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84

王菀之專訪〔84〕


2016-10-24 JESSICA 197期 (11月號)

找到你多棒 張敬軒 王菀之

提起王菀之,你會馬上想起張敬軒還是Eric So?

接觸太多「有一種X叫XXX」,看得多其實會打冷震,但當看到「有一種友情叫張敬軒、王菀之」時,又的確從心底羨慕出來,有誰不希望有個可以互窒互玩又出生入死的異性好友?就如他們新歌《友誼的小船》中的歌詞「找到你多棒」一樣難得。

相識超過十年的軒仔和Ivana,可能比對方另一半更清楚自己,多年來合作過無限次,明年2月第一次合辦紅館演唱會,這對自稱為「深水埗Beyoncé」和「牛池灣鞏俐」的拍檔,未開show已表示不捨得完結。

張:張敬軒

王:王菀之

友情的終結

張:這個演唱會的雛型是去年的拉闊演唱會,那次真的一票難求,反應很好,我們很多互動都是即興。如果要形容今次的演唱會,我會用「友情的終結」。

王:有今次的合作,就預了這段友誼會完結。我們的合作mode會包括火花,因此我們會赤口all the way。

張:我想唱《赤口組all the way》。(唱:「赤口組,赤口組,赤口all the way……」)

王:由於我們太熟,才可以沒芥蒂,那就不需要畀面。

張:芥蒂是否可以炒?

王:(無視軒仔的提問繼續說)到時我們每人有一個「自我消失掣」,如果不想見到對方在台上,一按對手或自己就會下台,又或者可以趁對方未換完衫升他上來。

張:大家現在已看到我們會否難夾的端倪。

王:(繼續無視)不過由於沒芥蒂,想做甚麼唱甚麼都會說去做,其實不是難夾,但時間的確花多了,例如開會10小時,有9小時用來嘻嘻哈哈和拉拉扯扯。

張:所以我們身邊的同事真的嘔血。幸好我的為人比較有交帶,希望可以彌補到對方的不足。

行氣活血

王:我自己開演唱會就一場起兩場止,但和張敬軒一起,就可以三、四場起,即是有機會將我的音樂帶給更多觀眾。壞處是很累,和他溝通其實不容易。

張:會否是我比較累?我覺得和她開演唱會的好處是,我每天的血壓都會上升,讓我覺得自己仍然很年輕。

王:行氣活血。

張:沒錯,就像活胳油一樣。壞處是,這幾個月習慣了這個狀態,會不敢想像演唱會完結後會如何呢?

王:你到時就知味道,喊都無謂。

張:我相信我會很想念這個演唱會,因為整個班底有很多藝術家,很好玩。

王:大型演唱會就是需要把所有東西放大。

張:包括身型都需要放大……

王:沒錯,否則在台上沒有人看到你的。我覺得今次真的很幸福,因為可以將和張敬軒私底下和工作上的交流放上台而且放大。平時我們私底下不時因為音樂而鬥嘴,今次可以搬上台battle,能夠將這些生活上的小火花擴大放上舞台,我自己都很期待。

張:我最期待如何將我們的矛盾放上舞台,這個應該最好看。

王:我們本身對音樂表演非常有要求和尊重,不想只在台上鬥嘴搞笑,但由於高要求,假若對方有錯誤的話,我並不排除會鬥嘴。

放鞋落飯盒

張:我很期待到時Eric So會拿著一紮花送給我。

王:他不會送花給你,我都沒有啦!

張:其實首先期待紅館個飯盒!

王:我每個環節都很期待,就連拿飯盒都想作弄他,可能他打開會有隻鞋……這個就像上天送給我們的禮物,而我們可以和大家分享。整個過程會有很多有趣事發生,就像排舞時,他會發現其實抬不起我。

張:放心,我們都做過職安大使,會很安全。

王:音樂上最期待當然是合唱……

張:合唱《分飛燕》、《禪院鐘聲》吧!

王:老老實實,我真的擔心會有一個情況出現,現在暫定開四場,我不知自己身體可否支持得住,我隱疾比較多、體力又不太好,因此我會操fit一點,這方面會向張敬軒請教。

張:我都很懂得照顧長者的……

王:其實你自己開show並不是沒試過,一是聲帶出血、一是自己暈倒!

張:所以我現在學懂了在綵排時留力,將最好狀態放上舞台。

王:可能我一早已知道綵排時要留力,所以on stage時狀態比較好。

樂壇長青樹

張:如果不是和王菀之合作,我最想和咪咪姐(朱咪咪)開演唱會,因為和他們那一輩的藝人合作,可以學到很多,而且會很好笑很開心。今次和王菀之合作,雖然都是同輩,但都是那種開心。我近年覺得,找合作拍檔一定要開心為大前提。

王:如果可以夢想得大點,我希望可以和Björk開演唱會,她是我偶像。

張:早前看郭富城的演唱會,真的很難忘。畢竟《雨中感嘆號》那些歌是我們讀書年代的歌,而他一站在台上,真的明白為何說香港樂壇會後繼無人。除了天份,他花了很多苦功,而最匪夷所思是,他現在還有那把少男聲線,這是需要很好的體魄和平日好好保養自己的聲帶,我現在都唱不到當年《Blessing》咁清。看完他的演唱會後,我只有一個感覺,就是希望可以鍛鍊到有他那份毅力,在樂壇做一棵長青樹。

