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83

王菀之專訪〔83〕


2016-05-19 Milk Magazine 774期

STRANGERS TO SOULMATES 《騷眉勿擾》

曾有研究顯示,每日只要小睡四十五分鐘,便可提升五倍記憶力;那麼每日與她/他單獨相處四十五分鐘,又可以如何拉近雙方關係?王菀之(IVANA)與白只下月間將親身示範,透過每日四十五分鐘的親密接觸,由陌生人演變成SOULMATE。

英式幽默

IVANA與白只同台演出,實並非甚麼新鮮事;可是二人於標榜曖昧浪漫的愛情喜劇中擔演主角,便叫人期待不已。不過,IVANA率先溫馨提示大家千萬別抱著看傳統瘋狂式爆笑戲劇的心態入場,「內容來得SUBTLE但有SUBSTANCE。沒有浮誇的包裝只有平凡簡單的對白,卻有不能言喻的張力。」劇本為主理電視劇《老表,你好嘢!》及舞台劇《大龍鳳》的新鮮出爐「最佳編劇」龍文康之作,但此劇與前兩齣輕喜劇帶出的味道卻截然不同。「有點像外國劇,一件小事卻可剝開人性多個層面,佈景亦不會經常轉換。」簡單而言,非瘋狂卻幽默。

按摩約會

二人在訪談時按不住神經刀地說起幾句韓文來,白只解釋道只因故事設定於韓國:「她飾演到韓國出差工作的燈飾設計女王,而我在韓國WORKING HOLIDAY作按摩師。我們同為香港人,在酒店裡相遇。」距離上演還有近一個月時間,他們坦言不排除角色有對調的可能。「每日四十五分鐘的按摩時間,讓我們變成互相明白、思想情感同步、感受到對方喜怒哀樂的心靈伴侶。」問道IVANA的心靈伴侶是否就是親密愛人ERIC SO?她滿臉笑容,甜到不能地點頭:「I THINK SO。」那個步定的回答,那份幸福氣味,瞬間瀰漫於整個排練室。

心靈伴侶

每日相處四十分鐘,可以有多了解對方?白只認為人與人的關係並不能以時間來釐定,「曾經在一次朱凌凌的慶功宴上,遇上一位陌生男子陳偉霖(WILLIAM)。因他一身墨點而展開話題,不知為何聊得特別投契。他好像很能明白理解我,讓我很放心把自己的心底話一一說出,他又毫無包袱地告訴我他的故事。他不只是我的SOULMATE,更是我的ANGEL。」那邊廂,IVANA表示尋找心靈伴侶不一定限指發生在陌生人身上:「我們未必會分析對方在自己生活中的位置,卻在某個時刻及情況下突然發現他/她就是那重要的一位。」

演技挑戰

為求真實及具有說服力,白只下了不少功夫。「要學韓文要忍笑亦要學按摩,確實難倒我。」團隊設有一個按摩基金,讓他們喻工作於享受,「去觀摩按摩師究竟如何安置客人、毛巾及枕頭要放在哪、何時拿工具等種種細節。」IVANA不畏言擔心這位對手按摩得太舒服、技巧太好而令自己忘詞甚至萌生睡意:「我們在台上本應要很敏感,究竟要如何在身理上放鬆而不會在生理上失去意識?」再加配香薰精油或播放音樂的話,出事機率大概倍升。入場除了要看他們兩位大鬥演技外,當然更少不了一窺另一演員楊偉倫令人哭笑不得的本事/魅力。

《騷眉勿擾》

日期及時間:6月10至11日(星期五至六)及14至18日(星期二至六)20:00;6月11至12日(星期六至日)及18日(星期六)15:15

票價:$450 / $350 / $250

地點: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

發售地點:快達票(www.hkticketing.com.hk / 3128 8288)

查詢:9624 2171

text:emily photo:sirius make up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hair:Kate Shek @ Hair Culture design:CG


2016-05-20 U Magazine 547期

親密胖侶 王菀之 白只

之與只。原本,一個堅離地,一個堅地下。一個唱梵高,一個唱粗口(假設你知道白只有隊band叫朱凌凌)。電影讓他們走近。一隻小金雞,一個殺人魔。一癲一狂,換來一個雙料金像女配,一個雙料金像男配,一樣的銜頭一樣的獎。舞台劇《騷眉勿擾》令兩條蘇眉游埋一齊。「It’s not a fish,街市冇得賣。」白只是阿之的親密胖侶,或soulmate,一段由一按一壓開始的關係。

成為胖侶之前提。

必先互相吸引,亦必然有共通點。白只最大的表徵——肥;而婚後Ivana持續開心keep住向橫伸展,儲下不多不少甜蜜脂肪。

只:一講相似,會諗身型先,大家有眼睇啦。

之:我減緊,我真係減緊。我哋一齊肥一齊減一齊瘦!《騷眉勿擾》公映,會見到史上最瘦白只。

只:一個好重大的承諾,記住,阿之講的。

之:如果你縮,我會好驚。你唔係縮吖,今晚去打個邊爐先。

試再找出相同之處——歌手?

