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77

王菀之專訪〔77〕


2015年9月1日 東TOUCH 1057期

Ivana X 蔣志光世上的另一個我

有沒有試過遇上一個人,令你覺得好像一面鏡,他的一舉一動,性格行為都令你想起自己?娛樂圈有一面鏡,一面是Ivana,另一面竟然是蔣志光。看著他們一齊斯斯文文細細聲,認真地討論演戲為何物之時,我差點忘了他們合演的新戲《沒女神探》,其實是套笑片。(上映日期:9月3日)

呼吸脈搏

其實喜劇一樣要用心演,不是大家以為一班人柴娃娃講下笑,搞下爛gag就有所謂的喜劇效果,喜劇演員對角色及對手的研究,絕對不會比演正劇時少,「演喜劇需要一種節奏,我稱之為呼吸脈搏。」蔣志光有多年演戲經驗,由他來講解最有代表性。《沒女神探》中Ivana做臥底混入 o靚模組合,蔣志光則做她的警隊接頭上司,有點似《新紮師妹》中的千嬅與Benz雄方鍾Sir,幸好Ivana及蔣志光一樣不輸蝕,因為之前已經在TVB合作過《老表,你好hea!》,「兩次的角色都似軍師同徒弟,所以大家有了默契。」蔣志光說演喜劇的呼吸脈搏不是人人有,要兩個人都配合到就更難,例如有場戲講他們在街邊接頭食魚蛋,食嘢真係每次每啖都唔同,但roll機時大家又神奇地夾到,自然到加埋辣醬都得,好奇妙。

喜劇爆發點

「我每次見Ivana都覺得好驚喜,我覺得她跟我有點相似,觀眾以為我真人很神經質,大癲大肺,其實我平時甚少說話。」我寫過很多次Ivana平日說話超級細聲陰柔又帶點怕羞,和銀幕上判若兩人,沒想到原來蔣志光都一樣,他真人談吐認真有禮,舉止正經,一定不是在TVB劇中時常出現的搞笑模樣,或許正是這種相似,讓他們在演戲的呼吸脈搏上有種難以言喻的同步率。「我求足導演兩個月俾我率先睇套戲,之前終於睇咗,我好鍾意阿蔣的場口,有他的出現就會好好笑!」近年蔣志光成了一種保證,正劇悲劇喜劇,有他在一定壓到場,有點可惜是今次在戲中他只跟Ivana有對手戲,因為我個人都很喜歡戲中三大毒男,總希望他們可以同場,「不過喜劇好得意,是講一個爆發點,有時人多反而會將焦點分薄。」明白明白,我又學到嘢了。

隱世高手

學嘢,跟前輩工作就是一個好好的學習機會,但阿蔣不是那種事無大小都喜歡指指點點的前輩,別人solo時演得好不好他都不會出聲,平時甚至低調到連個人專訪都不想做,這次訪問能有幸請到他現身,也因為有女主角Ivana,「我只是配角,不能搶了主角的風頭,像現在演戲時我也追求襯托出對手,我已沒有搶spotlight的心態了。」好像一個看破世事的隱世高手,Ivana呢?仲係緊張新仔一名,雖然近年演出作品頗多,但見自己出現在大銀幕,還會緊張到捉實戲院張櫈,「明明已經係包場,全部都係親戚朋友,但一有自己出現的場口都會驚到震,仲會不停批評自己做得唔好,阿蔣可以用觀眾心態去睇,我未得呀,我估我嚟緊十年都會係咁。」這時旁邊的蔣志光笑了笑,說自己有時睇戲睇劇會覺得「阿蔣都做得幾好」,唱歌時又會諗「呢首歌都幾好聽」,完完全全代入了觀眾的心態,這種輕鬆自在,應該是他演甚麼都沒有包袱的成功秘訣之一,要學。

text ~ iris photo ~ Pang art ~ 果占
makeup ~ 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hair ~ Tim Lee @ Hair Culture
wardrobe ~ SKULLUMINOUS
venue ~ Coffee Pro

圖:其實蔣志光2008年已拍過一次葉念琛執導的《我的最愛》,原來當年葉導找他演出是因為葉媽媽很喜歡阿蔣。而近年阿蔣比較少接拍電影,因為TVB的期hold得太多,這次能演出《沒》也是因為剛好有時間「加上對手是Ivana,我大約知道演出來的效果會點,就答應了。」不過他也笑言TVB依然給了他很大空間自由發揮,每個角色都依然有新鮮感,所以暫時不會離開。

圖:阿蔣在戲中扮魚公仔都冇所謂,其實他最終的願望是做導演,所以現在演戲比較睇整體,「突出了個人沒意思,如果你24小時睇我都會悶,咁我做得更好有咩用?樂壇都一樣,應該百花齊放。但我不敢再講這個願望,我驚愈講會離我愈遠。」

圖:一場魚蛋戲,盡顯二人默契,幾時食,幾時講嘢,接得天衣無縫。

圖:張建聲、林盛斌(Bob)及鄭敬基的三大毒男,個look真係無得頂。

圖:柏豪bb做會愛上Ivana的乸型富二代,點解警花都係有吳彥祖呀、周柏豪呀愛上佢嘅?