王:孫燕姿的演唱會讓我很深刻,她那種natural charm,加上唱歌很好聽,真心享受表演和對音樂的專注和瀟灑,都是很入心。她是我的學習對象。

友誼的小船

王:很多人以為我們經常見面,的確有時可以見很密,但亦可以很久不見。

張:我們試過最長一年沒見,當然我會突然打給她,都是搵她笨;有時她又會找我幫忙駁家中的琴或線。不過,聽說你早前好像去了三星期旅行喎……

王:I like it!其實我最近忙於寫演唱會的主題曲,如果我不寫就沒有人寫了。

(軒仔無語,掉咪。)

王:(突然教育電視mode上身)張敬軒,你喜歡我們的演唱會主題曲《友誼的小船》嗎?

張:王菀之,我很喜歡呀,你知道為甚麼嗎?

王:一定是Wyman的歌詞。

張:這是因素之一啦,最主要是我不用寫,只負責唱便可以。哈哈。

王:我們錄得很開心,錄了三日,希望這首歌會引起很多人共鳴,我們會和身邊的好朋友鬧交,但又很關心對方。

張:菀之的曲加上Wyman的詞就是很好的劇本,這首是我入行以來,錄過最開心的歌,笑到失聲。

Text & Coordination: Lam Wing Kee

Photo: Kwan

Location:Hotel ICON

On Ivana:

Hair: Kate Shek (Hair Culture)

Makeup: Janice Tao (ZING the Makeup School)

Wardrobe: Y’s @ I.T

On Hins:

Hair : Ritz Lam @ Hair Corner

Make up : Cyrus Lee

Wardrobe : MCQ @ ITHK

Styling : queenieyu


2016-11-01 東Touch 1118期

My Pen is Blue, My Friend is You. 張敬軒 X 王菀之

兒時有句諺語:「My Pen is Blue, My Friend is You」,雖然無聊,但亦很單純地表達了一份簡單而無雜質的友誼,環顧當今樂壇,能稱得上是這句諺語的最佳代言人,非張敬軒與王菀之莫屬。自出道起,他們的友誼早已閒名圈外,而這麼多年來,他們的情誼也從沒改變過,即將舉行的演唱會《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》,還有主題曲〈友誼的小船〉,他們再次走在一起。回看過去10多年一起走過的路,原來並非想像般平坦,更曾風高浪急,險些翻船。不過,即使經歷過幾多blue moment,my friend still is you,正因為情誼經歷過考驗,才顯出它的可貴。

T:TOUCH

之:王菀之

軒:張敬軒

好好經營的友情

T:這次演唱會除了概念玩味十足,主題曲〈友誼的小船〉也相當有趣且有童真,為甚麼Ivana會有這個創作意念?

之:演唱會不一定勁歌熱舞,最重要是真心,我們是甚麼的人?加起來會發生甚麼事?共通點是好有童真,好鍾意玩,一個好人一個壞人,一個甜一個鹹,一個白一個黑。

軒:一個肥一個瘦!

之:這是一首好貪玩的歌,無論唱腔、編曲都好玩味,一時就粵曲唱法,一時又歌劇唱法。

軒:還有鄉音,羅湖城的口音,哈哈!

之:其實是想分享快樂,希望在演唱會上除了跟大家分享音樂,就是快樂與正能量。

T:這首歌講到友情,是填詞人Wyman講出了你們之間的友誼嗎?

之:友情是要經營的,即使如鐵一段的友誼,但如果不經營都會有泠卻的一天。友情很像愛情,都需要經營,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、興趣、又是唱作人,又同時期同公司出道,令我覺得是天父將我們放在一起的。

軒:歌詞中有一句「翻舟之時別太小心眼」,意思就是別要太小器。

之:應該要以船、友誼為大局。還有一句「任意飲食,再加兩磅」就是提我別再吃太多!看到這句詞時笑死我,為甚麼Wyman要寫在我唱的部分呢?

軒:這首歌既有Wyman對我倆的寄語,亦有他對友情的看法。認識他的人都知他非常有義氣,而這份詞他是兩日就嘔起給我們!

之:Email裏還寫着一句「用條命寫俾你哋」!

軒:是我們衰,很遲才交給他填,很趕。

相嗌才好口

T:你們之間也曾經歷過風高浪急,險些翻船嗎?

之:咩都嗌!甚麼事情都可以吵一大輪!可能正因為甚麼都講,所以沒有芥蒂,也沒有心病,不找對方。我們有過心病嗎?

軒:自認識到現在都有心病啦。不過最深刻,應該是克勤結婚那次。

之:講過幾次啦!

