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81

王菀之專訪〔81〕


2015年12月24日 am730

創作路上 留給小王子的空間 張敬軒 王菀之

《The Little Prince》(小王子,下稱《Prince》)是法國國寶級童話,一頭金髮,圍著黃色頸巾的小王子,讓飛行員重拾封塵了的童心,憶起被蟒蛇吞吃的大象,用心看見盒子裡的小綿羊,小王子與玫瑰、狐狸和飛行員彼此馴服的故事,也馴服了成千上萬的讀者,包括張敬軒(軒仔)和王菀之(Ivana)。「《小王子》的顏色是要成長了才懂得欣賞,看著插畫,你會思考,這是冷還是暖?兩極的混合,這就是magic!他很孤獨,卻是讓你明白很多事情的一位。」小時候讀不懂的童話,提醒著長大了的Ivana童心的可貴,在旁的軒仔和應:「童真對藝術創作太緊要了,讓人發揮無遠弗屆的想像力,能夠無拘無束地創作,才能為世界帶來更多美善的東西!」

壓逼生活的正能量

自從72年前出版以來,《Prince》被翻譯成逾250種語言/方言的版本,曾多次被改編以舞台劇、動畫或電影等不同藝術形式呈現的經典作品,今年被搬上大銀幕,由《功夫熊貓》導演馬克奧斯賓(Mark Osborne)執導,粵語版要「找對的人」聲演角色,選上向來artistic又默契十足的好拍檔軒仔和Ivana,當然可堪稱為「絕配」。本身是粉絲的Ivana,原以為重配原著故事,她興奮地表示:「原來是戲中戲,從一個9歲女孩的角度再讀這童話,彷彿整個人生也可從女孩的經歷去發現。」電影版《小王子》(下稱《小》)故事延伸至現代,被怪獸家長催谷入名校,被逼得透不過氣的小女孩,遇上隔壁的趣怪年老飛行員,觸發她尋找老飛行員筆下的小王子,展開歷險之旅。「小女孩被母親壓逼,大人又何嘗不是?被工作壓力、密麻麻的時間表或其他框框去框死,第一個鏡頭映著城市的規律,其實小朋友、大人及整個世界也一樣,小王子不應該留在這星球,一個robotic的世界,根本容不下如此純潔的靈魂。」對從火星登陸地球的Ivana來說,不無慨嘆,不過,電影帶來的反思,也給予觀眾正能量,「影片將小王子與生活在框裡的人心接軌,讓他們的小王子可以成為一股生活力量!」

小俠與靈魂相認

軒仔對Ivana的洞見甚表贊同,談到最深印象的情節,他首選小王子跟玫瑰花深情獨白的一幕,「所有小王子迷大概沒料到他會返回星球,小王子面對已凋謝的玫瑰,那種釋懷,很感觸……無論電影或原著,都將玫瑰的重量寫得很好。」玫瑰是軒仔特別鍾愛的角色,若要從自己的作品裡選一首歌曲,形容小王子對玫瑰的深情,他選了上一張專輯《Morph》的《靈魂相認》,「因為要相信自己對愛的信念,就像小王子對玫瑰一樣。」歌詞形容「深深感應那靈魂共振,全部世事亦淪落陪襯」的意境,教自言仍未找到玫瑰的軒仔甚為嚮往,「玫瑰不是純粹一個愛人,代表一種讓你不惜犧牲一切去追求的東西,可以投射到一個人、信仰、價值觀等。」雖說玫瑰不一定是身邊的另一半,對剛為人妻的Ivana而言,丈夫Eric So當然是她的玫瑰,新婚的她也不忘創造本念,她選了《小俠》來形容小王子,「因為歌曲是講inner child,就是每個人拖著自己心裡的小俠向前行,一齊種鮮花,做創作的人,好多小俠,希望將心裡所想的意念放大,讓那氣場能感染更多的人。」未待Ivana說完,軒仔罕有地搶白說:「但這些人總會被看成是精神病患……」