一個流行偶像一個indie band友屬同類?白只暗嘆:「朱凌凌已經五年冇出新歌,但我仍claim自己是歌手。」他們的音樂,一個超級藝術,一個……

只:超級搖滾,偶然會爆下粗。是一種language,聽開朱凌凌會明。

之:其實白只好artistic,無論是音樂定演出,我明吖。

只:阿之又名「飛鵝山Bjork」。

之:未去到山頂,「牛池灣碧玉」係我!B-I-G個big。

只:睇佢幾抵死,愈來愈多gag。

之:食得唔好嘥吖。

還有一筆相同——獎 × 2。

一個在香港電影圈認受性算OK高之獎。他們居然先後在金像獎拿下一模一樣的獎項,事有奏巧,都是一夜間打孖上。

之:我同阿Fi做頒獎嘉賓,我們不知幾想白只拎,一揭開信封我哋兩個開心到呢。

只:我上網睇到張相,影到佢哋開心到尖叫的一刻,個心好甜,是最好禮物。

之:我與白只的緣份,先唔講肥瘦。性格上,我們都有一份童真及純真,有啲鬼主意又有些頑皮。去到攞獎,兩個獎都是一模一樣的(最佳男女配角與最佳新演員)。

一個非常實際的共通點——Up & coming之演員。

之:最鍾意始終是唱歌,其次舞台劇,最後到電影。

只:我都好清晰知道自己鍾意音樂,只不過無辦法再玩音樂。然後到舞台劇、電影。

之:你直接問自己,做邊樣嘢最開心?電影角色受歡迎個joy好大;音樂更加簡單,只係寫好demo,就算外界未聽到,內心已興奮。

只:我未熟電影個language,個鏡頭講乜呢,個燈光又講緊乜呢,舞台劇就係屋企,永遠最爽。

之:做舞台劇是一種釋放。要知自己係咪享受要看最後一場,你的眼淚有幾多。

只:人生好短,時間得咁多。樣樣都好玩,必需要揀,如果我六月之後就會死,我臨死前要做乜呢?

之:好多人問我揀唔揀job,我梗係揀啦!你話要唔要為生活做一啲唔想做嘅嘢,當然都仲要做好多,但對藝術或演出我是執着的。

Oh my god!呢點非常妙——聽命於同一個老頂。

只:揀工作好老土,都是祈禱。睇老細頭啦,未必樣樣工作梗要搵個意義,好似拍《踏血尋梅》都是好驚去做,抱住隨時瀨嘢,你要back up我的心情去做。點知,又work!Thank god!

之:成日唔記得問老細,咪補問得唔得吖!通常老細好信任我決定,好似Eric咁信我。
軒仔 & Eric,不是那條蘇眉。

回到核心topic。Ivana認真地詮釋她心目中的靈魂伴侶,「可能認識了十幾年都不是soulmate,好朋友與愛人都未必是。不是同相處時間去衡量,就算交心亦未必同一個channel。可能要前世一起行了很多路,我不是講New Age吖,但這份信任與依賴超越了塵世間……」未免飄得太遠,返回核心,張敬軒算是soulmate?「軒仔呀……唔……」Eric So?「我又唔可以喺度話唔係喎。」蘇卓航(Eric So)是Mr. Right卻非蘇眉,「最好梗係同一個人啦!通常都唔係嘅,靈魂伴侶氣場相近,又未必共同生活到。」白只有補充嗎?「條蘇眉好唔聽話成日掙扎游走咗……唔!」
她來自火星,他非常artistic。

之與只現實中不是靈魂伴侶,卻是舞台伴侶。

彼此都有執着點,難得看對方順眼,而這種順眼來自一種難以解釋的氣場。白只說蘇太:「婚後的阿之多了一份peaceful,整個人都好free,狀態好正,唔只適合做喜劇演員,more than喜劇範疇。」「We’re not artists, we’re just crazy!現在的我好放心去癲,唔需要再戰戰兢兢。」蘇太繼續開心地說Eric,「他在我身邊之後,令我好開心,一個人開心,靈感呀、工作呀樣樣都順暢。」呢個moment,在她身邊是白只,被冷落的白只,她終於醒起拍檔,「我好鍾意白只,因為他我好鍾意《騷眉勿擾》,他畀到一個舒服、honest的氣場我。企在他身邊,我可以好安全好自由自在表達自己。」白只有補充嗎?「我只可以講,企在我身邊,顯得她特別slim。」