2015年9月2日 am730

王菀之 × 周柏豪 發光的Storyteller

「你給我一個台,我會很尊重地站上去,盡力讓自己發光!」出道10年,這是王菀之(Ivana)演藝事業上的目標,憑著扣人心弦的嗓音打動樂迷,似是不吃人間煙火的她,兩年前在電視劇《老表,你好嘢!》初露演戲潛質,接連參演多齣「凡間」劇作,在《金雞SSS》的搶眼演出,讓她勇奪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及新演員殊榮,接踵而來的演出機會,多重的角色和身份,曾教她進退失據。同樣是唱作歌手的周柏豪,較Ivana遲兩年出道,卻早已是廣告男神,今年更以多變迥異的形象現身大銀幕。兩人面對漸趨多元化的事業發展,樂迷粉絲的兩極化反應,曾一度陷入迷惘,整理沉澱的思緒後,自言已開竅的Ivana說:「無論電影、舞台劇抑或唱歌,我都是個有story to tell的artist。」繼年初獲頒叱吒樂壇男歌手金獎後,柏豪近來的女性用品廣告,再度成為網民熱話,他直言曾經很在意別人的評價,如今卻另有領悟:「根本沒法取悅所有人,不用因別人而設定太多框框,顧慮太多反會影響自己表現,永遠最緊要是做好自己。」在演藝路上,要訴說的故事,又豈止歌詞和劇本?更是人生的體悟。

專業的performing artist

透過音樂認識的王菀之,即使再搖滾、跳脫,都是濁流中的一股清泉,在螢幕上的Ivana,不管是入屋的大台電視劇,又或者電影的非典型角色,都跟拿着咪高峰深情演唱的歌手形象大相逕庭,喜出望外的演技,為她贏得電影獎項,銀幕上的曝光率大增,難免予人忘記初衷的錯覺,甚至有歌迷嫌太商業化而離她而去,Ivana坦言:「多花了時間拍戲,創作時間少了,的確有歌迷因而離開我,在去年籌備演唱會期間,我也曾為此傷心,今年我學懂沉澱自己各種改變,擁抱這事實,反正沒有壞處,心態更純粹了!」無論創作、唱歌或拍戲,她皆視之為純粹的藝術表演,傾盡全力之後,已沒有多餘心力考量成果,「我依然最愛音樂,但夢想擴大了,要成為一個專業的performing artist,任何表演平台我都尊重,要專注地讓自己發光,已經有許多功課要做,不斷經歷失敗,再嘗試,固然想別人喜歡,但這卻是冇得計。」故此, Ivana索性豁出去,不介意繼續大玩顛覆,在新戲《沒女神探》飾演化身o靚模的「man爆」卧底,繼一齣關愛動物的微電影《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》後,再度與男神周柏豪擦出愛火花。

毋懼標籤 做好自己

周柏豪是近年人氣急升的年輕男藝人之一,只要多加留意,不難發現,大街小巷盡是他的廣告身影。今年,柏豪頻頻有新戲上映,繼在性喜劇《小姐誘心》中扮演出軌丈夫、《四非》的畸臉殺手後,今次在喜劇《沒女神探》中飾演一名娘娘腔富二代,似是有意突破過去的歌手形象,柏豪卻說:「我不會用框框限制自己,也不會標籤自己是偶像派抑或創作歌手,其實不斷告訴別人你是甚麼,沒大作用,最緊要是觀眾接收的你,在做甚麼!」藝人的形象往往是一體兩面,輸贏難一概而論,5呎11吋半高的型男周柏豪,一身潮人打扮,加上近日貼心「暖男」的女性用品廣告,輕易贏盡女粉絲歡心,卻難免被標籤為虛有其表的偶像,抹殺其背後的付出和努力,「初出道時,的確很介意別人的評價,會做一些事去討人歡喜,漸漸發現,這是頗乞人憎!」曾經執著的他,如今卻顯得從容不迫。

在別人眼中,即使柏豪是唱作歌手、廣告模特兒或是演員也好,他明白沒可能討好全世界,「例如我唱一些較黑暗的歌,這是我作為創作者感受到的世界,你不喜歡,我改變不了你。」既然管不了,倒不如做自己喜歡而自覺值得的工作,原來柏豪另有自我解說的理論:「假如10個人困在一間房,所有人面對面,6個喜歡我,1個對我沒甚麼感覺,3個人很討厭我,以前我會用盡辦法讓那3人喜歡我,現在的我卻會努力創作,為的是喜歡我的人,也讓不認識我的人了解我。」換個角度想,勉強將自己套入特定框架,非發自內心的表達,也未必能發揮自如,再說,在充滿虛言謊話的世界,能夠保留一點真,更見難能可貴。