創作 破格的異類

現實是現代人都過著難以喘息的城市生活,社會常態,往往隱含不易看透的潛規則,形塑著城中人的價值觀、生活文化、思想及言行模式,當人人都對城規奉行不悖,要跳出看似牢不可破的框框,首要是具備相當的自覺,軒仔語帶無奈道:「社會有固定的形態,很多人為了融入社群,會穿同一款的衫、跟著同樣的步速、說話態度……甚至連廣東話的發音也要扭曲,從事藝術創作的人,往往被歸入異類。」創作,往往帶著僭越規範的意圖,以突破固有框架為念,既揭示淡化了的人性醜惡,也發掘被忽略的人間美善。所以,軒仔視小俠為守護神,「代表心裡最強的自己,懷有無畏無懼的精神。」讓他可抵得住種種「非常態」的標籤,作出忠於自己的選擇。兩年前,他有感辛苦儲來的三百多萬元首期,僅能換得一個蝸居小單位,索性擱置人人趨之若鶩的置業計劃,將首期化作租金,分24期租用三級歷史古蹟「福利別墅」,給自己一個沉澱思緒的創作空間,如今臨別在即,製作全新EP《Felix》,既喚起對本土歷史的尊重與文化的底蘊的追求,也是對經濟是王道的發展邏輯的批判。

獨處 卻不孤單

香港的生活節奏急促,在甚麼都抓不住的社會氣氛下,人人都爭分奪秒,把自己的生活填得滿滿,慢活,從來不是主流的生活態度,在繁囂的城市生活裡,Ivana特別珍惜小王子的孤獨,「小王子的宇宙,是我要保存的空間,我愛上他的孤獨,他對愛的追尋,如何得到、為何失去,失去後如何釋懷,生命裡寶貴的每一課,也是對我的提醒。」有別於蛇所說「我們在沙漠裡頭感到孤單,我們在人群裡也同樣感到孤單」的狀況,Ivana解釋,倒有點像成年人的靈修,是暫時抽離於人群的境界,「或者應該說是solitude(獨處),這是繁忙的『格仔』生活(規律)所不明白的,點解可以坐著看日落一整天?每天為巴歐巴樹淋水,從來不覺得悶,可以與玫瑰相處,有一種屬於自己的平靜。」

找回自己的堅持

跟Ivana相似,軒仔也被小王子的孤獨吸引,「我常常想,既然是一本童話,點解作者要寫一個自己住在星球上的孤獨小朋友,只跟一朵玫瑰在一起,而不是典型的幸福家庭?據我理解是,他要投射的是每一個性格裡很私人的空間,可能是情緒或理念、想法或渴望等。」這空間,往往被很多繁瑣事務填滿,要重新發掘那失蹤了的小王子,「在今次配音的過程,以及近年在這行的經歷,我發現要找回自己的小王子,他不只是inner child,其實是我自己,更代表一種堅持。」換言之,這也是個人對自己的了解,軒仔慶幸心裡的小王子,已漸見立體,這種認知對如何在娛樂圈自處,尤為重要。每年尾,是開始派發樂壇成績表的時間,軒仔坦言:「其實我和Ivana也有點獨家村,每年頒獎禮都是大時大節,最好是與親朋好友度過……不過,去不去頒獎裡、有無機會上台領獎,不只關乎自己,也代表團隊的付出和努力,這就是獎項的價值。」首個頒獎禮已經在Do姐和旦哥的主領下完成,軒仔獲兩首金曲獎兼奪得最受歡迎男歌星獎,軒仔領獎時,多謝工作團隊之外,更特別鼓勵首次獲獎的坤哥(吳業坤),「活在自己的信念、價值觀和音樂裡。」正是軒仔的選擇與堅持。

後記

訪問當天,軒仔與Ivana經過一整天的傳媒輪流訪問後,已顯得有點倦,拍照期間,問及他倆的趣事,兩人笑笑鬧鬧,突然又生猛起來,軒仔重提07年Ivana在IFPI頒獎禮的尷尬事,「他說自己懂日文,便代表唱片公司向西城秀樹獻花,她竟然在台上向對方說『買熱狗』(模仿Ivana的語氣),原來這是她唯一懂的日文,嚇得西城秀樹呆了!」雖然被軒仔翻舊聞,Ivana卻樂得有笑料娛人娛己。後來到走廊拍照期間,有點畏高的Ivana自然地捉著軒仔手臂,兩人說說笑笑,轉眼便完成拍攝,所謂《有一種友情叫王菀之和張敬軒》,正是這樣吧!