騷眉.感應

Ivana已進入《騷眉勿擾》的世界。「兩個陌生人透過按摩發展成soulmate。」她是被按者,他負責按,「在房入面是同步的,我一按她,一個感動,一個釋放,我們享受的掙扎是同步的,這種親密超越接觸。」顧客Ivana形容soulmate關係像按摩,「按摩有時按到想瞓有時又按到你醒,有時深有時淺,當醒時發現,我哋只係在淺層咋……」OK!這個戲最糾結的是,「兩個人對話充滿潛台詞,又要讓潛台詞停留在潛台詞狀態,但message要無遠弗屆地飄到最遠那行觀眾的心內。」猶如一種感應。

《騷眉勿擾》

.公演日期:6月10、11、14-18日(8pm)及6月11、12、18日(3:15pm)

.地點: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

.票價:$450、$350、$250

(於快達票售票網及通利琴行公開發售)

text|顏紫茵

photo|Ricky

edit|chun

art|gaLaxy

makeup|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(Ivana)

hair|Kate Shek @ Hair Culture (Ivana)


2016-06 JET Magazine 166期

王菀之.白只 是肉也是玉

說起來又真的很巧合,王菀之與白只分別是去年和今年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及最佳女/男配角,是故今回合作演出舞台劇《騷眉勿擾》,也像合情合理。實情是二人早於《小人國》舞台劇交過手,今次正式當上男女主角,這兩枚是肉也是玉的演員,應該能給大家新鮮感。

J 過往已有數次合作,對對方有怎樣的印象?

王 其實在《金雞SSS》已經合作過一次,但真正緊密認識就是《小人國4/5》時。我很喜歡白只,不只是作為一個演員,喜歡看他做戲的人很多,他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演員,有自己的個性,除了這些,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好人,如果有齊以上的條件但是衰人的話,我不會跟他合作。回想由初認識、不太熟到好熟,我發現我們的背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大家都有音樂事業,會演出舞台劇,再拍電影,而且大家都好有肉,哈哈!

白 我細細個就看她做舞台劇,哈哈,看森美小儀歌劇團時,心想這個女仔是誰,做戲做得很吸引,不是說她演技上無棱角,而是看到一塊好美的玉!後來認識她的音樂,陪我度過很多孤單的日子,她的音樂品味確實與眾不同。之後有機會和她一起演舞台劇,當中有一些啜核的內容,她飾演很多角色,我看到她不同的面貌後,已成為她的紛絲。

J 那麼這次《騷眉勿擾》的合作是怎樣發生的?

王 基於以上我對他的感覺,加上我們分別拿了相同的金像獎,我覺得我們很有緣份,一起做一個project似乎是遲早的事。我熱愛做舞台劇,但演出機會不多,一想起要做一次新演出,就很渴望對手是白只,於是就跟他說起。

白 她很認真地講下,我就很認真的希望此事成真,剛好彭秀慧有個場可以給我們用,我們就成就這事了。

J 《騷眉勿擾》故事內容是甚麼?

白 故事背景是在韓國一個城市,Ivana在劇中飾演一個燈飾設計師,就像設計發光玫瑰那種,因為工作的關係夜晚要開工,需要白晝才休息,但是她竟然失眠,然後有些八婆朋友介紹她去按摩。而我父母是正宗按摩推拿大師,剛好我在那裡working holiday,因生計就當了按摩師,於是我們就相遇了。開始時是提供和接受服務的關係,但經過多次揼骨,關係產生了微妙的變化,成為了彼此的soulmate。

王 沒有大家一聽到就想起那種「按出愛火花」,soulmate的關係是凌駕這些,我和他之間有特別的connection,兩個人在生活上明明不是太認識,但感覺好像識了很久,突然有了信任和倚賴。

J 角色的內心世界是怎樣的?

王 她太擅於處理問題,因為在工作上有很多要處理的技術問題,電線怎樣駁、下雨時怎算、budget不夠怎搞好,還要處理人際問題,腦袋一直無停過。另一方面她感情上不太如意,一個男朋友合不來就繼續生活,覺得這樣就叫做處理了,但不知不覺累積了一層一層的疲倦和傷害。到她想放鬆時發現,連最私人的睡覺空間都睡不到,反而要在白只面前才能卸下保護罩,也不明白他雙手有甚麼魔力,可以令我做回最真實的自己。

白 透過和她每次四十五分鐘的對白,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有些問題,開始想為何三十幾歲人才去working holiday,逃避家裡的責任,明明是時候要接手父母的推拿館,還想在接手前去韓國博一鋪可否成為Big Bang的一員。其實和我本人也有點相似,一邊做舞台劇,一邊想夾band,家人是不會明白的,他們會來看演出,但心底始終覺得我事業不穩定,又未成家立室又未買到樓,是否認該回去幫家人做生意呢。

J 相比過往的舞台劇,《騷眉勿擾》最大挑戰是甚麼?