演與唱 都是說故事

記得上次訪問王菀之是她首次參演電視劇,當時的她既興奮又戰兢,提出演戲與歌唱互通的In & Out理論,兩年後,她由公仔箱躍進大銀幕,其理論依然貫徹始終,內在豐富的情感帶動當刻的演繹,Ivana自言體會更深:「例如唱《小團圓》,以前較表面,是屬於當時的年齡階段,如今若果再站上台唱這首歌,腦海的畫面一定較以前豐富,不僅因為多了幕前演出機會,也因着人生閱歷豐富了,經歷幾番起跌,所發放的能量已截然不同,觀眾會感受你的成長和遭遇的困難!」對Ivana來說,自己就是一個表演者,以不同的模式說故事,既是按照劇本、歌詞,也滲透個人成長的故事。旁邊的周柏豪猛力點頭道:「其實唱歌和演戲很類近,分別只在於透過歌詞和音樂表達,還是演繹劇本的故事。」不過,演戲經驗尚淺的他,相信戲劇世界仍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,有助歌曲演繹,「對我來說,演戲仍屬新鮮事,帶我到日常生活或唱歌無法接觸的世界,若不是拍了《四非》,我不會接觸垃圾山和特技化妝等,更不會跟數以百計的蒼蠅拍戲,令我認識了不同世界,短時間經歷另一個人生,更反過來給我寫歌的靈感。」

姿整男與粗豪女

《沒》片中,柏豪首次飾演姿整兼娘娘腔的富二代,他直言起初低估了角色難度:「原本以為一定能handle,就像平日跟朋友扮女人、鬧笑一番,但用攝錄機拍下試演的片段後,重看時才發現自己做不到想像的模樣,以為蘭花手、聲嗲怪氣便可以,原來要注入另一種思考模式,就是由細節做起!」說罷,柏豪隨即示範不同的塗唇膏姿態,講求的是從扭腰、肩膊到眼神的整體配合,每個小動作都是柏豪認真搜尋資料、不斷重看網上片段的成果。相對演出經驗較豐富的Ivana,她卻形容粗豪的警花角色最貼近真我,「除了角色的高智商,其猥瑣又有少少佬味的表現,經常一副發呆又正在思考的模樣,跟我有幾分相似,至於扮o靚模的時候,我與角色同樣恐懼擺甫士,以及一同面對如何扮靚的挑戰,可說是演我自己,整體很舒暢!」當然,演前她仍然做足準備功夫,刻意手擺腳擺、大大步走路,以達致喜劇效果。

做個有品人

最後,談到《沒》片大玩性別錯配,顛覆男、女角色的固有定律,兩人異口同聲表示,現實裡,每個人也有很多面,時而展現典型的男性特質,時而很女性化,毋須要執著於固有的標準,Ivana以自己作例子:「我日常的言行,沒有在台上彈琴唱歌那個Ivana般斯文及女性化,但回到家中又可以很女仔,最重是做當刻真實的自己。」柏豪則強調,其實做人無分男女,品格才是最重要,他慨嘆:「最緊要重情義,現代人太重物質了,甚至為此出賣他人!」原來柏豪自小受祖母教導,為人行事都要將道義放首位,「而且要有禮貌,所謂入屋叫人,所以我一定會打招呼!」要在台上發光發熱,台下修行也不容忽視,依筆者所見,Ivana本人是一貫的真情流露,柏豪也真是以禮待人,看來,2人在演藝路上仍會繼續發放異彩。

後記:

訪談間,兩人侃侃而談,談起理想對象,竟突然尷尬地相視而笑,Ivana甜笑道:「我有啦!」柏豪也不輸蝕:「我也有啊!那就是現在的理想對象嘛!」Ivana見柏豪一副冧樣,即笑說:「唔使笑成咁喎!」那麼Ivana呢?「理想對象……最好有少少幽默感啦!」筆者問,「現在的男友都有?」這回Ivana先是語帶腼腆:「唔知啊!」然後又得戚地說:「哼!都有少少㗎!」場面異常搞笑,看到他們真情流露的冧樣,不禁幻想兩人sweet到爆的拍拖生活!

文:許惠敏 圖:莊振邦
髮型:Zing Wong @ Hair Culture (王菀之)、Cliff Chan @ Hair Corner(周柏豪)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王菀之)、Gigi Liu(周柏豪)
場地提供:Hullett House


2015年9月2日 東周刊 627期

Paco巨星飯堂:沒女放笑彈

一般嚟講,「沒女」指沒外型、沒身材、沒青春、沒學歷、沒財富、沒家世嘅女士,實屬一個負面標籤。但係標籤加上葉念琛同王菀之(Ivana),就成為咗9月3號上映嘅《沒女神探》呢個新式笑彈。今次「Paco巨星飯堂」就邀請到兩位,聯同一樣有突破性演出嘅鄭敬基(Joe),暢談標籤下嘅特別笑料。

我帶3位嘉賓去到位於尖沙咀1881 Heritage Hullett House嘅「St. George」,以笑聲襯托精緻嘅法國料理,更見味美。

似變形俠醫

阿琛今次再兼任監製、編劇,喺《沒女神探》發揮Ivana嘅搞笑天份,對於應屆嘅《香港電影金像獎》「最佳新演員」兼「最佳女配角」,佢有一套獨特嘅睇法。「我覺得Ivana係The Hulk(變形俠醫),佢經常都畀到觀眾同製作人驚喜,平時佢keep住都係好斯文好溫柔,但係一roll機,佢就上晒身。

「Ivana一直都係一個好出色嘅演員,呢兩年嘅演技仲進步咗好多。我成日都覺得,一個成功嘅喜劇演員,有一種個人魅力,令觀眾一見到佢就想笑;佢就做到呢樣嘢,而且Ivana一出聲,就更加不得了。」