文:許惠敏 圖:莊振邦
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王菀之)、Cyrus Lee(張敬軒)

髮型:Zing Wong @ Hair Culture(王菀之)、Aaron @ Hair Culture(張敬軒)

服裝:Off-White @ I.T HK(張敬軒)

場地:莎瑪尖沙咀

圖:小王子對玫瑰的愛,軒仔最為感動。

圖:軒仔和Ivana均認為老飛行員是電影裡最有童真的角色。

圖:母親為女孩安排的「人生規劃」,把女兒逼得透不過氣。


2015年12月24日 Milk 753期

海馬迴控 # 089 # 王菀之【記憶是自助餐】

人類的情緒和健康,是由腦的同一部位來控制;同時,情緒和記憶也由腦的同一部位來控制。這一個事實,是很重要的。人類對引發強烈情緒的事物具有特別深刻的印象。

我們隨時隨地都在接受資訊,但是大腦並不會把所有的資訊都記憶起來,他是有所選擇的。而做這項工作的器官,就是處在邊緣系統裡面的海馬迴,橫跨於左右腦之間。「海馬迴」英文稱為HIPPOCAMPUS,是從希臘文字根HIPPOS(馬)+KAMPOS(海怪)而來的。

他的最重要功能,就是把我們每分每秒所吸收到的資訊做分類,分為短期記憶和長期記憶。若是短期記憶,很快就會遺忘;若是長期記憶,就會記很久。而在什麼情況下,海馬迴會被啟動,並告訴我們的大腦要把吸收到的資訊轉為長期記憶呢?當我們情緒特別強烈的時候,我們的海馬迴就會被啟動。所以,各位一定會記得,你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,你甚至可能可以回想起那天的景象、溫度和氣味。所有的感覺都可以立刻回來,但相對的,你也一定會記得,最難過的時候,那種心痛的感覺。所以,情緒是影響記憶的一個很大的關鍵。當情緒處在極度興奮或難過的時候,你的記憶功能就會被啟動。

「記憶一旦與帶有強烈情感的訊息結合,就可已絡印在腦上。」而記憶浮現的瞬間,已經將我們穿過像宇宙的蟲洞,回到過去。

HIPPOCAMPUS CONTROL MACHINE

海馬迴控制器,簡稱—海馬迴控

海馬迴控由記憶啟動,刺激腦部海馬迴,搜索記憶,教用者重溫當時的情緒與經驗。

人類長期記憶被啟動後的情緒記錄

註:機器是假的,請放心。

1) 記憶是什麼東西?|自助餐

2) 記憶的顏色?|有彩色沙律,也有黑芝麻卷

3) 記憶的氣味?|有香有臭

4) 記憶的聲音?|寧靜,即使畫面是嘈雜

5) 記憶的重量?|輕如粟米粒,重如FONDUE個鍋,拿不起

6) 記憶的溫度?|由熱變暖,再變冷

7) 記憶的速度?|可以快得不用排隊,慢得打蛇餅

8) 記憶的質感?|BANANA PANCAKE,外面「嚡嚡地」,入面軟綿綿

9) 記憶的情感?|濃郁

10) 記憶的習性?|存在或不存在

11) 可以控制記憶嗎?|不可以,和食慾一樣

12) 你覺得記憶儲存在你身體哪裡呢?或是你覺得記憶儲存在你身體以外的一個哋方呢?|在空氣中

13) 有哪些不完整 / 零碎的記憶片段?|昨天吃過甚麼

14) 十年前的記憶…|是伴碟,虛構的

15) 一年前的記憶…|是昨天的自助餐

16) 昨天的記憶…|永遠最濃味

17) 記憶中的街道名,發生了什麼事嗎?|買了雞蛋仔

18) 一件在記憶中的搜索到的物件,發生了什麼事嗎?|被送給別人了

19) 記憶中的時間是什麼?發生了什麼事嗎?|剛睡醒,哭

PROJECT #HIPPOCAMPUSCONTROLMACHINE

MATT HUI

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多媒體設計,人像攝影師,工作範疇包括廣告,時裝,美容,唱片攝影。喜愛每張不同的臉孔,對人面部因情感變化而引起的剎那為著迷。希望藉這個個人攝影專題來思考攝影所傳遞的訊息。

FOLLOW US ON:

Facebook: SUGARSUGARPRODUCTION|Instagram: TTMATT

photography:Matt Hui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類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