軒:人家沒聽過嘛!那時克勤結婚擺酒,我那檯有家強、黃伊汶、2R,還有我跟Ivana的老闆。那時我正是depression在食藥,她也很擔心我。一向我都喜歡飲酒,那時都有飲,期間2R就提議飲完不如去after party飲啦,我就說好呀好呀,她就在旁瞪住我。她的意思不是嬲我去玩,而是我那時的condition就不應再飲酒,或者說飲酒不會幫到我。

之:飲酒唔可以送藥呀!(講出真正原因)然後他偏偏對着我舉起酒杯,要望住我來飲。那時頭盤都未食,百幾圍望住克勤在致詞,我在氣得不顧一切正中間就這樣行出去。

軒:我必需要講,真的好失禮。

之:但真係好嬲,佢自己唔掂了很久,身體不好,又病,又唔開心,又話自己在食藥,還要拿杯酒來鬥氣!

軒:是很曖昧的,所以你說我們冇嘢都冇人信。她就這樣行出去,我看見家強有點尷尬,可能以為我們真的在拍拖,他就呆了,那時老闆說:「追啦!」我又本能上覺得要叫她回來,但行到出門口她已消失了。那沒有辦法,我就回去連她那份都食了,哈哈!

朱古力與棉花糖

T:你們不單跟對方熟悉,好像連對方家人都像自己家人一樣?

軒:我們跟一般的圈內朋友很不同,一般都是出來飲杯嘢、玩,但我們家人之間都有來往的。有一年她生日,我想給她一個驚喜,因為她有隻兔仔在加拿大,不時都很掛念牠,其實現在回想買寵物做禮物都是不對,但那時就衝動地買了兩隻賓尼兔。

之:朱古力同綿花糖呀。

軒:我就打給她媽媽,說我有些驚喜想帶給菀之呀,我可以上來你家嗎?她媽媽就說:「呀……不如你先講是甚麼驚喜啦?」我完全不管就上去了。到了後,Auntie開了木門但不開鐵閘:「呀,是甚麼驚喜呢?」她一開門見到我拿着兩隻兔仔:「呀……你過兩日會攞走對吧?」我知道她喜歡,所以送給她。Auntie:「呀……唔知邊個湊但呢吓?」最後我說,你不要跟菀之講,我想給她驚喜。Auntie:「我就真係驚喜喇!」

之:但現在媽媽好照顧牠們呀。

Friend番因為買梳化

T:相識多年,終於有這次的合作機會,是你們期待已久的嗎?

之:這次的合作像是兩個戀人走在一起的經歷,不能計算出來的。我們慢慢走到一個點交叉在一起,但各自又有工作所以各有各忙,到某一刻是對的時候,這個念頭又再次深化。我覺得天父早已畫好一幅圖,到這個時候放我們在一起就剛剛好了。

軒:很多年前我已有預感,我們在一大場地開show,但不知幾時。我們都有一、兩年沒有聯絡,因為公司變動的問題。

之:我記得突然打給他的原因是:「張敬軒,你家中有梳化嗎?」因為他好叻挑選家中擺設嘛,我就想他常常換,會不會有用過的不要呢?所以就又聯絡了!哈哈……

軒:直至舊年做拉闊劇場,我們兩間公司覺得時機來了,飛雲!加上去年祖兒加克勤的成功,所以促成這件事。我跟你說,在台上夾甚麼人我都會驚,除了王菀之。

張敬軒 王菀之 五大考驗事件簿

作為圈內聞名的好友,張敬軒與王菀之當然都經歷過不少高興低,回想過去,就有幾件事相當有代表性,見證了他們的友情確實久經歷練!

勁歌頒錯獎

「有一次TVB勁歌金曲頒獎典禮,本來那個獎是頒給我,但不知怎的竟然頒錯了給她!那時志偉哥都不知怎樣兜,但幸好那個是王菀之,最後我們很輕鬆地打了完場。」確實幸好他們太有默契,否則一定變了另一個關家姐。

上門送兔仔

因為軒仔想為Ivana送上生日驚喜,但怎料最「驚」的卻是Ivana媽媽!在爆出一輪笑料後,Ivana一家都欣然接受了兩隻兔仔成員。不過軒仔提提大家,其實未考慮對方想法就買寵物送給人,是不對的行為!

澳門驚慌事件

在出道初期,因為經理人與娛樂公司的溝通問題,他們要在不情願下赴澳門演出,當中更有些不愉快事件發生,雖然詳情不願多講,但重點是二人互相撐住,而且處變不驚,才化險為夷。

克勤婚禮吵大鑊

二人在克勤婚禮席上,因飲酒問題吵大鑊,Ivana更一氣之下離開,令場面極度尷尬。二人想在這裏好想再向克勤講聲唔好意思!