今次Ivana喺戲中飾演臥底女警,有人話同千嬅喺《新紮師妹》嘅角色有啲似,Ivana就話:「我好似有睇過千嬅嗰套,但係我唔識得分析咁多嘢,只係知道自己要做好每一場戲。戲入面我要做一個嫩模去保護嫩模,真心覺得好難,拍之前我有請教連詩雅佢哋,好似擺甫士嗰啲,我真係唔識,佢哋係會研究角度,點樣嘅構圖先係最靚。」

深夜有火花

Ivana演戲,係少有可以豁晒出去嘅演員,完全冇歌手包袱,佢解釋:「我除咗可以豁出去,都唔知道仲可以點樣,都唔顧得咁多,可能我嘅想法比較簡單,我想做一個專業嘅演員,所以好珍惜每次拍攝嘅機會。一旦我決定拍一部戲,就只係希望可以演好戲入面嘅角色,好彩今次監製、導演都收貨。」

對Ivana大讚嘅,仲有喺戲中飾演宅男嘅阿Joe,「我好記得有一晚開工開到深夜4點幾,都仲未拍完,未roll機我哋都坐埋一邊唞吓,我見到Ivana已經好攰(Ivana:「4點幾就梗係攰啦!」),佢合埋眼叉電,跟住導演嗌埋位,一叫Action之後佢就成個上晒身,chok番晒啲pose出嚟,我好欣賞!」

今次阿Joe同戲中「兄弟」阿Bob同張建聲嘅宅男造型,全部都係經過精心設計。「喺試造型嘅時候,同 o依家出街嘅差幾遠,係監製想放大宅男嗰種感覺,所以加咗嗰啲油淋淋嘅feel,所以喜感就更加重。」

養生拍手操

哈哈哈!誇張嘅造型對一部喜劇嚟講,係不可或缺嘅;對於Ivana嚟講,健康都係非常重要,所以佢一有空閒,就會做佢嘅「拍手操」。「我喺運動上可以話係完全唔做,所以要保持血液循環好,我就會拍手刺激穴位。呢個方法係我睇書學嘅,兩隻手布滿好多穴位,只要適當地刺激吓佢哋,每個位每次拍32下,得閒拍吓,keep住健康就冇問題。

「好似手掌外側,其實係成條脊椎位嚟嘅,如果嗰排血液循環唔好,拍呢個位會痛㗎,但係拍完就好爽。不過有好多位我都唔記得係對應邊一個部位,拍慣咗就自然會拍晒。」

除咗「拍手操」保健,Ivana得閒仲會下廚,佢自爆:「我試過跟足Gordon Ramsay教煎牛扒嘅steps,啲朋友仲以為我好勁,哈哈!其實跟到足就ok,所以佢嘅facebook就係我嘅天書。」

協力☆吳靜 攝影☆梁比利 髮型☆Zing Wong @ Hair Culture 化妝☆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設計☆蔡宛真

St. George
地址:尖沙咀廣東道 2A 1881 Heritage Hullett House 1樓
電話:39880220

圖:我哋品嘗嘅菜式包括餐廳提供嘅Summer Lunch($358/位)及晚餐Le Meun($988/位)嘅精點美食,詳情可向餐廳查詢。呢個頭盤「Summer Garden」(仲夏花園),款式每日不同,訪問當日係有壓製溫室青瓜、煙燻三文魚配蜆味泡沫,及西班牙辣粉炸咖哩蝦粒配辣味蛋蛋黃醬。

圖:呢道北海道海膽及皇帝蟹肉配芹菜頭泡、蕃茄、牛油果、龍蝦油及俄羅斯奧賽佳魚子醬,鮮味滿分。

圖:52度油浸慢煮挪威三文魚配日本溫室青瓜、法國青蘋果、法國魴魚子醬及蘋果木煙,係大廚Jeff嘅招牌菜式,以橄欖油慢煮嘅三文魚,鮮滑無比,侍客時先揭開嘅小杯,內裏為蘋果木煙,陣陣煙燻香味撲鼻。

圖:慢熟法國羊肉鞍配薯泥、婆羅門參、蘿蔔、蠶豆及羊肉濃、以法國南部嘅方式炮製,保留肉質最鮮一面。

圖:西班牙黑毛豬鞍、慢煮豬臉頰配麵條、蘑菇醬及法國奶油羊肚菌,肉質鮮甜,用麵條包裹豬臉頰肉,顯出心思及工夫。

圖:甜品「Summer Backyard」(仲夏後花園),同頭盤一樣天天新款,訪問當日為法式蛋白脆餅、雜莓撻、熱情果啫喱及黑朱古力,擺盤都花上心思。

圖:我帶阿Joe、Ivana同阿琛(左至右)去「St. George」品嘗具法國南部特色嘅精緻菜式,暢談拍攝《沒女神探》嘅點滴。

圖:阿琛今次繼續自監自編,發放笑彈。

圖:戲中同Ivana(左二)一齊飾演嫩模嘅有李靜儀(右二)、陳嘉寶(右一),左一為莊思敏。

圖:阿Joe(中)、阿Bob(左)同張建聲(右)就分別飾演宅男粉絲。

圖:Ivana嘅「拍手操」,由手掌外側,到虎口位、手掌位、手指罅位,每個位拍32下,刺激穴位。


2015年9月2日 RoadShow路訊網

喜劇種子 周柏豪 王菀之

香港電影界常被說成青黃不接!