白 劇情需要我講韓文,但我其實連廣東話都講得不好,速學韓文的過程令我有些崩潰,令我不禁想為何不是她做按摩師,語言能力高得多嘛。

王 我的最大困難是對白很多,從未試過要背這麼多對白,也未試過要兩個小時保持觀眾的注意力和能量,同時要記對白和傳遞故事的訊息。以前的演出有比較多演員一起分擔,今次只有兩、三個,連一些小動作也會被看得清清楚楚,對我形成一定壓力。我一緊張或怯場就會忘記對白,於是會直接跳去放棄狀態,到時白只要想辦法啦!

J 你們分別有涉獵音樂、電影和舞台劇,彼此之間有甚麼互通的元素?

王 感官是互通的,無論是哪種演出都會使用所有感官,只是其中一種會用多一些,每一次表演都豐富了我下一次演出,回憶會更加深刻。有時甚至是唱完某一首歌令我做一場戲進步了,或一些演戲的畫面令我唱歌好了,很神奇的。

白 如果我只能做一件事,一定會選夾band,除了音樂給我的感覺,最重要是和某些夥伴一起的團隊。舞台好像是我的家,花天酒地之後點都會回去,但我又會想花天酒地,電影對我來說實在太新鮮。我覺得電影和舞台劇好像是100米短跑和馬拉松,大家都是鬥快,但訓練方法、運動員體質完全不同。

TEXT:Emus / PHOTO:Ming Chan @ doubleMworkshop

MAKEUP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(Ivana)

HAIR:Kate Shek @ Hair Culture (Ivana)

INFO

日期:6月10至18日(13日休演)

地點: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

票價:$450 / $350 / $250


2016-06-04 ming’s 六月號 (隨明報周刊 2482期出版)

LOVE IS ALL AROUND 幸福就是這樣子 王菀之

最近,王菀之很幸福,只消一提新婚老公Eric So大名,便連眼尾也識得笑;其實,人生能令王菀之眼尾識笑的事情多的是,講幸福,找對人了。她是唱作歌手,能夠一手包辦曲、詞創作,走入演藝圈,全因興趣;香港地,能夠齋講興趣,已是一張幸福入場券。父母均是業餘歌唱家=有遺傳,加拿大修讀經濟期間,回港當歌手=追求理想;最令不少敵國同行深感「王菀之是幸福的」,還有她的際遇—首次作曲作詞便得到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冠軍,首次拍戲便一口氣拿掉金像獎《最佳新演員》和《最佳女配角》。順景,真的順景,順景=幸福?王菀之答得謹慎,好不容易才堅定地說出一句:「我是一個願意克服困難的人。」

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

王菀之幾得意,訪問時,她需要一邊化妝整頭,卻不願意背對着我(打側面或透過塊鏡對望也不可以):「我要望着別人眼睛才說話。」停下來,搬好座椅「起個壇望着你」,雖然執着,卻不難接近。透過眼神接觸,能夠更直接感受對方的情緒反應,也許王菀之試過太多次網上留言被圍剿的經驗了,靠空氣傳話,易惹無謂誤會。「人生中最大挫折,就是講錯說話……不提也罷!我仍未過到自己一關。」聽來很可怕!回去翻查資料,2012年,王菀之按「長者生活津貼」議案在facebook抒發個人感受,惹來極大迴響,是非從此沒完沒了,她所說「講錯說話」大概便是那段時間遇到的一連串問題吧!

王菀之卻強調,入行以來最感挫敗的事情,不是這一次,而是推出《月亮說》專輯時,突然失聲,以致無法正常演唱,站在台上,竭力唱出每一粒音,也是走音,「非常難受。」觀眾愈拍手掌愈難過。

姑勿論如何,上述兩個例子,也是過去十一年以來最難忘的經歷。

經常笑咪咪幸福滿溢一個模樣示人,遇到挫折的時候,怎樣辦?「喊囉!由得這種不開心的感覺慢慢過去,由得自己呆坐一處流眼淚,眼淚流乾了,去沖涼去睇電視;不開心並不可怕。」

一個開心的人,就連「不開心」也可以吸納起來,大抵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她。「我性格幾樂天、正面,當然也會有不開心、發脾氣的時候,但是內在主幹的《Inside Out》,我真是一個『阿樂』。」