爸爸媽媽生死一線

張敬軒愛朋友之餘,也愛及其家人:「Ivana第一次開演唱會,她的父母跟她合唱〈Amazing Grace〉,但前一晚其實他們遇到交通意外,車子全毁,但二人完全沒事,所以那天他們唱起〈Amazing Grace〉就特別感觸。」

text 德欣.photo Devil.Assisted by Yanki.Hair Ritz Lam @ Hair Corner(Hins), Heibie Mok @ Hair Culture(Ivana).Make UP Cyrus Lee(Hins), 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Ivana).Wardrobe Lane Crawford(Hins), Y’s @ I.T(Ivana).Styling queenieyu(Hins).Venue Hotel ICON.art kirk


2016-11-04 晴報

張敬軒 王菀之 蹺蹺板上的好朋友

【晴報專訊】 張敬軒(軒仔)和王菀之(Ivana)是眾人心目中的好朋友,這兩位唱作歌手,由音樂舞台到戲劇舞台同樣闖出一定的成績。Ivana近年在電視和電影更開闢了搞笑路綫,同樣大獲好評。相隔十年,二人將於明年2月中再踏紅館,舉行四場《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演唱會》,雙方半斤八両,一同玩蹺蹺板,肯定看頭十足!

這次演唱會的海報概念很有趣,軒仔和Ivana分別手執大波板糖擺出搞鬼的「甫士」。Ivana笑說:「平常歌迷開玩笑叫我們皇上、皇后,好像很有氣場、很架勢。這次,我們會將私底下友誼的一面擺上枱面。」

進入奇幻世界

軒仔直言這是他入行以來最喜歡的海報:「我們穿上一套驟眼看以為是睡衣,又有點似精神病人的衣服。你打開Facebook都知道這個世界現在多瘋狂,其實每一個人都有精神病患。精神病人活在自己的世界裏,沒有煩惱,很自得其樂。我們也是在自己的音樂世界裏,追求一種無拘無束、不需要顧及別人眼光的樂趣。這次演唱會,我們邀請所有的觀眾進入我們這個奇幻世界裏。」

相識了這麼多年,二人同樣認為對方沒有改變。Ivana表示:「張敬軒由第一天到現在,外形上怎樣打扮,或者在表演上怎樣不同,他仍然是一個很有義氣、很善良的人。大家在信仰上、音樂上或者生活上的追求,可能有迷失的時候,但是,他從來都是一樣……衰。」說罷,Ivana都忍不住大笑,軒仔卻份外正經:「她這幾年奪得最佳女配角(電影《金雞sss》),在舞台劇各方面也有很好的成績,我們沒有因彼此在事業上的光環,而拉遠了大家的距離。」

走出事業困境

對於Ivana在演戲上的成就,軒仔分享了背後的一個小故事。「有一段時候,我很為她心痛,她的劇集《老表,你好嘢!》收視很好,有一班不聽流行曲的家庭觀眾,開始認識王菀之。但是,另一班原本聽她唱歌的朋友,因為她演出電視劇或是電影而離她而去。以為她當時沒有甚麼心情不好,我就有點嬲,因為大家要知道演繹那些角色的背後,都是一種藝術的付出。但是,有一班華人很容易會有這種想法–她本身是唱歌的嘛,現在走去拍劇,又搞笑,我就不喜歡她了。」

Ivana回應說:「那時候,我不開心了一陣子,因為有不少人這樣跟我說:『因為你開始拍電影,我就不再聽你的歌了,我覺得你不專注。』他們很誠懇,但就是誠懇,我才不知道怎麼辦。」軒仔繼續說:「那段時間,我跟她說:『你一定要沉着氣,因為你的歌迷是會回來的。』不過,大家很容易憑自己眼見的東西,去批判一個藝人所付出的努力。老實說,《金雞sss》吳璐那角色也是一種藝術上的雕琢和修練啊!」知己知彼好朋友,軒仔對Ivana深感不值之情,表露無遺。

生活百事通

軒仔與Ivana在音樂與演戲上張張刀張張利,Ivana更笑指軒仔的瓣數一籮籮:「我生活上遇上甚麼疑問,就會:『呀,致電軒仔問他就可以啦!』」

軒仔即解釋:「因為,我很喜歡曾近榮,很想像曾Sir那樣『生活百事通』。」Ivana笑說:「真的,由煮食到通渠,到錄音室的操作都可以問他。」軒仔插嘴:「開鎖我都好叻的。」Ivana喜出望外地說:「那麼,我下次可以省回500元了。」然後,話題轉到生日總是沒收到對方的禮物,你一言我一語沒完沒了,卻充滿友情的喜樂。

撰文:張靛瞳

攝影:林良明

編輯:陳禮恒

設計:梁政敏

張敬軒
髮型:Ritz Lam @ Hair Corner

化粧:Cryus Lee

服裝:MCQ @ ITHK

造型:queenieyu

王菀之

髮型:Kate Shek(Hair Culture)

化粧:Janice Tao(ZING the Makeup School)