近年卻意外「彈」出一個王菀之(Ivana),這位文藝女歌手,原來攪起笑來,完全唔講得笑。一部《金雞SSS》不單令王菀之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,更打開了喜劇電影大門,新戲一部接一部,今次在《沒女神探》中更首次擔正,夥拍近期活躍影壇的周柏豪(Pakho),且看看這對嶄新攪笑組合,又能擦出多少爆笑火花?

IVANA:扮 o靚模有難度

在新戲《沒女神探》中,Ivana飾演智商高但情場坎坷的女警司,後來為了查案更被派去扮 o靚模做臥底,來個沒女大翻身。

IVANA:扮 o靚模對我來說,當然有難度!因為無論是戲裡戲外,我對擺甫士和扮靚都沒有心得。幸好在拍攝時,同場的都是真正的模特兒,有Anjaylia(陳嘉賓)、Heidi(李靜儀)和Shiga(連詩雅),她們會教我如何投入。在戲中,我會以多個 o靚模造型現身,有學生look、女僕裝、美女廚神等等,相信觀眾會有驚喜。

PAKHO:終於有人淋水

至於第一次擔演喜劇角色的Pakho,今次在戲中飾演乸型富二代,他笑言這個角色的設計本身已經甚具喜感。

PAKHO:開頭接到劇本,監製已經叫我想想要如何去演。因為角色是乸乸地的男生,所以我嘗試說話時,提高聲音,又會翹起尾指,行為好女性化。在片場拍攝時,本來都覺得有點尷尬,但投入去演出之後,有時都會忘記抽離,即使拍攝完,跟工作人員去吃飯,都會不自覺繼續用那種聲線去說話,好攪笑!我覺得自己是有喜劇細胞的,可以說是粒喜劇種子,只欠栽種和淋水,今次終於被釋放。

接吻懸案:邊個猴擒?

在這部愛情喜劇中,好多場面都很輕鬆惹笑,但說到最難忘的一場,Ivana和Pakho都說是二人接吻一幕,因為傳聞有人好猴擒?

IVANA:大家不要誤會,跟周柏豪拍完了那場接吻戲後,不知為何,竟然有二十個記者打給我,說聽聞我拍攝時好猴擒…唉,公道自在人心。

PAKHO:我想澄清,那場戲不是接吻戲,是她吻我。(笑)我也不知道為何會有這個傳聞!只記得這場戲是好即興的,那晚好夜才開工,當我一抵達片場時,導演和監製突然說要我拍這接吻戲。那時,我是完全不知所措,拍攝過程是有點緊張,但幸好我們都好專業,所以只拍了二、三個take,便完成了。究竟邊個猴擒?大家還是入場看看吧!

我好新…

Ivana和Pakho在樂壇打滾多年,近年卻同時齊齊打開了電影市場,新戲一部接一部,變成電影界的搶手貨,但二人卻謙稱自己仲好新…

IVANA:我一向喜歡看電影,也會特別欣賞演員們用心的演出。雖然至今我都只演喜劇,但我其實也是懸疑片的一粒種子!等待被淋水和栽種,希望將來可以嘗試更多角色。

PAKHO:雖然擔演過幾部電影,但我仍是位新演員,很多角色都沒有試過。最想演要穿制服的角色,還有槍戰場面也沒有拍攝過,很期待將來可以有機會接觸。

Text: Scarlett Woo
Design: Kelvir Chu
Photos: Jack
Video: CHI
Venue: Hullet House
On Pakho/Hair: Cliff Chan @ Hair Corner
Make up: Gigi Liu
On Ivana/Hair: Zing Wong @ Hair Culture
Make up: 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Outfit: TWIST


2015年9月3日 壹周刊 1330期

豪語錄 王菀之 上一站堅尼地 下一站……

說離地,除了不知奶油豬是誰的蔣元秋,還有曾自稱外星人的王菀之,離到超越大氣層直上外太空。

她扮妓女,cheap嗰隻,贏了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。

天使的聲音,唱歌唱到金曲金獎也摘下,卻不再是《愛情陷阱》或《每天愛你多一些》那種無可質疑。高檔、藝術、另類,到最後也要化作一幕幕爛gag才換到掌聲。卻未必換到尊敬。

這天,王菀之用依舊的聲線語氣,輕輕道出跌落凡間的過程。「其實,世界並不是簡單地二分。」

豁出去

楊千嬅奪影后前,王菀之已有機會。《志明與春嬌》的春嬌,本屬意王菀之飾演。有指王菀之怕影響歌手形象,抗拒接拍。「是因為失聲,唔可以學食煙。

「第一次當女主角,我也珍惜機會。衡量過,音樂事業始終最重要。千嬅其後憑角色攞獎,我是否很遺憾?我拍,可能無迴響呢?」

那幾年,她情願演舞台劇,認識梁祖堯、湯駿業、邵美君等話劇界,因而認識王祖藍。意外地,王祖藍邀請高高在上的王菀之,參演電視劇。「當初,我不敢接。

「我在音樂世界的模式,跟電視劇的氣場,有一個好大的反差。我完全不懂處理這種轉變。」考慮了幾個月,王祖藍等候了幾個月,一位喜劇天后竟然從此誕生。

「到接拍《金雞SSS》,已經多了演出經驗,信心大了。」這一次,去到盡,扮演北方佳麗,場場戲大低胸,打真軍模擬口交,跟之前注重的歌手身份背道而馳。「從專業眼光去剖析,接得這個角色,她是這樣,就需要這樣演。只可以豁出去,不豁出去,根本什麼也做不到。」