最近,「阿樂」學日語,已懂得打招呼、問路、問店舖幾點開門關門之類會話,究其原因,除了為了方便旅行,還有說不完的情意結:六歲時,身為青年商會兒童大使的王菀之,被揀中前往日本福崗進行文化交流,東瀛文化早種,多年來前前後後去工作或去玩幾近上百次,人地合一,情緣又深又重……還有,王母是日本將軍文化碩士,「媽咪大學讀中英文翻譯,不是特別鍾意日本亦不懂日文,只記得她講過,好有興趣知多一點將軍文化的知識。」語言和文化,母女倆來個曲線承傳。

自己便是自己的判官

除了日本,王菀之亦愛溫哥華,還有去過進修音樂的英國,以及順便去旅行的冰島,「我最鍾意的歌手便是來自冰島的Björk。」

工作源自生活,看過王菀之演唱會,她的表演方法有別於傳統,多點創意多點膽識(還會跳鋼管舞),音樂也是自樹一格,背後靈感繆斯說是來自這位冰島天后,然而,面向香港大眾市場,取捨難嗎?「我不覺得香港這市場限制着我,應該說我如何看待香港這個地方限制了自己(若有的話),只要不要這樣看,可能根本就沒有我worry之中的限制。」

即是自己不設限給自己,就不會有被限制這回事嗎?「你可以選擇不要這樣想,我依然believe樂迷,雖然大家身處mass media之中,但不代表喜歡這些音樂的人不存在,不要自己限制自己。」

事業不設上限,想試便試,音樂(她說自己最鍾意)之外,王菀之還演舞台劇和拍戲,拿了金像獎兩個獎項之後,被注意的機會比唱歌還多,甘心嗎?「對於自己做過的工作都是滿意的,對得住自己,一定不是覺得不能再好,只是甚少做完一個演出之後,會有遺憾的感覺。」自信來自哪裏?「內在核心思想是有這種quality,遇上lost和confused moment,馬上提醒自己,不要將問題或擔心放大,focus眼前performance,效果最好。」

將這種心理考驗應用在工作實戰之中,伸延成為一種自省,首部電《金雞sss》便是一塊成功的試金石,「這就是我所講,幸運當然是幸運地得到一個機會,但困難嗎?很困難,驚嗎?當然驚,我完全不認識電影,連走位也不懂,又要做一個如此爆炸性的角色,機會只得一次,怎可能不害怕?害怕便想辦法,看書、上堂、問人。」

童話,不只是指王菀之的成長背景,還有她沉醉自我世界的自在和執着,造就一副「長不大」氣質,女孩長不大,自會多人錫、多人保護,「自己是在一個充滿恩典的家庭入面長大,凡事感恩,別人覺得我順景,我會選擇這樣去想:我是一個blessed的人;

「是否代表當中沒挫折沒困難?一定不是,我希望從正面角度去講,困難是一個一個去克服才可以move forward,沒有困難,人便不懂得珍惜和爭取,亦不會想法子去解決問題。」

知識型的家庭背景對她影響深遠,雖然自嘲「喊包」,骨子裏依然是樂觀的。「除了幸運和有恩典之外,我也是一個願意去克服困難和move on的人。」幾均真。

幸福的味道

困難克服了,成績亦得到認同,接下來,王菀之拍完電影《綁架丁丁當》便會全情投入準備她跟白只合作的舞台劇,短時間內,情感轉移不易吧?「畢竟演喜劇為多,心路歷程沒有那麼沉鬱,基本上,電影一拍完,已可即時跳出去。」連奪兩個電影獎項之後,駕馭新角色,她已有一番處理功架,「『叮叮』是一個任性吵鬧的女孩,我便把自己一些特質誇張化,瘋狂一點,這就是『她』的稚氣了。」娓娓道來,果然信心大了,「我依然緊張,但整體來講,信心的確較前增多了。」

事業走入直路,私生活也幸福到擋也擋不住。

去年11月,王菀之跟「figure王」Eric So結婚,「是他求婚,不是我決定的,好彩對方終於開口。」婚後僅半年,甜蜜依然,「大家從事創作,需要空間,我們十分enjoy共處於同一空間(屋企),各自想事情寫東西,同一個氣場之中,我好有安全感、好幸福、好fruitful、好充實,這種滿足感覺給予我力量。」很幸福吧!「A little bit啦!」