服裝:Y’s @ I.T

場地:Hotel ICON

圖:張敬軒:大家再一起,還是像以前那樣相處,友情上的保鮮是很重要的。

圖:王菀之:基督要我們行的是愛的路,我希望透過演出、說話或者音樂,可以實行出來。

圖:兩人去年齊為法國動畫《小王子》粵語版配音。

圖:配合明年演唱會主題,早前記招大玩3D視覺藝術。

圖:在《友誼的小船》MV有兩個人形公仔,當然由Ivana老公Eric So設計。Ivana爆了一句:「原來在Eric眼中,我的眼細過軒仔90%!」

圖:兩位唱家班挑戰舞台,在2010年與梁祖堯等合演19場音樂劇《柯迪夫Octave》,扮鬼扮馬更有校服Look。

圖:四場演唱會銷情理想,他們明言好想再加場,暫時等主辦單位安排。


2016-11-04 頭條日報

開騷前 重溫友情歲月 王菀之讚張敬軒夠義氣

合作無間的歡喜冤家張敬軒和王菀之Ivana,將於明年2月16日至19日,首度在紅館合體舉行《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演唱會2017》,演唱會名意指搖搖板,正好帶出「張王」交心十年情的相處mode,一高一矮、一肥一瘦、一凹一凸的兩人互窒鬥嘴,加埋就係完美絕配!近日二人為演唱會主題曲推出合唱新歌《友誼的小船》,他們重溫十年「兄弟情」,經歷過喜怒哀樂,更有刀光劍影,令Ivana大讚軒仔係義氣仔女。

N度合作的軒仔和Ivana舉行演唱會,好明顯係靚聲會友,二人除大唱自己金曲,亦會唱對方的作品。軒仔好期待想知Ivana揀佢邊首歌?而女方就笑說:「我最期待同軒仔勁歌熱舞,哈哈!不過我要減肥先。」演唱會排在農曆年後,軒仔笑言呢個檔期一定要搵孖寶做騷搞搞氣氛,佢哋鬥嘴互窒,夠晒火花!而嘉賓方面,二人異口同聲話要絕密。
牛肉刀恐嚇

演唱會有幾合拍就未知,但私底下friend咗十年的「張王」,表面互窒對方為樂,查實好關心對方,視對方為永遠的知己。二人首次見面,係環球年代群星去魚排開P,兩個初出道的新人唔埋堆,悶到慌,然後講音樂,一拍即合。軒仔欣賞Ivana嘅天真,在娛圈好難得。而菀之就讚軒仔做事好堅持有決心,心地超好,仲好有義氣。最難忘係07年,二人去澳門開騷後,突被主辦單位持牛肉刀恐嚇臨時加唱,軒仔竟夠膽單人講數,保護嚇到呆晒嘅Ivana。軒仔憶述:「當時我哋經理人已經被趕出房,我和Ivana及助手在化妝間被十幾人包圍兇着,仲有兩、三呎長嘅牛肉刀,又搵櫈掟我哋,咁我都係同佢阿頭講道理啫。」當晚坐船回港,軒仔安慰嚇傻嘅Ivana笑說:「我下半世要養多過!」暗示會照顧對方,搞到菀之深感對方好有擔當,非常感動。

採訪:林書鉉

攝影:謝民光、李維隆

場地:Hotel ICON

王菀之

髮型:Kate Shek (Hair Culture)

服裝:Y’s @ I.T

化妝:Janice Tao(ZINE the Makeup School)

張敬軒

髮型:Ritz Lam @ Hair Corner

化妝:Cyrus Lee

圖:張敬軒與王菀之一行埋,就笑料百出。

圖:二人無奈表示因演唱會撞期,推了王祖藍的新劇《老表,畢業喇!》

圖:歡喜冤家訪問時,無時認真。

圖:兩位多才多藝的靚聲王開騷,令人期待。

圖:軒仔最欣賞Ivana有顆初心,同佢老公Eric So一樣係天生一對。

圖:早前,二人在記者會上宣佈開4場演唱會。

圖:張敬軒表示今次演唱會係大台,技藝上要多下苦工。

圖:王菀之稱入行前聽軒仔唱《BLESSING》,認為佢係全港唱歌最好聽的男歌手。


2016-11-11 都市日報

男女有純友誼嗎? 王菀之 張敬軒

沒甚麼人會反對「王菀之同張敬軒好Friend」這件事,每個人都要工作,卻非人人都能與好朋友一起寓工作於娛樂。王菀之(Ivana)與張敬軒將於明年2月齊齊進軍紅館,開“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”演唱會,由開會、宣傳、綵排至開騷都可以朝夕相對、並肩作戰,令人羨慕不已。此日兩人接受本報專訪時更見默契,筆者問完問題後,向來陰聲細氣的Ivana多次沉默,你以為她Dead Air嗎?不,只是她總慢半拍地處於“Loading”狀態,軒仔則多次搞爛Gag搶白,整蠱對方。男女之間到底有沒有純友誼呢?看着這一凹一凸的兩人,似乎找到答案了。

M:《都市日報》 I:王菀之 H:張敬軒

M:有冇真心嬲過對方?

I:我有呀!佢塞隻襪落我個口呀!我真係真心好嬲,喺架車度嬲到喊呀!我瞓緊覺,擘大口,佢塞隻着緊嘅襪落我個口度呀!

H:我係將隻襪穿咗喺隻手度,去捽佢啲牙呀,哈哈哈!

M:咁軒仔點氹返佢?