從堅尼地出發,下一站,可以一步直達紅燈區。

餬口

同一時間,王菀之其實也身在紅館。

開第三次個人演唱會,票房最差。「是有少少無奈,有部分歌迷,見我拍電視劇,便不再聽我的音樂。」也難怪,替王菀之拿下金曲金獎的,叫《留白》,你未聽過也不算出奇。「在一個最商業化的平台,得到一個最商業化大獎的,竟然是一首有性格、另類的歌,我反而覺得好有希望。」

曲高和寡不是問題,接受便好,最怕兩邊不討好,既損失了寡,又吸納不到大眾。「大家喜歡不喜歡我?喜歡我什麼?會因為什麼而不再喜歡我?我控制不到,也預測不來。

「唯一可以做的,很純粹,給我一首歌,我盡力唱好;給我一個角色,我盡力演好。答應接拍電影之前,一定有好多考慮,怕歌迷離我而去,怕自己不再受歡迎。一旦決定,就不能再胡思亂想。」

沒有想過由一個極端行去另一極端嗎?恩師王祖藍是演藝學院高材生,但面不改容購入億二豪宅,靠的,是參加遊戲節目。「相對於入座率,我會選擇保持質素和口碑。如果,我的質素和口碑,不夠我餬口,就只好想其他辦法去餬口。

「要我改變初衷,轉為討好其他人?根本無人估計到創作的結果。」

地下

王菀之說,演戲,跟歌唱,其實沒有牴觸,甚至有所裨益。「透過不同嘗試,這幾年間,我打爛了很多圍住自己的無形的牆。有些光線,因此才發射到出來。

「以前,很多感情,純粹靠幻想;現在,畫面豐富了。很多潛能被發掘出來,標準會不斷升高,一直進步。」觀眾或歌迷追求的,卻未必是質素,可能只為一份代入。

出道十年,同一年的新人,有側田有衞蘭有方大同有謝安琪有張繼聰,近代最強,還留守香港樂壇的,卻寥寥可數。市場夠大,或者才足夠容納王菀之。「生不逢時?不同年代有不同的困難要克服。」

成名作《我真的受傷了》,國語歌,王菀之早前往上海演出,竟然違背主旋律,唱廣東歌。「不用想得太複雜,音樂的力量本來就不應該被語言限制,怎可能局限我在別人的地方便必需唱別人的語言?聽不明白?不打緊,上網搜尋歌詞囉。

「香港,也有人聽不同種類的歌曲,跟內地不同,只是他們活在地下的另一個世界。」

由王菀之一類離地代表,說出地下世界。「我不會理會離地、着地之類的形容詞。唔知菜價,是離地?知道下一站是什麼地方,是着地?真實的世界,立體得多,層面多得多。」

喜歡就夠

其實,我應該認真問一問王菀之究竟知唔知菜價。

跟figure設計師Eric So公開戀情接近兩年,經常被拍下親密合照。很多人說王菀之恨嫁。「我渴望在人生中擁有一個家庭。如果要生小朋友,的確有時間性……」

王菀之說,男朋友有創意,喜歡藝術,依然具備童真,大家有共通語言,好重要。更重要是,各自擁有各自的私人空間。「我偶然會黐身,偶然會好嗲,對方鍾意就無問題囉。」

一句總結,兩個人相處時,很多壓力也可以輕易被化解。跟以前的伴侶,從來未試過如此放心。

訪問完結,王菀之仍然意猶未盡,忍不住再解釋被傳媒偷拍後,怎樣大方公開,怎樣不用逃避,怎樣似普通人一般生活。

堅尼地的下一站,其實在紅棉路或大會堂。

我 討厭政治

離地本身沒有問題,不自覺離地才可能是。三年前,王菀之做好心,提醒大家監察梁振英僭建問題時,要關心埋長者,惹來無數抨擊。回應中,一句「我討厭政治」,其後更成為慘劇。

事過境遷,當日犯眾怒的,今日可以引你發笑。傷害其實不似想像般巨大,甚至,我開始欣賞王菀之當年有勇氣說出這一句。

當選港姐的,就應該不敢再說了。

撰文:方俊傑 攝影:胡春輝 攝錄:羅錦波
設計:何嘉慧 髮型:Zing Wong @ Hair Culture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服裝指導:蘇韻詩 服裝提供:Frapbois, Ballin

