很喜歡今次Guerlain BLOOM OF ROSE系列,質地水潤貼服,輕輕掃上容易推開而且色調美麗,淡淡的粉紅玫瑰調子完全呈現出自然神采!

Guerlain BLOOM OF ROSE系列

系列包括色效持久的眼影、唇線筆、具花香氣息的Rose aux Joues胭脂,令雙頰隱然透出自然紅潤色澤,煥發亮采。還有系列主打KissKiss Roselip潤唇膏,成份更加入了玫瑰精油,撫平唇紋,顯色同時可修護滋潤嘴唇,流露自然光澤,猶如柔滑花瓣動人。

廣告專輯

撰文:Althea 攝影:Ken 美術:bRian


2015年8月14日 晴報

王菀之 蔣志光 戲裏戲外兩面睇

同是歌手出身的蔣志光和王菀之最近齊齊拍葉念琛新片《沒女神探》,大放笑彈;而訪問現場,二人正襟危坐,說話輕聲細語,與銀幕形象反差很大!「其實我跟Ivana(王菀之)是有點像,現實生活中,她是一個很斯文的人,不會很主動,但估唔到一開機,她就變成另外一個人,而我平時也是個很寡言的人。」阿蔣笑呵呵說道。

《沒女神探》劇情有點似2002年楊千嬅主演的《新紮師妹》,Ivana飾高智商女探員,失戀後大受打擊,蓬頭垢面,直至阿蔣飾演的上司派她去model公司做臥底,才慢慢振作,並誤打誤撞當上模,要擺各種古怪pose。問她有否參考千嬅的演繹,她直言沒有。「我還沒到會分析這麼多東西的階段,只能很專注地想如何做好那一場戲。」

阿蔣大讚Ivana表演夠放,完全沒包袱。「她可塑性很大,好似一部車,(速度)從零到100,幾秒鐘就可以轉變到。」Ivana則謙虛地說:「我除了可以豁出去,不知道還可以怎樣,顧不了那麼多,可能我的想法比較簡單,我想做一個專業的演員,很珍惜每次拍攝機會,所以一旦決定拍一部戲,就只希望可以演好戲中那個角色,好彩這次導演都收貨。」

豁出去演戲

此外,她亦非常感謝導演對她的信任。「那種信任會令我更加豁出去,起碼你不會擔心拋一些東西出來他會責備你,當然,做得不好,導演會讓我再試一次。我很感恩,到目前為止,沒遇過那種很惡的導演,如果面對很惡的導演,我可能因為恐懼,反而甚麼都演不出來。」這一點,演戲多年的阿蔣也深表認同。

不同的是,演戲逾20年的他,大志已不是當演員,而是做導演,這也是他最初的夢想,為此,他曾特地去夜校惡補英文兼自修電影專業。只是,1985年因扮林子祥唱歌神似而被寶麗金唱片公司發掘,他先踏上歌手之路,後來發展不如意,便轉投無綫做演員,希望有朝一日能做導演。「人性是我最感興趣的題材,但我不敢說,會拍甚麼類型的東西給大家看,通常一個劇本在心中醞釀,過了幾個月,可能一半都要改,我不想開空頭支票。」

戀戀導演夢

就連何時會推出導演處女作,他也答得保守:「我不夠膽講。經常會有這樣的感覺,當我以為正朝着導演這個目標努力時,離那目標反而愈來愈遠,不知道為甚麼,現在,(片場)每一個崗位的人,我都會很注意,一個茶水工也會去了解,不知道這是否會成為以後做導演的一個優勢。」阿蔣不僅寡言,還慎言。但無可否認,演藝工作讓二人展現了第二人生。

與Ivana有默契

自90年代初拍劇以來,蔣志光甚少拍電影,只偶爾客串,這次接拍《沒女神探》,他說主要因為Ivana。「之前剛跟她一起拍過電視劇(《老表,你好hea!》),很有默契,知道會跟她產生怎樣的火花,這已經足夠。」日後若做導演,他也極有可能會找Ivana演戲。「她比較適合演那種有點神經質的角色。」

王菀之服裝:SKULLUMINOUS

化粧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
髮型:Tim Lee @ Hair Cultur

場地:Coffee Pro

撰文:黃艷

攝影:林良明

編輯:黃寶恩

設計:鄧俊明

圖:王菀之:所有顧慮都是在拍之前想的,拍的時候理不了那麼多,我直情不識去分心,並相信我就是角色那個人。

圖:蔣志光:私人事我確實比較少講,做番自己,搵唔搵到出路是後話,起碼自己舒服,這很重要。

圖:《沒女神探》中,Ivana要扮模,她直言模不易做,「譬如擺pose,她們是有角度、有構圖的,我真心不會擺。」

圖:去年憑《老表,你好hea!》一夜爆紅,並奪得「最佳男配角」及「專業演員」兩獎。

圖:今年憑《金雞sss》奪金像獎「最佳新演員」及「最佳女配角」,成為影壇寵兒。

圖:相隔26年再為麥當勞賣廣告,將《相逢何必曾相識》改編成《相逢何必曾Big Mac》,大受歡迎。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類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