H:唔使氹,本身係我嘅娛樂嚟㗎嘛。

I:我又係冇鬼用嘅,我冇骨氣呀!因為我好快又笑番,一路喊一路笑。

H:我好鍾意整蠱佢嘅,因為佢反應相對慢啲,同你細個喺學校恰人一樣咋嘛,嗰啲反應慢少少嘅小朋友成日都畀人恰㗎啦。我細個就係嗰啲小朋友,所以依家要恰番佢!

將友情打入維港底

M:點解你哋會Friend成咁?

H:其實我話晒都前輩嚟㗎。

I:你係邊年嘅新人?

H:02囉。

I:係咩?我以為你04,我05,原來你02呀?

H:係呀,怪談嗰啲靈異呀。

I:我覺得張敬軒有一種好鍾意照顧人嘅天性。

H:母性。

I:呢個母性出於佢好善良……

H:會唔會係你太缺少照顧自己嘅能力呢?

I:我冇……我有……我冇冇呀!Anyway,我哋初初因為音樂而認識,但好早期已經有機會一齊做舞台劇,直情將個友誼打咗個好深嘅根基。

H:打咗落去維港海底呀!

I:我哋同期認識舞台劇,然後再做《柯迪夫》,嗰個就不得了!相處咗幾個月,瞬間熟晒,仲要一齊喊、一齊笑,但我哋嘅身份同真嘅舞台劇演員又唔同喎,我哋係歌手去做舞台劇,做完就要離開,又一齊唔捨得,情緒上有好多一齊經歷嘅時刻。

超友誼關係

M:你哋曾經好曖昧,有無超越友誼嘅感情產生過?

I:愛佢?都愛嘅,但又恨囉!任何關係都係會有呢個愛先嘅,有時深啲、有啲又淺啲,咁啱張敬軒畀我嘅感覺好Complete,佢會令我好憎佢,又會令我好掛住佢、好擔心佢,好嬲囉。

H:知唔知咩叫情聖呀?

I:(沉默)

H:我覺得兩個人無論做知己又好,朋友又好,一定要對對方有好感先得。

I:幾慘吖,佢好感咋!

H:聽我講埋先喇,可唔可以唔好成日暫亂歌柄呀?

I:你自己啱啱話好感!

H:慢慢發展㗎嘛,一嚟就即刻咩?我最初同佢同公司,佢嗰時仲係新人,06、07年係港女萌芽嘅年代,好多香港女仔有觀音兵呀,又女權主義,突然間佢就好似一抹清風……

I:(沾沾自喜)咁輕咩我?

H:咁龍捲風囉!

I:一抹龍捲風?本來好有氣質,一抹龍捲風……呼!爛晒!

H:我會被呢類書卷味好濃、好有修養嘅女仔吸引,但你以為佢長蒲中上環咩?識落先發現原來佢個Level係348啲Friend。

I:咩嚟㗎?

H:你唔知?我唔係香港人我都知,唔好扮嘢喎!即係揈頭嗰啲Club,佢可以好Wild㗎,佢喺加拿大讀書嘅時候飛車㗎!

I:我係職業賽車手,但自從個躉坐唔落之後,就冇再玩喇。

曖昧渾然天成

M:嗰時嘅曖昧係特登營造?

H:冇㗎,渾然天成,特登做都做唔到。

I:啊!我知喇!有一期我哋鍾意拖住手出街、食嘢。

H:佢冇拖拍嗰時,我覺得自己要肩負起佢身邊嘅一個男仔嘅角色。

I:我冇覺得㗎!

(寂靜)

H:其實係當年唱作歌手嘅悲歌,因為當年我哋兩個都係比較難推銷嘅。

I:哈!

H:笑咩啫?

I:唔知呀,你用啲字眼好笑吖嘛!

H:推銷,又唔係吹簫……我入行嘅年代係偶像派嘅後期,我嗰年有咩新人呢?Boy’z啦、2R啦,Shine就早一年……

I:你即係話我唔係偶像派啫!

H:你生得逢時喇!你入行同期起碼係側田啦、衛蘭啦,但始終香港係好注重包裝,我哋又唔係出嚟跳跳紮,我哋係純音樂,冇劇集、電影嗰啲Support,雖然得一隻合唱歌,但公司覺得既然做咗個情侶檔,記者又好似幾受落,坊間又鍾意我哋一齊, 慢慢就變咗個Package。

I:我諗更大嘅原因係我哋各自演唱會啲氣場都好有型!皇上、皇后,但一黐埋,你想有型都變咗個笑位,嗰種歡樂又會令我哋自己放鬆,愈放鬆個人就愈Playful,好似愈來愈熟絡咁囉。

撰文:鄧穎琪

攝影:Allen

髮型:Kate Shek @ Hair Culture(王菀之)、Ritz Lam @ Hair Corner(張敬軒)
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(王菀之)、Cyrus Lee(張敬軒)

服裝:Y’s@I.T(王菀之)、MCQ @ ITHK(張敬軒)

形象:queenieyu(張敬軒)

場地:Hotel ICON


2016-11-22 Recruit

火星撞地球 張敬軒 王菀之

有人說在工作世界遇到知心好友的機會微乎其微,皆因人人都是競爭對手,不管錦上添花或雪中送炭也不易見。但凡事總有例外。張敬軒(軒仔)和王菀之(Ivana)同為現今樂壇的唱作歌手,二人識於微時,交心10年,有笑有淚,有如蹺蹺板般互相扶持,出力將對方推上高處,為對方的成就引以為傲。一段真摯的友誼成為人生旅途上的最強支撐。

H:張敬軒

I:王菀之

蹺蹺板

這對好朋友將於明年合作舉行《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》演唱會,Teeter Totter解作蹺蹺板,他們笑言玩蹺蹺板時,雙方都要互相支撐對方,想不到這種童年遊樂場玩意正好能描述出二人多年來的相處模式。

Teeter Totter這個名字是否足以反映出你們多年來互相支撐的意義呢?