圖:如果,我的質素和口碑,不夠我餬口,就只好想其他辦法去餬口。

圖:《沒女神探》,扮學生扮 o靚模扮女僕的王菀之,跟演唱會中的王菀之,確實是兩個世界極端得不能再極端。


2015年9月4日 頭條日報

新片《沒女神探》鬥演技 周柏豪打醒精神向王菀之挑機

挾着金像獎「最佳女配角」及「最佳新演員」的王菀之(Ivana)即「升呢」電影女主角,首部擔正的電影《沒女神探》飾演粗魯警花,假扮 o靚模混入查案,同「乸型」周柏豪因工作而擦出愛火花,Ivana仲會強吻柏豪?!近年經常拍戲嘅「男神」周柏豪面對新一代女笑匠王菀之,竟然公言話有壓力:「佢係好厲害嘅演員,可以做得好放,同佢性格有好大對比,所以我都要打醒12分精神唔可以比下去!」

對於處女擔正電影畀到周柏豪好大壓力,連王菀之都始料不及,她一臉茫然,O晒嘴回應:「唔係啩?自己只係新演員,多謝你喎!其實每個演出我都好投入好認真,甚至唔會好出聲,因而帶畀大家嚴肅嘅感覺,其實又未必係咁嚴肅嘅,我Feel到團隊有要求,做好係互相尊重。」不過,認真工作不代表係緊張,她強調,驚驚青青反而會影響到發揮,效果反而唔好:「希望觀眾鍾意我今次人生嘅突破啦,化身 o靚模做卧底嘅戲中戲都幾搞笑,擺晒甫士咁所做嘅嘢同我平日反差太大。」

俾王菀之嚇到要醒醒定定的周柏豪為演繹「乸型」落咗唔少準備功夫:「現實生活中我係一個好直嘅男人,唯有上網搜集資料,搵咗好多同類藝人,原來思想、言行、動態都同樣要乸乸哋,比如姿姿整整搽吓唇膏,講話時嗲聲嗲氣兼且加入蘭花手,走路時扭動pat pat、說話時眼仔碌碌,甚至飲水要飛起隻尾指!所以最初演出時好尷尬,真係唔容易過到自己心理關口,拍落先至入到戲!」Ivana大讚柏豪演技真係好得,乸得好可愛,連眼神都交足戲,表現絕對唔比她差。

採訪:方騫平 攝影:譚壹致
場地:Hullett House 髮型:Cliff Chan @ Hair Corner (周柏豪)
化妝:Gigi Liu 髮型:Zing Wong @ Hair Culture(王菀之)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服裝:TWIST

圖:好戲王菀之俾到壓力周柏豪,Ivana笑住回應:「唔係掛?自己只係新演員,多謝你喎!」

圖:man爆柏豪做「乸型」又真係幾突破既。

圖:王菀之拍搞笑戲收放自如,喻為新一代女笑匠。

圖:「乸」到出面周柏豪同欣宜對話時加入蘭花手。

圖:王菀之和周柏豪新片《沒女神探》中大鬥法。

圖:Ivana同Bob合作好有火花。


2015年9月4日 U Magazine 510期

王菀之 周柏豪 標籤學開課

這是標籤年代。
戲名《沒女神探》已經係。
未必惡意,只是步伐太急,透過label,話阿邊個係乜乜乜,較易認得一個人吧。
從歌手到演員,王菀之和周柏豪在路上碰面了。
另一共通點,也許是他倆都曾被無限標籤過,那些稱號,可以與本人落差甚大。
那只是認得一個人,不是明白。
他們的反應,亦從費解,變理解,最後欣然接受。
不是妥協,是一場學習。透過談吐,可見他們已煉成絕頂EQ。
又開學了,EQ學從不停課。

當旁人愛標籤,改變不到人,只得自我進化。柏豪感受不淺,「最緊要被標籤的人,知道自我價值去到邊。我成日被標籤『M巾豪』……坦白講,我唔會理,最緊要工作順利,做到自己想做嘅嘢。」

沒女 / Camp男

二人首次合作的《沒女神探》,單睇戲名,已是label。

Ivana首次擔正主角,演高智差婆,破案無數,但情場失意,被標籤「沒女」。而行為camp camp哋、打扮「姿整」的富二代柏豪,亦被世俗眼光視為攣男。

Ivana:「戲入面有句對白寫得好好,一個女仔冇愛情,冇事業,冇學識,冇乜乜乜,如果連自己都睇唔起自己,就玩完喇!而我從來唔覺自己係沒女,我好自愛㗎!」

柏豪:「世俗眼光,camp一定係gay,連自己都會諗係咪一定呢?原來唔係,有好多人性格camp,但已經結婚生仔。今時今日仲有人話劉德華及金城武係gay啦!有冇人信過?我覺得可能係某部分人嘅主觀願望。」

On Ivana

出道以來,Ivana從聲音、身型到拍喜劇,皆被狠狠標籤過。又好彩,她時運高。「可能太多,我get唔到。」柏豪力撐:「(聽人說她)工作表現太出色,好嘅就大把。好多人話佢反應慢,但佢有解釋過,有時唔出聲,係諗緊下一句台詞,其實佢幽默又反應快。」

雞仔聲

本事:陰聲細氣,唱歌好似唔夠氣,有次為《勁歌金曲》擔任嘉賓主持時,被基仔笑指似雞仔聲。

反應:「雞仔聲,好定唔好?可能以前係,但而家粗咗好多,好快可以轉唱jazz,下年Jazz Festival見!」

肥妹鬼

本事:身型偏向易增難減,之前出席金像獎的戰衣差點迫爆,有網友稱她做「肥妹鬼」。

反應:「我覺得好得意可愛。」EQ一絕。她曾經在個人Facebook自稱肥波兔,英文名Bottle。

跌落凡間?