婚後,每當對方需要出埠舉辦展覽之類,王菀之會放低工作,陪他一起,「我三十幾歲才認識他,已經miss了對方人生前半部分了,不想再miss掉往後其他部分。」

幸福不是必然的,也需要時間心機去打造,老公的做人態度,也是她的一面鏡子,「他EQ好高!鬥氣時,我明明想嬲足一星期,誰知他轉個頭去搣塊橙塞入我個口,我當堂順番條氣。」

王菀之很孩子氣,也很享受孩子氣,伴侶面前更加肆無忌憚。曾經試過扭計要陪老公入院做個小手術,在屋企地板上「碌」來「碌」去,邊「碌」邊喊,我想想都覺得壯觀!「情境就似日本漫畫,Eric由得我『碌』到攰,然後將我當成一件貨物搬起身,說『去沖涼啦!』。」最後,成功「碌」贏老公應承讓她陪伴入院,「他是想我去的,只是怕醫院多細菌。」

王菀之自命樂天,天生體內的安多酚含量又較一般人更高,人便容易開心,「這才是我真正幸運的地方。」

Art Direction/ Joyce Leung & Karen Ling

Styling/ Karen Ling

Text/ Rhonda Ng

Photography/ Phoebe Wong

Hair/ Kate Shek @ Hair Culture

Make up/ Ling Chan @ ZING the Make Up School

Illustration/ Emily Eldridge

2016 JUNG

MAKING OF / 22

王菀之即使工作,也不忘「唸口簧」拉住化妝師髮型師經理人或助手猛講日文,由打招呼至自我介紹至閒話斷斷續續一、兩句,有板有眼,起初我們還以為有日籍工作人員在場,她說:「年紀大,記憶力不及年輕時,不過我好勤力。」原來如此。

開始拍攝,王菀之無論是「篤」住電話指示助手聯絡工作,還是拿着一支真的棉花左玩右玩,每一個動作似乎也很想逗得大家開心,最後,她被要求即席表演喜、怒、哀、樂四個表情時,偶然一個斜視,就更加惹來歡笑連場,超時拍攝也冇計了。

王菀之真有搞笑天份。不只搞笑,還很懂得搞氣氛,正如她專誠買來一盒盒芝士蛋撻「萬歲」,自己也食得滋味,開工添樂趣,人人開心最緊要。

Text / Rhonda Ng

Photography / Huen Kwok Chi


2016-09-16 U Magazine 564期

慢活於芬蘭之秋王菀之

先回答一條選擇題:以下哪一項關於「王菀之」的描述是正確的?

A. 鍾意去旅行並經常去旅行

B. 鍾意食買玩更鍾意行museum

C. 鍾意日本偏偏想搬去Finland

D. 鍾意西歐更享受北歐之simple

E. 鍾意Eric So並正與對方瘋行全歐洲(隨時三個人返?)

太多地方想去未去,太多嘢想做未做,Ivana 話飛就立即搭飛機,我都想學佢 freestyle。羨慕之餘都要揭曉最後答案——F.以上各項描述皆正確。她(細細聲地)大叫:我又飛啦!

旅行的意義並非去邊,而是同邊個人去。

時地人完美組合構成完美之旅,「今次是芬蘭玻璃藝術品牌Iittala邀請到當地交流,我代表香港提供一些我們這個城市的視覺、影像畫面,他們get inspired by我提供我material去創作一件玻璃藝術。」outcome如何?愈是期待愈是美麗,10月才曝光。

OK!正經事暫且做完,Eric So陪王菀之stay behind,旅行才是正經事。

上次上次

印象深刻的上回,是認識Eric So前的事,那次跟阿之同行是個big person。

張敬軒?「09年同媽咪去英國stay個半月,我們去歌劇院、大笨鐘和大不列癲art museum。」她是music traveler,《大笨鐘》是在倫敦泰晤士河畔的情緒結集;《月亮說》靈感來自Lake District一個被湖包圍的地方。「還有一首《迷生藝術》,是參觀完好多museum後觸發的思緒,透過前人的畫感受到歷史的興衰不斷重複。」期待北歐collection一首首面世,「一定會inspire到靈感,上次來芬蘭是跟無伴奏樂隊Club for Five合作,他們的聲音pure得來充滿民族風。今次再來,好想唱返跟Club for Five合唱過的歌畀當地人聽,可惜已經忘記晒芬蘭話。」

起點 & 夢想終站

歐洲之旅第一站芬蘭。「第一時間諗起要去聖誕老人村,畀我感覺是好童話又好快樂的小國,當地人生活好慢、簡單,亦着重質素,是尊重藝術的一個城市,隨街都見到充滿童真、色彩斑斕的art。如果我未去過芬蘭,我會答最鍾意的城市是冰島,而家又覺得退休住Finland都OK喎。」