H:是呀!多年來我們都一直扶持著對方,就像玩蹺蹺板,大家都要出力,才可以保持著一上一落的平衡狀態,我們願意留在低點出力,將對方推上一個高點,所以這個名字可以體現出我們的互動關係呀!

I:雙方都願意付出才能成為好朋友,在我心目中,玩蹺蹺板很需要平衡,我和他從外觀到音樂,都給別人一種陰陽相剋的狀態,當兩個磁場極端的人走在一起,坐在蹺蹺板上兩端玩起來又不會掉下來,當中需要互相協調才能產生平衡。

H:(擺出一個狡猾的笑容)即是說,她體形變肥的時候,我就要出多點力……

I:又或者說,當他永遠都不願意健身時,我就彈不起來了……

H:(面向Ivana)其實,我不健身,你都可以修身啫……

I:你可以去健身啫……

H:我不想變肥嘛……

I:健身可以變得大隻啲,台上表演好睇嘛……(望著軒仔不在乎的表情)唉!無事喇!

獨一無二

今天能稱呼對方為好朋友,皆因昨天累積了很多深刻的共同經歷,從舞台上合作,以至私底下相處,他們都認為對方是獨一無二的,也是令自己最緊張、最引以為傲的一個。

在你們心目中,好朋友的定義是甚麼?

I:我認為有一天突然間發現自己特別緊張或擔心對方,而大家相處時又特別開心,共同經歷又是特別難忘的,經過好一段日子後,當種種感覺加在一起,就會知道對方在自己心目中有一個重要的地位。

好朋友都是獨一無二的?

H:無錯,好朋友都有一種獨特性,記得多年前我和她演出一個晚會節目,一起唱歌、Rap、數白欖等,表演得很開心,反應非常好,節目監製開心到不得了。幾星期後,同一位監製找我再做同一個表演,不過拍檔就換了Kay(謝安琪),我當時已說過那次演出的默契和化學作用只有和Ivana合作才會出現,可是無人相信,我只好硬著頭皮去表演,結果演出不太順利,有人話Kay走音兼只顧轉身望band,事實並非如此,因為我們之間沒有默契,不肯定下一句由誰來唱,她為了開口幫我而來硬唱了我的key,於是發出了一下聲音,別人以為她走音,而且她不是轉身望band,而是側身聽清楚背景音樂屬於誰唱的部分,今次算是為Kay平反了。

你們最proud of對方的是甚麼?

I:我最proud of他每次開演唱會都是一票難求,做過他的《酷愛》演唱會嘉賓,我都無位坐,要跟公司老闆(林建岳)share一個座位呢!那一刻很感動,替他感到很高興。

H:我最proud of她成家立室。坦白說,我曾經很擔心她會嫁不出,因為我們這類性格的人,只有兩種結果,一是愛情生活很幸福,從一而終;二是孤獨終老,因為在我們眼中,別人做甚麼事都「唔啱心水」。

她對完美主義的追求沒有你那麼厲害吧?

H:也可以這麼說,不過她也是一個完美主義者。我常說在兩性關係裡,不是要將對方變成我喜歡的人,而是讓對方在我的世界裡做回自己,當我見到她找到一個很愛她與包容她的伴侶,而這段關係又讓她的想法有轉變,見到她長大,每天都笑騎騎,令我為她而感到很驕傲!

我們期待的演唱會

起初聽到他們開演唱會的消息,身邊很多朋友都說很期待,想不到他們二人比樂迷還要期待。Ivana說:「我很期待今次合作會產生甚麼火花出來,究竟我唱他的《酷愛》或他唱我的《畫意》會有甚麼效果呢?」在旁的軒仔笑著點頭,說:「我覺得她可以將一些蘊藏我內心深處的火花引發出來,那是我平日少見的一面,而我相信可以將她從火星拉近到地球,應該會有很大的新鮮感。」

好朋友當然欣賞對方,Ivana說:「他忠於自己的音樂世界,對音樂質素的要求很高,他的作品充滿感情、浪漫、魅力,配合他的歌聲,已經令人很感動。」而軒仔很欣賞她懂得放下包袱,他說:「從唱片公司的角度來看,如果她願意乖乖地、寫歌寫快一點,一年寫十多首《我真的受傷了》式的歌,簡直容易到不得了。但她從不讓自己背負起這個包袱,做每張唱片都要追求創新;而她的作品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著重旋律,如《我來自火星》、《該死的快樂》等,只要聽一次就能哼出來,她的音樂對我帶來不少啟發。」