本事:自從《老表,你好嘢!》喜劇蝌蚪上身,開拓搞笑路。她亦講過,拍喜劇後,多人識咗,但隨之而來的演唱會《菀之論》,銷情比《水百合》差。有網民指她違背氣質歌手路綫,感覺似跌落凡間的天使。

反應:「呢個係讚㗎?即係唱歌一個樣,演戲時又有一個樣嘅意思?」

On Pakho

從跌爛玻璃杯的「大文豪」到賣衛生巾廣告的「M巾豪」,柏豪的標籤沒完沒了。「已經過咗被網上欺凌而受傷階段,雖然都會唔開心,但唔會覺得係大事囉,有好多事比同佢哋(網民)鬥氣更重要。」

大文豪

本事:在屋企打爛水杯,網上發文,話用15分鐘欣賞玻璃碎片,因此得到「大文豪」之名。

反應:「好似在茶餐廳畀人叫靚仔一樣,總有人唔認同。對我嚟講,大文豪係一種褒,你叫我咪應囉。」

M巾豪

本事:賣衛生巾廣告的首位男性,體貼到每個月不舒服日子,只要輸入手機號碼,隨時收到柏豪的溫馨問候,女性受落,但一班網友葡萄,封柏豪做「M巾豪」。

反應:「只係一段時間,而家文化係流行將近期hit嘅話提會不斷講,過一排就會唔記得。」

標籤,已傷不到Ivana及柏豪。學柏豪話齋,「最緊要自己唔介意,就刀槍不入。」目前更在意的,是演出機會。

市場狹窄,機會未必甜唾手可得,多方面發展是常態。歌手以外,兩人都跨界演埋戲,過程中,找到未被開發的潛能。

多棲撒種

近年,Ivana從唱歌遊走電視再越界電影,演到擸走兩個金像獎。出街,大家可能稱呼她吳璐或晴晴,多過她本名。「自己都係睇香港喜劇長大,其次係警匪片。我笑點低到離譜,可以翻睇星爺嘅戲廿幾次仲識笑。香港經典喜劇好地道,能夠成為喜劇圈一個小演員係好榮幸。」在香港,喜劇演員有時比正劇演員更易入屋。柏豪:「香港係一個好嚴肅嘅地方,大家唔係好識放鬆,有啲輕鬆又唔需要太用腦嘅戲,觀眾會比較入腦。」

要入屋,捷徑不只演喜劇,仲要多棲發展,吸納不同觀眾群,柏豪慨嘆,「香港演藝界往往被忽略,唔好講電影,音樂都係。好多人都唔係好聽廣東歌,自己都會聽外國歌多啲,能夠宣傳的平台,每分每秒都計錢,有時因為時間關係,未必表達到首歌嘅本意,惟有在歌曲着手,諗多啲話題性或者gimmick,有時因為一個社會話題而hit,好多事都冇得計算。近年又覺得唔需要諗咁多,個野心唔係要全港觀眾喜歡我,做得開心就足夠。」Ivana亦覺得,計,沒有用。「當初抱住藝術夢想入行,唔識搞gimmick宣傳自己,惟有做好自己,種好的種子係會開花的。」

激發潛能

腳踏歌影兩個舞台,亦有助開發隱藏潛能。Ivana:「可能習慣咗一個舞台,冇機會發放其他潛能,但演戲有好多需要學習同克服嘅地方,接觸愈多,發掘到愈多,尤其情感上,會發覺自己個袋多咗好多嘢,可以在音樂上用得到。」

柏豪就話,演員與歌手都令他感到興奮,但持久力不一。「在台上表演,好多人拍掌,好似火箭升空的剎那,當下令你好興奮,但落台後,感覺好快消失,就算在紅館開騷都係。但回想自己為拍《四非》去垃圾堆填區,對我嚟講好震撼,可能一世都唔會再做,再諗番起仍然興奮,感覺long-lasting好多。」

拍《沒女神探》,兩人亦見彼此潛能。未接觸過的Ivana,跟合作過後的觀感,對柏豪來說是兩回事。「最初甚至驚大聲講嘢會嚇襯佢,但原來佢好大膽,尤其係演嘅角色同歌手形象好大反差,而又做得成功。」Ivana倒過來覺得柏豪係一粒拍喜劇的好種子,「表面上easy going,唔代表冇預備,佢有好多諗法又認真,佢好似一粒等待灌溉嘅種子。」

「種子可能又係一種標籤。」柏豪笑說。

text|ThE_O
photo|Ricky
edit|Cake
art|gaLaxy
hair|Cliff Chan @ Hair(Pakho)、Zing Wong @ Hair Culture(Ivana)
makeup|GiGi Liu(Pakho)、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Ivana)
wardrobe|TWIST(Ivana)
venue|Hullett House

圖:Ivana在戲中豁出去,化身 o靚模,戴大眼仔,擺cutie pose……

圖:首次演camp男的柏豪,樂在其中,就算cut機或收工,都會keep住一把高頻聲。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類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