一切back to basic

喜歡北歐城市。「像我初期的音樂很簡單,到後期就算聽落曲式複雜,表達都是單純美。我跟芬蘭人一樣容易快樂,少少嘢就感動、少少嘢就感恩。」少少開心就無限擴大,例如吃第一口芬蘭麵包,「我食過好多國家的麵包,芬蘭麵包軟韌度是最深得我心的一種。」已得到bread expert蘇太ISO認證,「外層韌內層鬆軟,有些半鹹甜又有好香的麥味。」慢活於芬蘭大小cafe,食麵包飲咖啡是一種生活。「在這邊好少食到烹調複雜的菜式,主食是非常healthy的菜及魚。」蘇太是易滿足(又易養)的。

第一站芬蘭後

Ivana與大隊say goodbye,二人(第N次補度蜜月)之旅立即展開。

埋稿前facebook追蹤蘇氏行蹤,已由冰島瘋行到英國把斯及London,睇歌劇買衫行museum好開心。

「西歐的藝術氣氛比較華麗古典又帶有浪漫主義,當然又有好多shopping地方;而北歐的簡約、歷史感再on top加層現代糖衣,令到整個城市都好豐富又好深得我心。」北歐有冰島,冰島有Björk,幽默的蘇太常自稱「飛鵝山碧玉」,「如果見到Björk我會暈咗,希望可以教她唱廣東歌。」Ivana話冰島feel like home,今次冰島行尚見到(因全球暖化而迅速融化並且愈來愈細塊的)冰川,但見唔到碧玉。

偶像見唔到,沿途有Eric So。

「佢令我日日都好開心。」幾乎每次訪問都講一兩次。

由好早期聽火星人講(明就明唔明就好難明的)音樂;到後期講三歲到八十都好難唔明的喜劇;呢個moment她想分享快樂,「快樂呢,生活環境好大影響。當環境不好時要靠心態調節,我會用以前詩人方法對鏡話畀自己知——今日要好快樂去start my day,如果成日覺得自己得到嘅唔夠好就永遠都唔會開心囉。」聊下去似傳道,「我真係開心想share。」Simple is beautiful,似北歐。

人生三件事

三件蘇太認為重要的事(排名不分先後):1.愛情、2.藝術、3.旅行

三個願望蘇生都能滿足,「我哋都好鍾意藝術,鍾意一齊周圍去。」一人旅inspire創作,二人旅table for two。「一個人旅行,唔使花時間同身邊人傾偈,專注沉澱自己所見所聞,創作靈感會更focus。」兩個人呢?「那種互相inspire的撞擊又唔同,所以我哋旅行時坐底傾偈飲咖啡、夜晚食dinner都可以分享好多生活小事。」旅行做回自己,在蘇生面前更加徹底,「連眉都唔使畫,唔需要在意旁人眼光,鍾意講乜都得,唔講嘢對住大家發呆又得,是一種好舒泰自在的狀態。」

text|顏紫茵 edit|chun art|gaLaxy

圖:迷失於芬蘭首都Helsinki的Ivana喪失睇地圖能力。人肉map Eric So呢?

圖:買手作學芬蘭文,välkommen tervetuloa = 歡迎你。

圖:一落機就開始停雨,成個芬蘭trip太陽都喺蘇太頭殼頂吖。冇雨呀!唔使遮啦!

圖:芬蘭有乜必食?蘇太推介任何餐廳的salmon soup,需要學她狂落black pepper嗎?

圖:玻璃品牌Iittala邀Ivana赴芬蘭交流,Eric So陪老婆順便觀摩,唔知當地有冇figure呢?

圖:芬蘭名勝Temppeliaukio Church,紅磚外牆好Classic,屋頂金葱頭又好artistic。

圖:歐遊第二站冰島,由芬蘭直飛三個半鐘機——Ivana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。

圖:撞正與蘇太同名的少女品牌Ivana Helsinki大減價,買到要影到此一遊,邊個話北歐冇衫買!

圖:去到專買乾貨及海鮮的Vanha Kauppahalli市場外,有得食有得買立即跳起yeah!

圖:芬蘭馴鹿最出名,紙板都照留影。

圖:喺香港想拍拖行維園冇可能,蘇氏夫婦點會錯過情侶勝地Esplanade Park?