文:田佩芬 攝影:Johnson @ Unicorn Production

王菀之:

Hair:Kate Shek(Hair Culture)

Makeup:Janice Tao(ZINE the Makeup School)

Wardrobe:Y’s @ I.T

張敬軒:

Hair:Ritz Lam @ Hair Corner

Makeup:Cyrus Lee

Wardrobe:MCQ @ ITHK

Styling:queenieyu

Venue:Hotel ICON

圖:軒仔說:「我內心那把鑰匙只會交給她,不會給甚他人。」

圖:Ivana說,好朋友從不計較付出與收獲是否成正比,一心只為對方好。

圖:二人將於明年2月16日至19日首度合作舉行演唱會,最近推出合唱新歌《友誼的小船》,以音樂來訴說10年「兄弟情」。


2016-11-23 文匯報

8年間痛失兩位至親 黃浩然後悔借「忙」逃避

王菀之(Ivana)和黃浩然合作的電影《大手牽小手》將於明日上映,電影描述既催淚又惹笑的親情。每個人對親情看法不一,但Ivana和黃浩然坦言是把親情放第一位,特別是浩然早前忽然患病,在鬼門關走了一圈,知道有些事,隨時話走就走。至於成為人妻不久的王菀之,憶起之前爸爸知道她要搬離屋企那不捨的眼神,令她一世難忘。

黃浩然在TVB的8年間痛失了兩位至親,一個是睇住他長大的姑媽,另一個是他爸爸,兩位都是在浩然忙於工作時離開,所以在兩人最後的日子,甚少見面,回想起這段日子,浩然自覺忙只是借口。「你瞓6個鐘,可能別人會話『你瞓少2個鐘咪可以去探他們』,但其實是你想去逃避這些畫面,你只想你腦海的畫面是父母好健康的樣子。但現在想回頭,其實寧願見多幾面好過逃避。所以現在我媽媽常來我家探兩個孫,我在家中工作,見到媽媽,有時又傾兩句,大家都知道大家安好,已經好心足。」

王菀之觀察鮑姐舉動學習

Ivana從小就去外國讀書,特別是自從入行後工作很忙,少陪父母。拍攝期間憶起很多自己成長時與父母的溫馨回憶,特別是自己搬離屋企時爸爸那不捨的眼神,令她一世難忘。這套電影提醒自己應多跟兩邊家長一齊吃飯,不要再給自己借口說「沒時間陪家人吃飯」。

電影中,Ivana與黃浩然飾演夫妻,育有一名女兒,而鮑起靜(鮑姐)飾演黃浩然的媽媽,原本婆媳關係疏離,因為一件事,令她們慢慢走近。問到Ivana在戲中最難忘拍攝哪一場戲,她直言是在醫院中一場喊戲,她謂:「這場戲講述卧在病床的鮑姐叫浩然轉身一分鐘,這場戲很感人,拍到我的大頭已是第9 take,之前拍了8 take,眼淚都流乾了,以為到自己拍大頭戲時哭不出來,但鮑姐和浩然的戲太好了,我很快便順利入戲。」難得跟好戲之人鮑姐合作,Ivana笑言光看着鮑姐一舉一動、一個眼神,對她來說已是在上課,而且鮑姐未roll機時會跟你嘻嘻哈哈,但一roll機就立即來料,所以她今次拍攝得相當充實,可以邊演邊學。
作曲提醒自己善用餘生

Ivana還特地為這部電影作了一首主題曲《相牽》,談到這首歌,Ivana表示歌詞是與時間有關︰「寫這首歌時,我和李勇昌導演傾過,佢希望歌詞圍繞『時間』。這電影帶出一個重要訊息,就是都市人認為時間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,工作、約會、見家人、朋友……但偏偏時間才是一樣你沒有辦法去掌握的東西,不論你願意與否,時間也會不斷流走。而電影故事講述主角與母親之間的承諾,由細到大我對父母許下好多承諾,好多都已經兌現咗,未兌現嘅應該大家都唔記得咗啦,不過最重要係不斷提醒自己要陪多啲家人。」

Ivana每次聽起這歌,不僅回想電影中感人的場面,還讓她等一等、想一想,她表示︰「這首歌的詞是我很想表達關於對時間的無奈和遺撼!同一時間,你選擇了A,你就會失去B,以及可以做到什麼,所以我聽後除了感動外,會提醒自己怎樣善用餘下的時間。好多句都令我想到父母,成首歌最觸動我的係最後一句:『有時間 突然間 沒時間』。」

採、攝:植毅儀

化妝: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

髮型:BillyChoi @ Hair Culture

服裝:H&M

圖:王菀之與黃浩然在新片中飾演夫妻。

圖:王菀之坦言從入行後就少陪父母。

圖:王菀之從好戲之人鮑姐身上獲益良多。

圖:王菀之對時間飛逝感到無奈。

圖:黃浩然把親情放第一位。網上圖片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6interview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