2016-10-06 Milk Magazine 794期

美德的友情 張敬軒.王菀之

「朋友,是分散在兩個身體中的同一片靈魂。」這是出自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名言。仍根據亞里士多得所說,只有具有美德的朋友才能使人進步,因為具有美德的朋友就像一面鏡子,讓自己從對方中認識到自己。軒仔和IVANA相識超過十年的好朋友,從相知到患難,由互相謙讓到互窒對方為樂,二人也深信對方就是自己另一面鏡子,他們的友情才能維持到永久。

有人說,有一種情叫「張敬軒和王菀之」,他們偶爾(其實經常)在人前互相鬥氣,但也會關心對方,視對方為永遠的知心好友。「有時友情要像戀人一樣相處,注意心靈交流,彼此的友情存能長久。」軒仔認為這是老掉牙的想法,但永遠受用。

H:HINS I:IVANA

你們會說對方的花名是……

I:張敬LIN、肥妹鬼

H:你的比較正常,可能你老公叫你的會怪一點,老公叫你咩?肯定是騎呢名!

I:唔話你知。

男女之間是可以存在純友誼的。

I:未識你之前是覺得冇可能有的,但自從認識了,就覺得到此為止好了。

H:覺得有都是多餘。不覺,這段純友誼也有愛的存在,或許多年來都是我自作多情啦!我面對你總有想保護的想法……

I:我唔需要你保護,我好獨立的。

H:你可以以一敵十,以「噸」位計。

好朋友永遠會為對方做過感動事。

I:你在我的婚禮上全程充當「播歌」員,之前一定做了很多準備功夫,每一PART你都好細心揀歌,而不是只當一個賓客,我好忙也都可以吃到兩隻蟹鉗,但你就冇吃過任何東西。那天,你令我好感動。

H:我好幾次演唱會,無論王菀之有幾忙就算在海外都好,都會抽時間出席或做嘉賓。

I:好似是你開管弦樂那一年,我記得我是去四天日本旅行,而你又更改不到嘉賓檔期﹐於是我要飛回來,你累我SKIP了很多碗拉麵。

H:我明你感受,你那次簡直似原機折返一樣,很無奈,而那次之後,你就不停叫我賠償幾碗拉麵給你了。

突有一天雙方交換了身體的話……

I:我會為張敬軒做GYM,把他的身體練得強壯一點。

H:我會為王菀之日日去跑步。又或者會出一本寫真集,我要告訴大家其實王菀之是好有資格影寫真集,簡直是宅男喜愛的身型。

相識超過十年的好朋友,已經非常了解對方。

I:如果以性格來計,我都好清楚張敬軒的習性,而身型上他就會經常改變,至於面貌就視乎當時興甚麼他就會變甚麼?

H:那是說我韓國一號鼻,二號眼是嗎?

I:我不是那個意思,那代表我非常留意你到一個程度,即是好熟悉你呀!那你了不了解我呢張敬軒?

H:你喜歡食咩我知得一清二楚。但我發現你最近似是肥了。

I:我根本一直KEEP住這副模樣,冇瘦過。

對於初相識的第一個象!

H: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舊公司的一次船P上,最初我以為你是在船上照顧人飲食的(茶水部)阿姐。

I:我都以為你是負責清潔的,我們因此而開始了當日的對話。坦白說,我到今日認識的張敬軒,和當初認識的張敬軒,唯一有點不同的就是我曾經覺得你有CHARM過。又曾經有一年你在台上唱〈BLESSING〉,我深深地被你融掉了,也認為你是全港唱歌最好聽的男歌手,但識得越久就覺得有種「冤家路窄」的感覺。

有見過對方最霸氣的一次吧!

H:我覺得你最霸氣是食量,你有九個胃似的,可以食好多好多,好恐怖。

I:我邊有?舉例早前一次,你話我食壽司和魚蛋,其實我之後全晚就根本冇食過任何東西……

H:還有芝士撻呢?你不要數漏好冇?

I:我都話我當晚冇吃晚飯咯!

H:我告訴大家,你之前吃了甚麼好嗎?先來一碗鹹到嘔的咖哩湯,然後吃了四件壽司。每件似拳頭咁大的壽司,起碼有兩碗飯。之後還要叫助手買芝士撻又吃埋。

I:芝士撻是請人吃的,當時有四個人但有六個撻。

H:那當時你吃了多少個撻?

I:一個咋!當時別人叫我帶回家我也沒有。你成日話我大食,我冇呀,我只是喜歡食而不是大食。

《張敬軒 ╳ 王菀之 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 演唱會2017》

日期:2017年2月16至19日

時間:晚上8時15分

地點:紅磡香港體育館

票價:HK$680/$480/$300

text:歐陽有男 photo:方紹匡

make up:CYRUS LEE、JANCIE TAO @ ZINE THE MAKEUP SCHOOL

hair:RITZ LAM @ HAIR CORNER、KATE SHEK @ CULTURE

wardrobe:FFIXXED STUDIOS @ LANE CRAWFORD、Y’s @I.T

hins’ styling:QUEENIEYU

design:LeX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6interview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